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14章三少爷死了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林天成对林有露的态度很满意,“好好跟你们大姐学学,此事关系到整个林家的命运,若是找不到孩子,咱们所有人都别想再过好日子了!”

    “一个贱种还能关系到整个林家的命运了?真是笑话!”林子淇话音未落,就听得“啪!”地一声,一个响亮的耳光扇到了她脸上。

    她红着脸委屈的看着打她的人,“父亲,你……”

    “瞧瞧你们一个个都被惯成什么样子了?个个都敢跟我顶嘴了!你马上给我出去!滚出去!”林天成指着林子淇的鼻子喝道。

    林子淇委屈得眼眶一红,泪水哗哗而下,“父亲,你简直就是被油蒙了心!为了一个废材竟然把三哥和四姐都废了,现在居然还打女儿,你分明是想把女儿也废了!就专宠你那废材女儿好了!”

    林子淇地哭喊着冲出门,但她才一跨出门,就再次地尖叫起来:“啊——啊——快来人啊快来人啊!!”

    “怎么啦?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林天成这几天在三位长老面前面子已经丢尽了,好不容易林九歌老实了点儿,这林子淇就开始不省心。

    “爹!爹你快出来啊!”

    随着林子淇惊恐的大叫,一屋子的人都有些坐不住了,纷纷跑了出去。

    只见林子淇几乎软倒在地上,目光涣散泪水涟涟地指着前面:“三哥!是三哥!!”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林有天的尸体被吊在大堂不远处的大树上,左臂空荡荡的,四肢僵硬,脑袋垂下。尸体随风微微摇摆着……

    老太太看到这景象,两眼一白,身体直挺挺地就朝后倒了去。

    “老太太!老太太!”

    林有天的生母二夫人在林有霜房里听到消息,在丫鬟的搀扶下跌跌撞撞地跑过来,抬头看到林有天的尸体,噗通一声就跪了下去:“天儿……天儿哪!我的儿啊!”

    林天成心里也翻起了惊涛骇浪,究竟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在他府上杀人!而且就在他们开会的大堂前面!这……这要何等的功夫才能做到这样!

    虽然因为林九歌的事林天成对林有天感到很失望,可他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啊!

    三位长老心里也了波澜,大长老从头到尾就没有说过话,他是三位长老中武阶最高的人,已经到了圣境,可是就连他也没有察觉到任何异样。这是对他这个圣境武者的侮辱!

    “娘,你快看,三哥脸上有字。”林有轩突然扯了扯柳如眉的手。

    大伙儿这才将目光放到林有天脸上,这不看不打紧,一看,所有人又将目光投向了林九歌。

    因为,林有天脸上写着血淋淋的两个字——废物!

    林九歌看着那两个字,不禁笑出了声来,不知道这杀手是谁,还真是懂她的心呢!不过这些人那样看着她做什么?难不成还怀疑是她杀了林有天不成?

    她倒是很希望林有天死,不过她更想看他生不如死呢!

    林九歌的笑在二夫人看来就是裸的嘲笑,心里的怨恨一股脑儿就冲了出来,“林月歌你这个贱人!是你!是你杀了有天!”

    她大叫着张牙舞爪地朝林月歌扑过来,却被林天成一把抓住:“回去!你还嫌林府不够乱吗?”

    “老爷!是她杀了为安,就是她杀的!难道你还要护着她吗?”

    “你是疯了还是傻了?小七刚刚一直跟我们在大堂,你的意思是她还会术不成?”

    二夫人愣住,继而大哭起来,如果凶手不是林九歌,她实在再想不出第二个人来。

    林九歌倒是没料到林天成竟然会替她说话,看来,在这个世界还真是以武为尊啊!即使她原本是人人都不待见的废材庶女,但一朝武艺显现,地位也就跟着水涨船高了。

    林天成忍着痛吩咐下人将林有天的尸体抬走,二夫人哭着哭着却忽然恍然大悟般喊了起来:“我知道了!我知道是谁了!”

    所有人的目光便又集中到了她身上。

    “是那个魔女!肯定是她那个魔女娘!是她帮这个小贱人杀了我的儿子……”

    “啪!”一个巴掌毫无征兆地响在二夫人脸上,她哭花了的脸上立即出现五个隆起的红指印。

    “一派胡言!来人!把二夫人给我带下去,好好清醒清醒!”林天成心里没来由地恼怒,当二夫人指控那个女人时,他直接给她一巴掌。

    而他们这奇怪的对话也让林九歌心中起了疑,二夫人口中的“她”分明就是指她林月歌,可是她说的“魔女娘”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她母亲根本就没有死?

    “老爷!咱们的孩子都被人杀了,你居然还打我!你是不是早就想把那魔女的贱种提携上来了?”

    大夫人见二夫人越说越离谱,林天成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连忙用眼神示意左右的人强行将二夫人给拖下去。她知道,自己的丈夫依旧忘不了那个女人,那个耀眼的力压整个封月城,乃至陆国的奇女子

    但此时,林九歌却面无表情地挡在了二夫人面前。

    “你说,我娘……我娘是什么?”林九歌的记忆力从来没有出现过娘亲的影子,所以她一直以为她是个没有娘的孩子,可现在看来,事实的真相远非她想的那么简单。

    “你娘就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二夫人一字一顿地说着,牙关紧咬,像是要把林九歌生吞活剥了,“什么样的娘就有什么样的种!你也不是什么好货色!”

    她的话还没说完,下人便将她给拖了下去。

    三位长老相视一眼,目光沉沉,在林九歌发愣的时候,他们将林天成单独叫到了书房。

    大夫人一副温婉的样子,言语中尽显温和,“九歌,你二娘她也是伤心过度,她说的话你别往心里去。”

    “我不会跟疯子一般见识。”林九歌看也没看大夫人一眼,转身就离开这是非之地。

    魔女,她居然说她娘是魔女?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记忆里从来没有人跟她说起过她娘的事?为什么二夫人一说到她娘林天成会有那么激烈的反应?

    林九歌一路沉思着往自己屋子走去,忽然感觉后面有人跟着,她装作什么也不知道,正准备给身后的人一个“惊喜”时,他却忽然开口了。

    “九歌姐姐,你好厉害!我娘说,你这么厉害都是遗传了你娘的!”是林有轩,这个口无遮拦的熊孩子,也当真是个孩子,之前他还说是她掐死了自己的孩子呢,这么快就不计前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