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三十章有个男人在寻妻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一群人在树林里兜兜转转,终于出了山脉,在山口,纪梨手里还拿着刚才的烤鸡,一边啃一边站着。

    端木瑞和在一旁来回不停地走动,他在想等会儿要怎么和纪永谦说话。

    这纪永谦为人十分的高冷,除了纪梨,对谁都是极其冷漠的,想和他说句话,你得好好的斟酌斟酌,不然根本搭不上边。

    端木瑞和在这边焦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那边的林九歌无聊的在玩手指,她其实也在思考,思考银子要多少。

    在她旁边的纪梨不知道看到了什么,撒开腿子跑了出去,啃着烤鸡的小嘴含糊不清的喊着,“多多……多多……”

    多什么多?进入思绪的林九歌抬头,嘴角勾了勾。

    好了,人来了银子多少都不会跑了。

    她倚在树边的背挺直,坐好。

    纪梨冲进一名男子的怀里,手中的烤鸡毫不犹豫的砸在他身上,嘴里不满地嘟囔着,“坏坏!竟然把梨儿一个人丢在树林里!”

    男人抱着她松了口气,伸手拍了拍她的背以示安抚,“是的错,的不对。梨儿别生气。”

    他的声音柔和温润,带着懊悔。

    纪梨刚准备安慰他几句,脑海中突然想起了什么从他怀里抬头,“哼!都怪你!我好几天没吃饭了!”

    纪永谦身体一僵,“你好几天没吃饭了?”

    “对,要不是昨晚我向姐姐赊了一半烤鸡,你今天哪里能看见我!哼!都是坏!”

    纪永谦一脸的懊恼,他手无足措的向纪梨道歉,“好好好,是的错是的错……”

    不过,她向哪个姐姐赊了一半的烤鸡?是那个盲女吗?

    纪永谦望向不远处树下盘腿而坐的女人。

    纪梨见纪永谦终于将眼睛放到林九歌那去了,心里小苗条突突的生。

    要是姐姐当她嫂嫂就好了……那样既不用还烤鸡钱,还可以让姐姐烤给她吃。

    这单纯的跟白纸似的纪家小姐呀!压根不知道她这样不仅赔了个哥哥,还多了个侄子。

    两目对视,林九歌淡淡收回。这纪永谦,不简单。

    纪永谦则惊讶于林九歌的直觉,一个盲女,他隔了不小的距离看她她竟然还能发觉,并且像是在看他似的也抬起了头。

    不简单!

    此刻两人都一至认同自己的评价。

    被众人遗忘的端木瑞和一行人脸色有些难看。

    端木瑞和咬了咬牙,上前。“纪少爷,我找到纪小姐的时候她正在吃烤鸡,我怕她有危险,就通知您了。”

    纪永谦听他说完皱了下眉。

    纪梨则是不悦。

    林九歌挑眉。不错啊胖子!一句怕她有危险就揽了不少功劳在自己身上,还顺带着坑她林九歌一把。

    “端木少爷怎么知道纪小姐有危险?”林九歌摸了摸树皮,粉嫩的指头划过粗糙的表面,丝丝刺痛感让她不由得冷笑。

    想坑我?还是先去修修道行吧!

    端木瑞和脸抖了抖。他怎么忘记了这个瞎女有多牙尖嘴利!真是该死!

    油乎乎的肥脸急忙堆上笑,“纪小姐和陌生人在一起,还吃着对方的东西,我虽与纪小姐不熟,可纪家于端木家有恩,怎么也得关心一下纪小姐呀!”

    这话乍一听挺合理的,可细究下来可不是什么好听的话。这明理在说林九歌心怀不轨,暗里却强调了自己才是找到纪梨的大功臣。

    不得不说,这端木瑞和也是不要脸中的vip,不过是捡了个便宜而已,硬要中伤他人才肯罢休。

    林九歌摇了摇头,这端木家的家教不错啊,知道计谋要从小抓起。

    “端木少爷不愧是世家子弟出身,这玩意也能想那么长远,姑奶奶愿意给她吃是因为两点。”

    “哪两点?”纪永谦盯着林九歌,道。

    “第一点,纪小姐说赊账。第二点,她身上脏兮兮的,看样子像是被抛弃了似的,我见她可怜才同意她赊。”

    话及此,林九歌却是话音一转,“当然,也不是随随便便一只阿猫阿狗都可以让我可怜的。”

    这话,指向谁,不言而喻。

    端木瑞和握紧了拳头。这个贱人!竟然敢骂他是阿猫阿狗!

    纪梨先是一愣,反应过来捂着嘴偷笑。

    纪永谦摸了摸纪梨的头。端木家族的人打什么算盘他还是能摸清的,此次到是要感谢这位姑娘了。“小姐的恩情,纪某感激不尽。”

    林九歌拿着自己垂落的衣带缠卷把玩,“感激不尽就算了,能不能先把饭钱付了?”

    “呃。”纪梨急了,她连忙向林九歌眨眼,像是和她说。姐姐不要这样,来我家嘛!

    “多少钱?”纪永谦哪里看不见纪梨的小心思,可人家姑娘话里潜在的意思是急着要离开的,哪里能阻拦?

    “一半烤鸡多少钱?”林九歌反问他们。

    “山峦鸡一只的话半颗低等晶石,风切鸡一只一颗。”

    林九歌突然叹了口气,原来才值半颗低等晶石,那她不是白干了吗……

    “加上一路保护她的费用一共十颗低等晶石。”林九歌道。

    “好!”纪永谦点头,他妹妹价值无数,不是区区十颗低等晶石可比的,再说纪家,最不缺的就是晶石。

    纪永谦虚空一抓,一小袋子凭空出现,纪永谦将它递给了林九歌。

    林九歌接过,对纪永谦那一手羡慕不已,储物戒她也好想有!

    在她神游之时,一股更为压抑的气息从四面八方袭来,甚至带着点点亘古的气息。

    纪永谦将纪梨揽在怀里,警惕的看着周围。

    端木瑞和虽然瑟瑟发抖,可他眼珠子转了转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一道残影从空中闪过,出现在了林九歌的身旁,他身着黑色斗篷,斗篷将他从头到尾,遮掩的一丝不露,唯独胸口垂落了一小撮墨红发丝。

    “丫头,你这么多天去了哪?”他的声线磁性而低沉,带着酒的醇厚,酒的甘美。

    “去哪关你啥事?”林九歌一听这声音,好了,她有气了!

    需要他时行踪干净得和什么似的,不需要他时,简直就是一秒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