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二十章有人要她死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日出日落,亘古不变。当清晨的第一束光冲破天际时,林九歌和众人上路,昨晚发生的一切好像就是个梦。

    看着前方四名玄境武者若无其事的走着,似对昨晚的事没有任何的察觉。林九歌放下帘子,她垂下眼帘,双手捧着白玉茶杯,两手的大拇指交叠摩挲着茶杯的杯沿,一旁的小雪似乎感觉到自家小姐的心情不是很好,小心翼翼的伺候着。

    究竟是谁?林九歌百思不得其解。她突然发现这个身体主人真会给她惊喜,还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那种惊喜,这么多年这身体的原主竟然还没死,真特么的是个奇迹啊!

    想到昨晚某人的话语,林九歌的漆黑的眸子颤了颤,那晚的疼与欢愉她仿佛能感受到,可她明明不是一个世界的

    “七小姐,前面有个茶水铺子,要休息一下吗?”就在林九歌沉思之时,有人在马车的窗口问道。

    那是四名玄境武者中的老大,林九歌记得。

    掀开轻薄而华贵的帘子,林九歌看到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说是请示,不如说是在等她开口说话。

    嗯?休息?呵,这言外之意是想说什么?看来这几人昨晚也不好过啊

    “好,休息一会吧,大家都累了。”林九歌一脸赞同的的模样到时是让众人为之一愣,这七小姐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不过有的休息大家也都乐意。

    众人在茶水铺子那里停下休息,四名武者相互对视一眼,脚步不停,一致的往茶水铺子的老板走去,正要放下帘子的林九歌凤眸虚眯,好像在想些什么。

    只是休息了一会,那武者便叫人继续上路,林九歌心里数了数,大概休息了一刻钟。

    可一刻钟,能干什么?

    墨色上空,玄月高挂。

    寂静的树林里,一群人围绕在那,中间还有篝火在燃烧,篝火上架着一只灵兽,形似野,那是钏,一种刚生灵智的灵兽,因为肉烤起来极其美味,所以近九成的钏还没有成长起来就成了猎杀者的腹中餐,只有极少数极少数的钏会成长成巨钏,那是一种可比拟玄境高手的灵兽,而因为幼年时期人类对他们的虐杀,导致他们对人类十分的厌恶,一旦遇见了就是不死不休。

    篝火声噼里啪啦的响着,肉香味也不断的飘着,众人吞了吞口水你看看我,我看看看你,都有些跃跃欲试,可谁也不敢动,都老老实实的坐在那,哪怕他们早已饥肠辘辘。

    在他们的后方不远处的树下,四个玄境武者双手抱胸倚在那里。

    他们面无表情的盯着篝火旁边的众人。

    “大家先吃吧小姐说她不饿。”小雪从马车上下来,手里还端着一个面盆,她要去打水。

    “多谢小姐。”

    有人应了,有人直接上去撕肉吃,还有的吃完了抢了别人的份。其实这些人都能黄境,奈何资源不够,无法进阶黄境。而钏虽然是普通的灵兽,等级不高,但灵兽就是灵兽,等级不高还是拥有一些灵力的,对于这些没有资源修行的人来说,汲取灵兽的灵力就是另一种进阶的方式。

    看着众人哄抢钏,四位武者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混蛋!你吃了那么多还来抢我们的,当你是谁啊!”有人不满得高声喝道。

    “嘿嘿!老子再不济也是总管那边的人,像你们,不过是和七小姐那房一样不受重视的贱奴罢了,此趟回去,你们这些人都是要重新分配的,若我在总管面前打个小报告,你们啊,就都得去矿山那边挖矿了!”一身着青衣样貌陋俗的青年男子狞笑的看着他们。

    余人握紧拳头,不敢妄动,连同刚开始那名因不满青衣男子哄抢钏烤肉而出声的男子也是。矿山是什么地方他们怎么可能会不知道?那可是无数奴隶仆从的噩梦啊,至今为止还没有人从那里出来过。

    最终,这只钏近三分之二都被那个青衣男子吃了,余下的人敢怒不敢言,只能恶狠狠地盯着那个男子,似要剥了他的皮。

    而那四位武者,只是闭目假寐,全然不理会他们的闹剧。

    至于林九歌,她更是不会理会这群人。她既不是圣母,也没那个慈悲为怀,再说了,她在华夏接受的杀手训练比这个残酷百倍,一个区只能活一个人的魔鬼试炼她都经历了十几场,这区区几条人命,她真的没有感觉。

    篝火堆还在燃烧,众人却倒得七歪八斜。

    墨夜,静了

    而原本闭眸假寐的四名武者却是同时睁开眼,他们对视一眼,点了点头,快速行动起来。

    已经睡着的林九歌蓦然睁开眼,她瞥了一眼熟睡中的小雪,轻轻地将耳朵贴近窗口。

    噗噗噗声响起,而后是一股股湿热地血腥味传来,林九歌心中有数,她知道,他们在杀那些仆从。

    他们是林家养着的人,那些仆从很明显的有了怨气,而有了怨气就很容易有逆反之心,有逆反之心,那离暴乱也就不远了,虽然他们只有区区数十人,可若是联合其他家族的人来逆反,那对林家是极为不利的,所以他们杀了那些人也算是为林家除害。

    浅叹一声,几不可闻。

    当阳光再次照大地上,林九歌睁开眼,手动了动,有什么东西掉下去了,她低头一看,是件白狐裘,品级应该不低。

    伸手捡起,她放在一旁,掀开帘子下了马车。

    满目的狼藉。溅在树干上、草丛里、以及水里的血如同玛瑙,耀眼而刺目,林九歌装作不知,一脸奇怪的望着不远处站着的四名武者和站在他们旁边瑟瑟发抖的小雪,“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多血?”

    为首的武者挺直着腰板,声色冷漠,“七小姐,昨晚有不明黑衣人袭击我们,我等无能,只保得住小姐,救不出他们。”言外之意就是,我们都去保护你了,其他人我们无能为力,他们是因你而死的和我们无关。

    总之就是,你害死了他们。

    林九歌心中冷笑,这林家,终究是自家人算着自家人。

    无能是吧?敷衍她是吧?藐视她是吧?行!她倒是要看看,地狱都夺不走林阎王的命,哪路神仙敢来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