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17章玉无涯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噗……”林九歌毫无形象地大笑起来,而后发现对方仍在一脸严肃地等着她的答案,便慌忙止住了笑,“不好意思,有些失态。我来告诉你答案吧,你这种长相,别说跟好看搭不上边儿,就是说你丑都是对‘丑’的侮辱,我劝你以后出门还是带个面具吧。你这样出来,简直就是——不堪入目。”

    “哈哈哈哈哈!”

    本以为自己这样说完会惹怒这个男人,却没想到他竟然开心地大笑了起来,“不堪入目!说得好,说得好啊!我玉无涯活了27年,头一次听人说实话,太他妈爽了!”

    林九歌此时几乎可以用“呆若木鸡”来形容了,她……她是遇到神经病了吗?

    “你脑子有问题吗?”

    “小姑娘,你不懂没人跟你说实话的寂寞,能找到你这样的知音实在是不容易啊,回头好好奖励奖励那小子。”虽然林有轩没能让林九歌主动来找他,不过他提供的消息也还算准确,这小丫头果真有趣。

    林九歌感觉再跟他聊下去自己的智商都会被拉低了,连忙道:“既然问题已经问完了,而且我又给了你这么满意的答案,那你现在,是不是可以让我睡个安稳觉了呢?”

    “嗯……”叫玉无涯的男人抚着下巴做思考状,“鉴于你的回答让我太过满意,所以我决定给你一个惊喜。”

    “你的出现已经是给我的最大惊喜了。”林九歌皮笑肉不笑,只想尽快打发他。

    但对方却越说越起劲,丝毫没有要放过她的意思,“是更大更大的惊喜。既然你跟我说实话了,那我也跟你说实话,其实我真正的长相不是这个样子的,我决定给你看。要知道这天底下除了我那已过世了的母亲,再没有人见过我真正的长相了哦!”

    “原来我这么荣幸呀?”不过,她才没兴趣看他到底长什么样子呢!林九歌正要说这话,却被男人打断。

    “哈哈!也不用这么客气,你值得起这份荣幸。不过,在看我的真面目之前,你必须先答应我一个条件。”

    我去,这什么跟什么呀?她求着他让她看了吗?

    林九歌咬牙,这人咋就这么难沟通呢?

    不容她拒绝,玉无涯便自顾自地说了起来:“这个条件很简单,就是你当我的徒弟。今天算你走运了,多少人哭着求我收他为徒我都不乐意,但看在你那么诚实的份上,我就大发慈悲收你为徒了,你当了我徒弟后呢我就可以给你看我的真容了。这拜师仪式嘛……恩……你只需要跪下来叫我一声师父,以后我就罩……”

    “等等等等,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就听不懂呢?谁要拜你为师了?我吗?”这男人啰嗦起来倒跟一个世界闻名的师父有得一比——唐僧!

    原本还沉浸在自己美好幻想中的玉无涯听到林九歌这话,顿时就炸毛了起来,“你的意思是你不愿意?你竟然不愿意当我的徒弟?你知道这天底下有多少人想做我的徒弟吗?”一边说他一边飞快地掰起了手指头。

    “一万个!至少有一万个!可是我全部都拒绝了,而你!”玉无涯生起气来整张脸都在颤抖,让林九歌怀疑他的脸是不是会突然掉下来。

    “既然有那么多人要拜你为师,而你又想收一个徒弟,那你去找他们不就得了?干吗非得要我?”

    “你,你当我什么俗物都收啊?实话跟你说吧,我已经派人观察你很久了,你这人虽然笨了点,既没灵根又灵气,但体内却有一股我看不透的力量存在,我需要的就是这种未知的力量,我相信,有我的调教,我们师徒俩以后一定能称霸天下的!哈哈哈哈……唔……”玉无涯兀自沉浸在自己称霸天下的美好幻想中,却根本没料到嘴巴里竟会被塞进一块石头!

    林九歌下手毫不留情,石头几乎要将玉无涯的牙齿给磕碎,唇角已经有了血丝的痕迹。

    “聒噪!”

    玉无涯气得脸色发白,浑身颤抖,将和着血的石头吐出来,气急败坏地道:“你!你这个孽徒!就不能给为师一点点起码的尊重?”

    “抱歉,向来只有我收人为徒,没有别人收我为徒的道理。”这男人出场倒是一鸣惊人,还以为真有多厉害,却连她的石头都躲不过,还想收她为徒?他也真好意思说!

    玉无涯愣了愣,随即不怒反笑,整张脸都写满了兴奋,“这个建议不错,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语落,噗通一声就跪了下去,有模有样地拜了起来。

    林九歌顿时觉得自己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偏偏以她敏锐的第六感又觉得,如果她不同意,这该死的家伙一定会对她死缠烂打的,既然这样,就当是多一个劳动力得了!

    这样想着,她直了直身子,清了清嗓子,“既然这样,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从现在开始你就相当于是我儿子了,我叫你往东你不能往西,我要你吃鸭你不能吃鸡,我吃肉你只能喝汤,明白了吗?”

    “师父,是不是有点太不人道了?”

    “人道?你这是在尽孝道!你要是觉得不公平,我也可以当做你只是个屁,就这样把你放了,从此咱俩井水不犯河水,你不准来骚扰我,我呢,看到你也会绕道走,怎样?”

    “那我还是喝汤吧!”玉无涯说着,屁颠屁颠地站起来,“师父,你真不想看看我的真实长相吗?我长得很漂亮的……”

    月华如水,旁边山头的暗影下,两道颀长的黑影静立着,青衣男子眉头几乎拧成了一个疙瘩:“主上,要不要属下去给那姓玉的一点教训?”

    “你不是他的对手。”

    “但咱们就这样任他胡来么?”

    “放心,他很快就会走的。”

    黑衣男人不以为然,一双冷眸只看向林月歌。月光下,那女人居高临下地站在玉无涯面前,倒是别有一番味道。他只是不明白,玉无涯这么自傲的人,居然心甘情愿跪在她面前,倒真是奇了。

    “你是我徒儿又不是我男宠,要长那么漂亮做什么。留着自个儿看吧!为师要睡觉了,你,看门。”林九歌朝玉无涯指了指,头也不回地往马车走去,小雪兴高采烈地跳下车将她扶了上去。

    她居然,当真就当他是个看门的了!?他可是堂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