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9章戏耍三少爷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林九歌,你不要得寸进尺?”林天成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样一句话,儿子都被他砍掉一条手臂了她还不知足吗?

    “爹,你在说什么?女儿不过是想让大家都知道真相而已,这也叫得寸进尺吗?还是说,小义和女儿就该死,我们就不是爹的血脉亲人,只有三哥才是?”一条手臂而已,跟他们母子两条性命比起来,孰重孰轻?

    “难道你想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我林家的丑事?知道我林家手足相残?”

    “爹放心,大家都已经知道林家有个女儿狠毒到掐死自己的孩子了,手足相残对他们来说,已经不算是丑闻了。”

    “你!”林天成气得说不出话来,“你这是要把我给活活气死吗?”

    “女儿相信爹爹没那么脆弱的。”

    林九歌轻飘飘的一句话差点没让林天成吐出一口老血来,胸脯剧烈地起伏着,好久好久才慢慢平复下来,讨好似的说:“小七,这件事咱们以后再说行吗?三天后你就要去京城了,有什么事我们回来再说。”

    “爹,女儿喜欢你叫我小七,但却不是在这种时候。十三年来,爹爹对女儿是怎样的爹爹自己心里清楚,女儿从来没有向爹爹要求过什么,如今,也就这一个要求。爹爹欠世人一个真相,欠女儿一个公道。”林九歌面容平静地看着林天成,深深鞠了一躬,“爹,女儿希望自己能干干净净地去京城。”

    “你还配说干净!”林天成扬起巴掌。

    在看到林九歌不躲反迎时,迟疑了一下,林天成终是将巴掌收了回来。

    林九歌不愿与他争辩这个问题,“爹,女儿告退了。三日之内,如果真相还不被大众所知,请恕女儿不能去京城。”虽然不知道要她去京城做什么,但既然这事儿能惊动三大长老那就表示这是关乎到林家利益的大事。

    所以,她知道,她有谈判的资本。

    这一切来得太快,小雪根本没有想到自家的小姐会这么厉害,更没想到她不但能打败三少爷,居然还能跟老爷叫板,真是让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又紧张又爽快!

    她甚至觉得自己的手好像都不痛了,飞快地跟上了林九歌,往她的房间走去。

    “雀儿,去四小姐房里把最好的那个大夫叫过来。”林九歌把兴奋不已的小雪按到椅子上,“小雪,女孩子的手就跟脸一样重要,以后要爱惜一点知道吗?”

    “小姐,奴婢也是担心你嘛!对了小姐,你今天好威风呀,刚刚那场景要是让其他少爷小姐都看到他们以后就不敢欺负你了!”

    “你现在还觉得有人能欺负到你家小姐吗?”

    “当然没有,我家小姐最棒了!不过小姐,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厉害了呀?”

    “不想再被人欺负了,当然要变厉害咯!小雪,等你手好了我教你几招!”

    “好啊好啊!”

    两人正说着,叫雀儿的丫鬟急急忙忙跑了过来,“小……小姐……四小姐她……她不让大夫过来……”

    “没事,大夫不过来,我们就过去。”林九歌站起来,“小雪,走。”

    “小姐……还是算了吧,我感觉现在也不痛了。”虽然刚刚目睹了小姐痛扁三少爷的场景,但这个四小姐却是比三少爷更不好对付的。

    三少爷可算是林家儿女中最不好学的了,所以都已经十六岁了也才到黄境,但四小姐虽然比他小了一岁,却已经进入了黄境,且要高两个等级。小姐虽然突然变厉害了,但要想从四小姐那里讨到好处也是不可能的吧?

    “你现在不找他们,以后就是病死了也不会有大夫来的。”林九歌二话不说就出了门。

    小雪只好跟了上去。

    毒是林有霜自己猝的,自然也就有解药,所以身体并无大碍,但她却叫了四个大夫来给她看病,据说其中还有一位高人。

    林有霜卧在床上,刚刚惊闻了哥哥林有天被废了脚断了臂的事,气得正要去找林九歌算账,谁知道刚准备起床就听到有人说林月歌来了,怨恨的双眸顿时眯了起来。

    那个贱人,居然敢废了她哥哥!她一定要将她千刀万剐!

    林九歌一进门就看到林有霜穿戴整齐坐在了案桌旁,想来是在欢迎她呢!她也就不客气了,直接就在案桌另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你这个没有教养的贱种,谁叫你坐了!?”林有霜见她这么嚣张,顿时火上心来。

    “哦,原来你屋里的椅子只有狗能坐,那我真是抱歉了。”林九歌方方地站起来,一点也不为她的怒意所动。

    “你居然敢讽刺我是狗!”

    “我讽刺了你吗?我只说你屋里的椅子是给狗坐……哦,对,你还坐在椅子上呢……或许你是比较喜欢学狗吧!”林九歌故作无辜的脸上更多了一层笑意,看到林有霜坐立难安的样子,心里不由得好笑。

    “你这个贱人,你砍了我哥哥的一条手臂,我要你用命来偿!”

    “那你应该去要了你爹的命,砍断你哥哥手臂的人可是他呢!”

    “不可能!爹爹最疼爱我们了,怎么会因为你这个贱种这么对我们!”林有霜不可置信地摇着头,泪水呼之欲出。

    “因为,你们是父女呀,你说一条手臂要用一条人命来还,反过来你们还赚了呢,我和小义两条人命,你们也就偿还了我一条手臂而已,啊不,还有一只脚呢!不过这样你们也还是不吃亏不是么?不然的话,杀人就得偿命,聪明如你,应该不会不知道吧?”

    “你少在那血口喷人!谁杀人了?”

    “啧啧啧,真不愧是一个娘胎里爬出来的,跟你那草包哥哥说的台词都一样呢,谁杀人了?你很快就会知道啦,我来可不是要浪费口水跟你说这些的。听说你这里有一个好大夫,可以妙手回春,也让我见见呗!”

    “你想得美!让你死还差不多!”林有霜恼羞成怒,手中同时飞出三根银针,分别从三个不同的方向朝林九歌射过去。

    “小姐!”小雪焦急地大喊。

    林九歌却站在原地丝毫没有要躲开的打算,两手凭空一抓,三根黑色针尖的银针就被夹在了她指尖。

    “连智商都跟你那草包哥哥一样低,同样的错误你怎么好意思犯两次呢?还以为你这破针能耐我何吗?”语落,她面色一沉,银针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