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11章侯子羽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林九歌听出他话中有话,但却不理解那是什么意思,只隐约觉得不是什么好事。

    “不告而别只对认识的人而言吧,咱俩素未谋面,你现在就滚我也不会拦着。不过,胆敢擅自闯入我林府,你就算是想走也没那么容易了。”

    “哦?是吗?看来我想多了,你似乎很喜欢这破地方呢!”

    “这地方再怎么破那也是生我养我的地方。”虽然林九歌也视林府如狗屎,但被人这么裸地鄙视,她心里却是很不爽,她的家只有她自己能骂,这不敢露面的男人算什么玩意儿?

    但她欠林有露一个人情,而现在林有露在这男人手中,所以她也不敢轻举妄动。

    “呵……”男人低笑起来,那笑声,听得林九歌心里产生一股奇怪的感觉。像是嘲笑,又像是苦笑。

    男人继续说:“我等你不过是想告诉你一声,孩子,我带走了。”

    林九歌总算是明白他的用意了,心里咯噔一想,飞快地在几个偏室找了一下,果然不见小义的踪影。

    “你到底是谁?带走我孩子想做什么?”世界上有这样的劫匪么?抢走她的东西却还要特地来告诉她一声!

    “首先,我想让你知道,只要我愿意,即使孩子已经进了棺材,我也能让他活过来。其次,如果我想带走孩子,没有人能阻止我。”

    “是你救了小义?”林九歌心中的防备立即减少了一些,心中虽充满感激,但现在这男人的行为却有跟劫匪无异,不由得又高声道,“把孩子还给我,你想要什么条件,只要我林九歌能做到,都答应你。”

    “哈哈哈!只要你林九歌能做到的?那你倒是说说你能做到什么?“

    “你不妨先说说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的,连傻子都会做,就看你愿不愿意了。“男人笑意不减,即使隔着面具,也能感觉出那难掩的风华,不经意间从他笑颜里流泻而出。

    ”只要能放了我孩子,做什么我都愿意。“如今,在这个世上,小义可算是她唯一的亲人了。她定要护他周全!

    “吻我。”

    风淡云清的两个字却让林九歌瞬间变了脸色,这臭男人分明就不想交出孩子,还故意戏弄于她!

    “找头猪吻你去!”林九歌爆喝一声,闪电般出手,这个身子速度出奇地快,一眨眼功夫她就到了面具男人身边。

    本以为近距离格斗是自己的强项,谁知她还没碰到他,就已经被他反手扣住双手。

    “知道吗?我就喜欢你的自以为是。因为,在我面前,你越是自以为是就越是会输得惨。”男人干脆放开林九歌,他原本的目标就不是她,俯下身,隔着面具看着林月歌,薄唇里透着运筹帷幄的笑意。

    林九歌想要挣脱,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在这个男人面前,她就像是一只渺小的蚍蜉,根本无力去撼动他这棵大树。

    “男子汉大丈夫却不敢露出自己的脸不敢报上自己的名来,你不是太监就是丑吧!”林九歌冷笑一声,似乎要将他看穿。

    男人愣了愣,随即又笑了起来,“世界上看到我的脸的人都已经死了,你还要看么?”

    “怎么?被你吓死了?”

    “非也,被我杀死了。”说到杀人,男人都是一脸的轻描淡写。

    即使是杀过无数人的林九歌也觉得,人命在这个男人眼里根本不值一提。

    “你还想看么?”

    “你敢揭我就敢看。”

    “又是这样自以为是,不过,我喜欢。”男人慢慢地说着,左手修长的手指慢慢挪到面具边沿,在林九歌好奇心被挑起时却忽然又停了下来。

    “我觉得,还是你来揭比较好。”一边说他一边毫不犹豫地松开林九歌,自信到完全不担心她会反攻或者逃跑去搬救兵。

    林九歌也的确没有这样做,在强敌面前,强攻无用,她需要的是智取。

    看到他静静地站在她面前,风姿卓绝如遗世独立的样子,即便是隔着面具,林九歌也有一瞬间的出神。这个男人,究竟是个怎样的存在?

    心里,竟有点期待看到面具下那张脸了。

    林九歌悄悄吸了口气,慢慢地伸出手,十寸、九寸、八寸……

    一寸!

    当她的手指碰到那冰凉的面具时,一股莫名的寒意凉到了心底。

    而就在那一瞬间,她浑身一颤,猛地睁大了眼睛。

    这该死的男人,居然把他的手覆在了她手背上,而且,是整个儿覆住,她想缩回去时已经来不及,男人的手掌很大,刚好把她的手紧紧抱住,让她没发逃脱。

    “我改变主意了。”男人慢悠悠地说着,反悔起来也是面不改色。

    林九歌咬了咬牙,“你出尔反尔。”

    “也不算。”男人温暖的带着粗茧的掌心有意无意地摩擦着她娇嫩的手背,充满蛊惑的声音响在她耳边,“我只是想加一个条件而已。”

    “什么条件?”

    “看了我的脸,就要嫁给我。”

    “做梦!”林九歌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

    “哦?那便算了,我也不会强娶一个女人。”男人张开手掌,却不挪开,只等着林九歌自己从他掌下抽出去。

    而她只要轻轻一动,就会再次碰到他的掌心。

    这异样的感觉让林九歌有些窘迫,手足无措,甚至连耳垂都不由自主地有些发烫。在现代执行任务时她少不了要用色相去诱惑敌人,但不管跟男人有着怎样亲密的接触,她都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这感觉,让她心慌。

    她逃也似的抽回自己的手,转移话题:“小义在哪里?”

    “自然是在他应该在的地方。”

    “你想带走我的孩子,总得给我一个理由。不然,就算不要这条贱命了,我也会跟你拼命的。”

    “理由嘛,很简单,因为,我是孩子的父亲。”男人只一句话,便在林九歌脑海中种下了晴天霹雳。

    “你是孩子的父亲?”林九歌难掩自己的情绪,压抑着激动说,“你……你就是那个……”

    “如你所想,就是那个让你的男人。”男人似乎心情不错,眯着眼接过她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