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8章使计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我要你当着全家所有人的面亲口承认是你给我和小义下了药!是你想要置我们于死地!”

    “你血口喷人!你,你有什么证据!?”她不可能知道,他都已经把证据全消灭了。

    “三哥,虽然你还只是古武入门级别,但想必你耳朵也不聋,刚刚应该听到了我的话吧?我没有证据,只有拳头。但我相信,你会说出真相的。”

    林九歌现在的笑容在林有天看来比魔鬼还要恐怖,她说得那么自信,那么笃定,让林有天心里完全没有了底气。

    见林有天没有说话,林九歌抓住剑柄,轻轻一动……

    “啊!”林有天痛得大叫起来。

    “你说,如果我这么转一个圈,或者两个,三个,你的脚还能不能用?”

    “你这个魔鬼!你这个疯子!我要告诉父亲!”

    “真识时务,咱们的好父亲好像正往这边过来了,你可要好好地告诉他了,你是怎么陷害我们母子的。”

    她居然曲解他的意思,他分明是说要告诉父亲她的劣行,她竟然……

    知道他不会乖乖配合,林月歌又稍稍转动了一下手中的剑……

    “啊——爹!爹!快救我!这个疯子要杀了我!”

    “你们丢了一次人还不够还要再丢一次吗?吵吵嚷嚷的成何体统!九歌,你在做什么?”

    “爹,她要杀了我啊!”林有天疯狂地喊着。

    林九歌却是面不改色,就连小雪也替她捏了一把汗,虽然她教训三少爷让人觉得很爽,但现在面对的可是一家之主,是她父亲。

    “爹,三哥有话要跟你说。”

    林天成的目光落到林有天脚上,他的脚背整个儿都被刺穿了,鲜红的血染红了靴面,也染红了下面的一小片土地。

    而林九歌见到父亲的到来却是半点也没有要把剑拔出来的意思,甚至连手都还抓在剑柄上。

    “九歌!”林天成在林家是最权威的存在,如今却三番五次被这个庶女不放在眼里,心里感到非常愤怒。但愤怒之余更多的是惊讶,这个女儿是所有儿女中最弱的,也是唯一一个连古武初阶都没有入的,可现在,她竟把到了黄境的林有天给打得这么狼狈。

    林天成不由得重新审视起这个女儿来,莫非她之前一直是扮猪吃虎,故意示弱的?

    “爹,是三哥有话要跟你说,你叫我做什么?”林九歌牲畜无害地笑着,仿佛握剑的人不是她一样,手下稍稍用力,林有天就痛得差点大叫出声。

    “啊……”当他正准备再次向林天成求助的时候,却听到耳边响起一个冰冷入骨的声音。

    “三哥,快说吧,爹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哦!还有三位长老需要他去招待呢!”

    林有天恨得牙痒痒,父亲居然不救他,林九歌这个魔女,他真觉得她会废了他的脚!但是无凭无据就想要他认罪,怎么可能?

    林天成看着儿子这样,心里虽然着急,但却不敢轻举妄动,一来他不知道现在林九歌的实力究竟是怎样的,怕惹急了她反倒伤得儿子更重,另一方面三天后就要将她送到京城,别人不知道,他可是清楚得很,圣上点名要人,他若是让林九歌有个三长两短后再送给圣上,那可是要杀头的死罪。

    林九歌知道这父子俩打的什么算盘,从来没有人想要为她和小义讨回公道,如今不过是要林有天说几句实话而已竟然这么难。既然这样,那就不要怪她不客气了!

    “哎哟!”

    林九歌“不小心”脚下一蹩,“不小心”踩到了林有天插着剑的脚上,更加“不小心”地正好踢到了剑柄,还插在林有天脚上的剑被她这么一踢,带动着血肉,痛得林有天杀猪般嚎叫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三哥,我不是故意的。我马上帮你把剑拔出来。”一边说,她一边抓住剑就开始拔,但故意摇摇晃晃地拔不出来,鲜血顿时从林有天脚背上汩汩而出,他的叫声也越来越凄惨。

    “住手!你这个疯子快住手!”

    “啊,我忘了,刚刚说了三哥有话要说,等你说完我才能拔剑。那三哥赶紧说吧!”林九歌此时的笑容在林有天眼中看来就是地狱的勾魂使者,他脸上汗水和泪水汇聚在一起滚滚而下。

    林天成在一旁看得心惊肉跳,拳头捏得紧紧的,咬着牙道:“为安,有什么话你赶紧说了!”林天成不能对林九歌做什么,心里焦躁,语气上也带了怒意。

    林有天知道已经没有人能帮自己了,脚已经痛到了骨子里,偏偏却没有痛到麻木,没一秒钟对他来说都是最残酷的煎熬。

    “爹……我……我……”

    “吞吐还像不像个男人?是我林家的男儿就给我有点儿骨气!”林天成捏着拳头低喝。

    林九歌则眯着眼似笑非笑地看着这一切,这是她给林有天的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他还不说,他这只脚,就永远也别想用了。

    “我!是我!”

    “什么是你?”林天成听得莫名其妙。

    林有天咬着牙,流着泪,终于还是哭喊出声:“是我给那野种和这魔女下了药!我就是看不惯这废材,看不惯她未婚生子后爹爹不但不怪她,还将那贱种视若己出,对他的好甚至超过了对我们这些嫡出的孩子!是我给那贱种下了毒,并给这魔女喝了迷幻药让她去掐孩子,都是我!爹,孩儿一时糊涂啊,求求爹爹原谅!”

    林九歌!林九歌!我一定会杀了你!杀了你!!!

    当林天成听完林有天的认罪后,震惊得不能自已,一把推开林九歌,拔出插在林有天脚上的剑:“你这个畜生!”剑高高举起,颤抖着。

    “不……不要……啊——”

    在林有天惊恐的目光中,“唰!”地一声,他的左手臂,飞到空中,划出一道刺眼的红线,而后落下,蠕动着,最后变得僵硬。

    他痛得滚倒在地上,甚至来不及叫喊,就晕了过去。

    “抬走!”林天成收回剑一甩袖,带着愤怒深深地看了林九歌一眼,头也不回就准备离去。

    “爹,你不打算为女儿澄清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