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12章陌生的男人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林九歌气得双目眦裂,“混蛋!就是你害我被绑上了绞刑架,害我差点被浸猪笼,害我被逐出林家!你居然还好意思在这里说风凉话!”她的声音都因愤怒变得有些尖锐,扬起手准备给他一巴掌。

    手腕却被男人轻易地抓住,听着她的话,他却是出人意料地止住了笑,语气竟带着浓浓的歉意:“对不起,让你受苦了。”

    温暖的话让林九歌满腔的怒意一时间竟无处可泄,眼眶莫名一红,她脑海里突然出现了自己怀小义时挺着肚子被人嘲笑辱骂时的模样,所有的委屈似乎都在那一刻倾塌。

    而后,她忽然又清醒过来,狠狠抽回手。这臭男人居然在这里装模作样地关心她?他既然觉得对不起她,为何还要在她伤口上撒盐,抢走她的孩子!?

    “我此番带走小义自有我的用意,你只需知道我不会害你便可。具体原因,日后我会同你说明。”

    “少在这里假惺惺!我怎么可能会相信一个从未谋面的陌生人!”林九歌拍开他伸过来想要抚摸她脸颊的手。“再说了,仅凭你一面之词,我又怎能相信你就是小义的父亲?”

    “这不需要你相信,我自己相信就行了。”男人像是想到了什么,忽然一把扣住林九歌的下巴,目光凛冽道,“或者说,在我之后你还有了其他男人?”

    下巴几乎要被他捏得脱臼,林九歌愤怒而口齿不清地骂道:“我有没有男人关你屁事,你快放开……唔……”

    话音未落,她的唇便被一张冰凉的唇给封住了,声音尽数吞没在喉咙里,不知何时他已卸下了面具,但因距离太近,视野太窄,她只能看到他那双龙眸一般深邃而霸道的目光,他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唯我独尊的气息,将她整个人笼罩在其中。

    就在她准备咬下他的舌头时,他却很识时务地松开了她,面具也飞快地又回到了脸上。

    “味道没变,应该还是干净的。”他看起来心情很好,捏住林九歌下巴的手也放松了些,轻轻的抚摸着,目光柔得像要滴出水来……

    就是现在!

    林九歌一咬牙,迅雷般的一脚踢过去,却再次被他轻而易举地躲开,他甚至还嘲笑道:“你这武功也就够糊弄糊弄你那些草包姊妹了。”

    林九歌被她说得羞恼不已,她堂堂华夏国最优秀的特工之一,居然拿这男人一点办法也没有,接连出了好几招,全被他轻而易举的化解!那一刻,她真觉得自己在他面前就是一个小丑。

    “你到底想怎样?给我的生活添了这么多麻烦还不够么?”

    “所以我来将麻烦从你身边带走。”

    “谢谢你的好意了,我现在只想要小义留在我身边。”

    “我也不介意你跟我一起走。”那样他们一家三口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也不失为一桩美事。

    “没门儿!”林九歌却毫不留情的打断了他的幻想。

    “既然如此,那咱们今天的谈判就到此为止了。想要儿子的话,这件事不许告诉任何人,三天后去京城,单独找我。”他特地强调了“单独”二字。

    男人的话音还未完全落下,人就已经不见了,那速度,才叫真正的速度。林九歌还以为这具身子的速度算非常快了,却没想到才这么短短一天的时间就碰到了一个这样的劲敌。

    他居然还自称是小义的父亲!

    去你大爷的父亲!不过就是提供了一颗而已,这算哪门子狗屁父亲?

    但现在小义在他手上,想要救小义,就只能听他的。

    他给的时间跟长老们说要她去京城的时间是一致的,他竟然连这些都知道?莫非他一直都潜伏在林府的某个地方?

    当林天成和三位长老听说孩子又不见了的时候,心情也变得沉重起来。眼看着去京城的日子一天天近了,好不容易死而复生的孩子现在却又不见了踪影,而且还是在林有露手中被人抢走的!

    这简直就是林家的耻辱!

    “三位长老,父亲,人是我弄丢的,不管你们怎么罚我我都认罚。”林有露跪在大堂中央,主动认错。

    “有露,那个人长什么样子,你真的没看清吗?”

    林有露虽然不愿承认,但事实还是让她咬牙说了出来:“有露无能,没有看到。”

    “什么贼人竟敢如此大胆,居然明目张胆地抢到我林府来了!而且还是抢走的一个孩子!”这几天林府接二连三地没有发生一桩好事,林天成若是有心脏病的话此时怕是已经心脏病复发了。

    “有露,你再好好想想,就真的一点点影子都没有看到吗?你可是地境巅峰啊,怎么可能……”大夫人唉声叹气,暗示林有露的无能。不就是个地境巅峰嘛,不知道被那些长辈捧成什么样了。

    林有露知道大夫人说这话的意思,也不辩驳,反倒很大方地承认:“是的大娘,他的速度和武阶都远远在我之上。三位长老请恕有露无礼……”林有露欲言又止。

    “你说。”二长老瓮声道。现在人都弄丢了,也没有什么无礼不无礼的了。

    “依有露的判断,就算是三位长老,恐怕也不是那个人的对手。”

    “放肆!”林天成连忙呵斥。

    三位长老却陷入了沉思中,三人面面相觑都互望中,眼中都写满了疑惑,继而又换成了震惊。

    三长老脱口而出:“难道,那人达到了圣境巅峰?”

    “有露猜测……可能是神境以上。”

    “不,不可能,火离大陆五百年来都几乎没有出过神境以上的人,最多也不过是半神。怎么可能会有那样的存在?”二长老连忙摇头,心中甚是疑惑:“而且,若真是神境武者,他为何要来抢走小义?一个小娃儿对他能有什么作用?”

    林九歌站在一旁一直没有发言,听着他们对那男人的评价,心里更是开始审视自己,也审视着这个世界。

    这是一个古武世界,以古武为尊,她现在所用的都不过是现代的武术而已,像他们说的那种圣境神境之类的,她根本不知道那代表了什么。

    原本她很自负的以为,以她的本事想要对付林府这些小杂碎是足够了,但现在想想,如果她真的想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去,好好地生存下去,就凭自己那点现代武功根本就不够。

    她要学习古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