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10章四小姐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叮!叮!叮!”

    三根银针,一根将林有霜的衣袖钉在了桌上,一根将她的裙摆钉在了椅子上,还一根,从她发隙里穿过去,钉在了墙面上。

    “四姐,叫那位好大夫出来见见我呗,不然下次可难保你自制的毒针不会插在你心口上哦!”

    林有霜一向以自己武阶高感到自豪,如今却接二连三地栽倒在一个废材手上,就连自己的亲哥哥都被她整得断手残脚还缺了一边耳垂!她不甘心!十万分地不甘心!

    可是,她却不敢再跟林九歌对着干,毕竟,哥哥的先例在那儿,而且刚刚这三根银针,快狠准,根根都是照着林九歌的意思射出来的,面对这样的对手,她的确是不敢轻举妄动。

    “候大夫虽然是我请来的,却也不是随随便便一个人就有资格让他看病的!”言下之意就是,人我可以帮你叫出来,愿不愿意看病就看你自己的了。

    林九歌不置可否。

    林有霜正要吩咐下人将候子羽请出来,却陡然听得他的声音从内室传来。

    “四小姐这话可就不对了,救死扶伤乃医者之天职,哪来的有无资格一说?”声音听起来很年轻,约莫二十岁的样子,中气十足,可见内力丰厚。

    林有霜脸上挂不住,她可是派人好说歹说,搬出了爹爹的名头才把侯大夫请来的,“不是随随便便一个人就有资格让他看病”这话也是他自己说出来的,现在他却当着林就能歌这贱人的面拂了她的面子!

    “侯大夫愿意替我家丫头诊治是九歌的荣幸。”

    “哪里哪里,七小姐客气了,这应该是本大夫的荣幸才是。”如果林九歌能看到候子羽的表情就会发现他现在笑得比哭得还难看。

    因为,此时此刻,他的脖子上正架着一把冷剑呢!能悄无声息地接近他,又悄无声息地将剑架到他脖子上,他却感觉不出对方的气息的人——这个世界,理应说是不存在的。

    可是现在,他就是被这么一个人威胁着。

    黑衣男子的银面具下是一张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他向来是不愿多管闲事的,但现在是那个女人的事,就不叫闲事了。

    候子羽询问了小雪的伤情后,用最快的速度配好药扔出去,林九歌稳稳地接过药,得寸进尺地问:“会留下疤痕么?”

    候子羽瞬间想爆粗口,他又不是神医,那丫鬟的手都伤成那样了,而且还耽搁了这么久才来治,怎么可能还不留下疤痕?就算他是神医……那也不一定就这么便宜了她呀!

    好吧,跟药相比,还是性命更重要,候子羽欲哭无泪地道:“我……再给你配点药,每天按时敷就不会留下疤痕了。”呜呜,他的消痕散,一克就价值百金啊……

    小雪一听,心里欢喜得不得了,虽然她并没有奢求这么多,但任何一个女孩子都是希望自己身上没有一个疤痕的。

    “谢谢!”林九歌竟对着候子羽所在的房间深深鞠了一躬,这一点让候子羽非常吃惊,原本心里是极不情愿的,透过薄薄的屏风看到她这一举动,他心里的不情愿竟减少了许多。

    这女人,还算她有点感恩之心!不过……还是有点不甘心啊!那可是价值百金的药啊……

    等林九歌带着小雪走了之后,林有霜愤愤地将银针拔下来,非常不高兴地朝里屋走去:“侯大夫,你这样也太不公平……额……”尾音在看到屋里多出来的人时,硬生生卡在了喉咙里。

    好骇人的男人!

    即便是带着面具,她也能看到他眸中毫不掩饰的不屑与讨厌。他讨厌她,是的!可是这男人是怎么到她屋里来的?他架在候子羽脖子上的剑又是怎么回事?

    林有霜远远地就感受到了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地狱气息,转身想跑,步子却硬生生停在了原地。

    她只感觉到后背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抓着,让她动弹不得,而后便感觉有什么东西正源源不断地从自己身体里飞出去。

    忽然,她瞳孔睁得老大,双眸充满了惊恐,武功!是武功!她的武功正不受控制地往体外跑!

    “废材两个字,更适合你这张脸。”冰冷的声音还留在屋子里,面具男人却已消失不见。

    林有霜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身体里半点力气也使不出来……

    她的武功……全废了!就那么一瞬间,她奋斗了十五年才到达黄境,她引以为傲的东西,现在全部都没有了!

    这一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林有天和林有霜的事很快就在整个林府传开了,所有人都对林九歌刮目相看,没有人再敢轻易来惹她,甚至都没人敢轻易靠近她,一时间,她由林府人人唾弃的废材变成了人人敬而远之的瘟神。

    第二天林九歌悄悄去集市上走了一趟,茶馆、酒馆、饭馆,人多嘴杂的地方都很少听到议论她杀子的事了,林有天陷害她不成被林天成砍了一条手臂的事也不胫而走。

    不管这个事实到底是谁传出来的,林九歌满意就成。这样一来她倒也能安心去京城了。

    毕竟,她可是巴不得自己早点儿离开林府这种鬼地方。

    在集市上给小义买了些玩具,林九歌开开心心地回到林府,想去林有露那儿见见小义。

    然而,当她来到林有露的房间时,却看到门扉虚掩,门口一个丫头也没有,敲门也没人应。

    心存狐疑地推开门,顿时有些傻眼。

    这是个什么情况?这男人从哪里冒出来的?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丫鬟是怎么回事?林有露整个脸都被蒙住了又是怎么回事?

    怎么说她也是堂堂地境巅峰的武者,居然能被这个男人轻易就……

    林九歌毫不畏惧地打量着对方,大白天的戴个面具,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吗?还有,当她出现时他嘴角扬起的毫不掩饰的笑意又是什么意思?

    “看来孩子在你心目中并不重要。”男人开口,声音淡漠,难辨情绪。

    “什么意思?”

    “我已经在这里等你两个时辰了,你再不出现我就准备不告而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