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二十六章恐怖洗礼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林九歌有些腿软,她想跑行不行……

    男人嘴角勾勾食指蜷曲,轻轻敲了几下林九歌的额头,“小贪心鬼,怎么,怕了?”

    林九歌狂点头,“对对对……前辈……能不能放我回家……我怕……”

    男人看着她,“可以。”

    就在林九歌欣喜若狂之时,他又说道,“不过没有接受传承出去的都是死人。”

    林九歌“……………”沃日!!

    “呵……”男人低笑,伸手牵住林九歌的手,“不要怕,我会尽量保住你的命的。”

    沃日!!!林九歌此刻真的忍不住爆粗口,什么叫尽量保住?姑奶奶要的是保住!

    “还去不去?”男人问她。

    林九歌嘴角扯出一抹坚硬的笑,“去,我去。”

    不去小命玩完,去小命也玩完,那我还是去吧,至少这个老不死的还能尽……量保住她……

    男人拉着她的手停住,“丫头,不要叫我老不死,我死时才一千岁。”

    林九歌当下一口老血差点当盐汽水喷出来,她不可置信的看着男人,“一千岁?你竟然有一千岁了!”

    哪里是什么老不死,明明是个千年老妖怪了!

    “千岁在吾族,不过是青年,在百万年前,也是青年中最小的。何来千年老妖怪之说?”

    太古纪好奇葩。某个女人心里这么想到。

    “你可以叫本王王。”男人看着她很认真说道。

    我可以不叫吗?老不死。某人眼睛咕噜咕噜转。

    “再叫老不死,我当场让你接受洗礼。”男人淡淡道。

    “…………”沃日!林九歌瞬间焉了,软趴趴的跟着男人走。

    她以为她遇到小义的父亲就已经是人生的大不幸了!没想到遇到了个更加大不幸的……

    男人失笑的摇摇头,他今天摇了多少次头了?这丫头,真是。

    洗礼的地方很古怪,什么都没有,就一口大血池子,望不到尽头,但漂浮在上面的骨头还是让林九歌觉得有些恶心……

    她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她刚刚醒来的时候也是在这么一个血池子里吧?

    好恶心!太古纪的人怎么都喜欢泡血池子……

    “这是集众多珍贵宝物和稀世王族兽血熬练出来的洗髓液,受得了就能接受传承,受不了神魄就会化为飞烟,躯体就会化为枯骨如同那些漂浮在血池上的骨头一样。”

    男人的话语自她身后传来,林九歌吞了吞口水,这密密麻麻的骨头……得死了多少人?

    “千百万年来,入选的人很多,却没有一个人活了下来。”

    男人淡淡道。丝毫没有因为那些人的生命消失而伤感。

    林九歌瞄了几眼,发现骨架都挺大的,于是问道,“有女的吗?”老……老……老妖怪。

    “没有,你是第一个通关的女人。”

    什么!林九歌欲哭无泪,这要是一不小心翘辫子了,还得和一群男尸凑一块,多那啥啊!

    “快点进去。”男人催促道。

    “怎么进去……”

    “衣服脱掉,跨进去走到中间就好。”

    “……”林九歌怒瞪男人,一脚直接跨了进去,脱个鬼衣服,她身上现在穿的还是青红火焰凝出的长裙,只要她将火焰收回去,她就光光的了。

    心一横,牙一咬,林九歌跨进血池里,他妈的,天知道她洁癖有多重!

    脚触碰到血水的一瞬间林九歌就要出来,男人狭眸一眯,上前揽着林九歌一同跨进血池。

    “啊!”进去的那一刹林九歌脸都白了,太痛了!滚烫之中带着寒冻,仿佛置身水火之间,更重要的是还带着刚才银线的那种切割感。

    林九歌推了推男人,推不动,她想将他放在她腰间的手拿开,也拿不开,她急了,“前辈,我只是误闯此地……”

    还没待她说完,男人就打断了她,“你坠下山崖时被崖壁的石棱刮到,基本断气,若不是我出手送你进来这里,你已经死了。”

    不等林九歌再开口说话,男人迈开步子走了,连带着林九歌一起。

    此时的血水像是达到了沸点,不断地冒出大气泡,咕噜咕噜的声音让林九歌手掌握了握。

    血池一半艳红一半冰蓝,两色的交界点就是男人此行的目的地。

    将林九歌丢进中界点,他陡然伸出手,手势变幻,凝结出一道模糊的印记,轻轻一拍,印记打进林九歌额上,下一秒,她那焰火化成的衣裙尽数退尽,露出了如凝脂般的肌肤,血水漫在林九歌肩头,她那雪白的肌肤和周身的血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哼!”林九歌密卷的长睫颤了颤,剧烈的疼痛让她忍不住闷哼一声。嘴角有血丝滑落。

    不一会儿,她乌黑的头发竟燃了起来,尾端变成了血一般的颜色,整个人都隐隐发着红光,而这时,冰蓝色的血水也冲了进来。

    都说五行相克,这火与冰,便是了。

    两股力量相遇,起了冲突,谁也不让谁,碰撞迸发出的力量揉杂在一起,摧残着林九歌脆弱的经脉。

    “哇!”一口污血吐了出来,林九歌脸色便是惨白了几分,还没等她缓过气来,一口污血又吐了出来,在然后,一口又一口,直到吐出来的血颜色呈血红色。

    紧接着,她抽搐了起来,身体表面渐渐地浮现一些黑色的物质,而后是青色的,再后面是红色的,银色的。

    林九歌终于忍不住往后仰,倒入血水中,不停地高声痛呼。

    她只觉得自己的骨头被刀一下一下的刮磨着,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让她近乎窒息。

    男人见她快要支撑不下去了,修长的手指握了握,他叹了口气。多少人死在这一关……

    “啊啊啊!!!”不一会血水突然破开,林九歌从水中坐起仰头长啸,周身的血水因她的气息波动炸上了天。

    当水幕消散,血池边的男人握着的手松开了。

    挺过去了。男人薄唇微弯,整个人也放松了,就差削皮了!

    林九歌不断地喘着粗气,身上的恶臭令她不由的躺入血水中,任由血水冲洗感觉,可没一会儿,她就感觉到了不对,肌肤一接触空气,热化的速度更快。

    林九歌疼得哭爹喊娘,不停地在水中翻滚,狰狞的脸上一块一块的皮脱落,露出新的肌肤,又脱落,又长出新的,如此一次次循环。

    林九歌疼晕了过去,待她醒来,她依旧还在血池里,低头看了看自己完好的身体,她仰头吸了吸新鲜的空气。

    她……应该没死吧?

    背靠在血池边,她伸手捧起血水往自己身上泼去,血水触到身体就被立即吸收掉,暖洋洋的感觉让林九歌身心都舒畅了不少。

    看来她是没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