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二十四章太古神灵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此时一个距离火离大陆不知有多遥远多强大的地方,某个正在和家人聊天的大家族小姐,突然吐了一口血出来,她惊恐的握着脖子上的链子,无助道“孩子,孩子……”

    在家人慌乱的眼神下,她晕了过去,手中的链子也裂开了,一抹刺眼的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空气中迅速蒸发……

    这是一片雷浆的世界,满目的白,耀眼的银。

    一个大银球在半空中旋转并且不断地发出“嗞嗞”的声音,似要将什么侵蚀。

    圆滚滚的球某处地方先是凹了凹,而后凸了凸,像是被人打了几拳似得,只听“嘭”的一声响,银色球被打了一个洞出来,接着一只完美无瑕的手伸了出来,手轻轻一握,青红火苗自她掌中涌出,化为无尽火焰燃烧着这一片空间。

    当银色球被烧湮,露出了那只手的主人,她周身围绕着青红火焰,看不清容颜,只见两束光从她眼睛那个部位射出,一红一青,洞穿了这片空间。

    空间一接触到这两束光就如同玻璃被戳破一般碎的极快。

    待空间破碎,一道神秘的光芒从碎片中闪出,将那青红火焰连同人一起包裹消失。

    …………………………

    “混沌开天…洪荒始现…太古太初…灵族涌现…造化神颠…唯我神族…”

    是谁……

    谁……

    谁在说话……

    朦朦胧胧之中,似有什么在滋养她的神魄和身体……

    “混沌开天…洪荒始现……太古太初……灵族涌现……造化神颠……唯我神族……”

    是谁?到底是谁在讲话?

    睁开眼,天地一片浓雾,依旧是青红的。

    低头看去,她却是猛得站起身来。这一池的骨头和血是怎么回事!

    “你醒了啊!”一道声音在这里响起,沧桑而低沉。

    “谁?”林九歌警惕的环顾四周,喝道。

    “呵呵。不用怕,既然过了关,就不会动你半根指头。”

    那声音再次响起,林九歌动了动耳朵,却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听觉范围广了很多,仔细听听,那声音在她西北方。

    侧身过去,一道灰色身影在浓雾中若隐若现。

    视线范围也大了!林九歌眯眼,道,“你是谁?”

    那道身影颤了颤,似乎在笑,“我是谁?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在等待继承人。”

    “继承人?”她?

    灰色身影渐渐向她走来,“对,继承人,能通过神王试验的人!”

    “神王?”神境的巅峰吗?林九歌皱眉。

    灰色身影似乎看出了她心中所想。

    “你所想的那什么神境在吾族连打杂都不如。神王,乃是立于蛮古神域十大古族之一的太古神族的族长。”

    蛮古神域?那是什么鬼?这里可是火离大陆……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那身影突然问她。

    “照清六十三年。”林九歌道。

    “你们可曾听说人魔大战?”

    “没有……”人魔大战?好吧!她没听说过。

    “人魔大战,乃人族和域外魔族的战争。昔年魔族进攻吾界,人族至强者带领众族强者迎战,几番险亡之下,吾界大获全胜,魔族不甘,转而偷袭吾界的附属界金逐域,金逐域乃亿万小世界至强者登往蛮古神域的长据点,那里有着无数种族的天骄佳才,若是那里沦陷,亿万小世界便不保,蛮古神域也会遭劫……”

    林九歌听得正起劲呢,灰色影子却停了下来,她催促道,“前辈你快讲。”

    灰色影子笑了笑,声线柔和,“继承人,待你到达吾族祖地,神王会告诉你当年发生的事。”

    林九歌心里忍不住翻了几个大白眼。早说嘛……

    “跟我来……”

    灰色影子徐徐走着,遇到有血迹的地方他都会轻轻地绕过去,深怕惊扰了什么。

    林九歌越往里走越好奇,她觉得自己的小心脏就像被刚出生的小奶猫的软爪子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挠着,痒痒地。

    她对这个灰色影子所讲的祖地勾起了浓重的好奇心,特别是这一路来所见到的那些情景和东西。

    血池里奇形怪状的骨骼,路上十步一尊,狰狞威武的凶兽雕像,灰色影子对地板上那些干涸和没干的血液的态度……

    这都是一个个的疑问,却也让她好奇心大起

    灰色影子走到一处空地,停住了脚步,转过身对这林九歌道,“就是这里了,吾王的栖息地,你的传承地。”

    我的传承地?难道她得了天大的好处?这不太科学啊……

    伴着好奇心,她小心翼翼的踏进那块空地,一只脚刚触碰到空地的范围线,整个空地都在颤抖,接着发出青红的光,将她包住卷走。

    灰色影子在空地颤抖时露出了容貌,他大概三十左右,眉目俊朗,眸似皓月,乌黑的头发尾端泛着青光,他单膝跪下,右掌抚胸,神色激动得看着空地,“吾王!吾王!吾王!吾王永垂不朽!”

    …………………………

    天空依旧青红,地板上都是燃烧的火焰,但这对于林九歌来说,没有半点杀伤力,因为她的体内也有这股青红火苗,她已经降服了它。

    林九歌放目望去,拔地而起的建筑群虽已破碎不堪,可周围还不时的有青红灵力在游动,格外的好看。

    建筑群的上方,是一座岛,岛上也有建筑群,但不及下方得三分之一。

    岛中央是一座青红色的九层塔,古朴而庄雅,神秘而耀眼。塔身晶亮,丝毫没有半点裂碎或者破损,塔顶层有一颗青红色的珠子在转动,上面有个模糊的符号,林九歌看不懂。

    收回视线,她踏进了这座城,一边走一边四处观看。

    她真的很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伟人才能够构建出这样壮观的东西,特别是那个浮在天上的岛屿!

    “孩子……孩子……到塔上来……到塔上来……”天空中突然传来一声苍老温和的声音,听着像是个老者的。

    林九歌停了一会换了个方向向建筑群中央走去。

    曾几何时,她林九歌也要听人摆布了?

    不过也罢,她这阵子所受的罪可不少,上绞架,经脉被废,然后被丢悬崖,再被火烧,被雷劈,还被不知名的银线给杀了一次,然后在一堆不知道是什么做成的血池里泡了不知道多久……

    真是够倒霉的,如今再怎么差劲的结果也不过是死,而她死过两次了,不太怕了!

    一心想要修炼的心思促使这林九歌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接近中央。

    中央地段是一个青红晶体的台子,看着很厚实,台中央有个符号,和她在珠子上看到的一样,就是有些模糊。

    林九歌刚跨进去,符号就亮了,地板在颤动,周围的空间在她的眼里都是抖动的,似在膜拜,似在叩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