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5章小义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想到这里,他脑海中忽然想到一个解决方法,这个孩子是死了,那他们重新弄一个来不就得了?真正见过林义的人也就是自家这些人,只要他们不说,就没有人知道带去的孩子是真的还是假的。

    但是,这个办法也很冒险,一旦被发现,这可是欺君的大罪啊!

    林九歌也猜到了长老的意思,坚决地道:“你们要是打着随便找个孩子来顶替的算盘,我告诉你们,趁早打消了这念头!想要我去京城,只能带着小义,见,或者不见,任你们选择!”

    她并非愿意配合林家的人来做这件事,而是她觉得京城那个神秘人物既然点名要见她和她的孩子,那他就一定知道一些什么……或许,很多事情在见了那个人之后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七妹妹,难道你想带着具尸体千里迢迢去京城不成?恐怕还没到京城尸体就已经腐烂了吧?”林家六小姐林子淇道,她与大姐林有露是一母同胞的姐妹,性子却跟林有露完全不同,只要一开口话里都是带着刺儿的。

    “六姐说得也无不道理,既然这样,那我们说出实情就是,小义已经不在人世,至于杀他的人……”林九歌锐利的眸光在众人面上一一扫过,最后停在了林有轩脸上,“你觉得是我杀的对么?”

    林有轩不顾母亲的阻拦,仰起脸道:“对,就是你,全天下的人都知道!”

    “你错了,我自己不知道。我只知道,小义在临终前曾有过呕吐,很可能是吃了什么东西中毒了。”

    林月歌的话让林天成微微一愣,也生起了疑惑,他虽然不喜欢林九歌,但林义不经事他林家的种,他也不希望孩子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

    “长老,九歌请求,开棺验尸。”林九歌一语落下,满座皆惊。

    老太太更是捶着拐杖反对:“孽障!你要让我曾孙死不瞑目吗?”

    “不开棺验尸你又如何知道他瞑目了?”林九歌忍住心中的疼痛反问道。

    一句话说得老太太哑口无言,林天成陷入沉思。长老捻了捻胡须,沉声道:“那就开棺验尸吧!”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棺材盖,看着下人们将它一点一点掀开来,直到整个盖子全部被掀开。

    “哗!”大堂里顿时炸开了锅!

    只见那小小的棺材里躺着的,竟然不是林义,而是一个跟小义身形相似的布娃娃,并且在棺材盖揭开的那一瞬间,布娃娃也突然发出了恐怖的笑声来。

    老太太信鬼神,吓得浑身一个哆嗦,“这、这是什么声音?”

    林九歌的脸色也变了又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小义呢?棺材封得死死的,小义怎么不见了?这诡异的布娃娃又是从哪里来的?

    如果放在现代,这布娃娃会说话倒是一点儿也不稀奇,在里面装个小录音机就行了,但现在是古代,根本不可能有录音机这样的东西,这个没有生命的布娃娃是怎么发出笑声的?

    “小义呢?”林天成大声责问负责看守棺材的下人。

    那人哆哆嗦嗦地跪在地上:“老爷饶命,小的……小的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啊!小的分明一直都在看着它的,怎么会这样呢?”

    “废物!”林天成气得浑身发颤,“你确定自己没有离开棺材半步?”

    “回老爷,小的……小的上了一趟茅房,可是很快就回来了,连半柱香的功夫都不到啊老爷!”

    半柱香的功夫,要撬开棺材,偷出小义,还要将布娃娃放进去,封上棺材,也许动作快点儿能做到,但却做得让人神不知鬼不觉的,也非常人能行的。

    林九歌竭力搜索着脑海中的信息,却是半点线索也没有,究竟是谁会偷走一具尸体呢?

    就在大伙儿一筹莫展之时,又一阵咯咯的笑声传来,吓得在场的女性全都寒毛直竖。而这一次,声音竟是从长老的椅子下传来的!

    所有人的目光都朝那边看了过去,长老也吃惊得站了起来。

    只见椅子下正趴着一个小娃儿,粉嘟嘟的小家伙正吮着手指朝大伙儿咯咯直笑呢!小家伙继承了林月歌狐狸般妖媚的长相,一双水眸眨巴眨巴,整个人都像是能掐出水来。

    是小义!他居然是小义!他居然还活着!

    林月歌的眼眶立马红了起来,她以为自己不会再有感情,可是在看到这孩子的那一瞬间,她就知道,她再也无法做到无情无绪,这个孩子,是她的儿子,是她在这个世界无法挣脱的羁绊。

    这么可爱的孩子,林家的人居然下得了毒手来害他!惊喜,心疼,怨恨,一一从林九歌脸上滑过,最后,变成了狐疑。

    “小义!”林九歌无暇深想,红着眼朝林义跑过去,却被长老挡住了。

    长老将小义从椅子下抱出来,目光出人意料地慈祥,“真是天佑我林家啊,孩子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有露,从现在开始孩子就交给你了,一定要保护好他。”

    “是!”

    “我的孩子凭什么给别人?”林九歌强忍住内心的愤怒。

    “凭什么?就凭你要掐死他!交给你我不放心!”林天成见林九歌三番五次冲撞长老,连忙在他们生气之前呵斥住她。

    林九歌却不是个好打发的主儿,她一动不动地看着林天成,眸光冷到骨子里,“不是我做的。亲手掐死自己的孩子?也只有做过这种事的人才会有这么恶毒的猜测!虎毒尚不食子,我林九歌再不济也不会做这么禽兽不如的事!”

    “这不是猜测,是大家都亲眼目睹的!”

    “亲眼目睹?让我来告诉你们什么叫亲眼目睹!小雪!”在事情发生之前她的贴身丫鬟小雪就曾跟她说过看到三少爷鬼鬼祟祟地给小义吃了糖,那时候的林九歌神经大条没有想那么多,虽然兄弟姐妹们常常欺负她,但她从来没想过他们会对自己下杀手,所以压根儿没有将小雪的话当一回事。

    如今回想起来,这一切原来都是早有预谋的!

    “小雪?”叫了几声没有得到回应,反倒是林天成的神情有些不自在。林九歌不由得犯疑,直直地看着林天成,目光带着质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