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4章蠢材果然是蠢材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想要儿子,就跟我走。”林有露继续无视群众的议论,仿佛她眼中就只有林九歌一般。

    林九歌潜意识里对这个大姐并不排斥,毕竟,她是所有姐妹中唯一一个没有欺负过她的,虽然她俩连见面的次数都屈指可数。

    于是她对林有露的提议表示默认,但还是看了一眼笼里的林有天,又看了看林有露,意思是说他怎么办。

    林有天也有着同样的担心,他真害怕林九歌一剑将他刺死了再去见孩子的遗体,紧张地喊:“大姐!我怎么办?”

    “浸笼。”

    ……

    一路上,林有露都没有说话,虽然没有其他人反应那么激烈,但家族荣誉感一向很强的她同样觉得,林月歌的行为给林家丢脸了。

    眼见着林有露将她带向了大堂的方向,林九歌不禁生疑,“如果我没猜错,小义的丧事应该是没有资格在大堂操办的吧?”即使有资格,以林家对她的态度,也不可能给她孩子举办像样的丧事的,就更别说是在大堂办了。

    “你要一直有这么聪明小义也不至于死了。”林有露没有回答她,示意下人将大堂的门打开。

    林九歌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总觉得迎接她的,不会是一个普通的丧事。

    果然,当大门打开后,屋子里竟然坐满了人,原本大家都在交头接耳说着什么,见她进来,纷纷安静了下来。

    这阵容实在出乎林九歌的意料,大堂中央摆着一个小小的棺材,恐怕那里面装的就是小义了。而大堂两边,林老爷、老太太、大夫人二夫人三夫人,还有一群姨娘,十多个兄弟姐妹,都在场,甚至……高坐上还坐着一个看起来地位不低的老人。

    寻遍记忆的角落,她终于想起了这人的来头,林家作为明月城最古老的古武世家,林天成一共有三兄弟,他是老大,三兄弟上头还有一个百岁老人,也就是现在看到的这个长老。

    他已经有108岁了,代表了整个林家的权威,除非有大事发生,否则即便是林天成,一年也难得见到他一次,就更别说他们这些晚辈了。

    林九歌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见他就是在林有露地境巅峰的时候。

    林家晚辈出了林有露这样的人才,长老来见见她也在情理之中,可是现在,什么大事都没有,他怎么来了?

    她可不信他是来参加小义的葬礼的。

    “畜生,还不赶紧跪下!”

    见林九歌来了老半天还站在那里肆无忌惮地打量着坐上的长老,林天成低喝。

    林九歌一脸傲气,不屑一顾,她上辈子没跪过人,这辈子更无可能。更何况,这个所谓的父亲,不是才刚把她逐出林家,要将她浸笼么?

    林天成气得颤抖,要不是看在圣上的面子上,他真想把她的腿给打断了!

    有长老在,那些看不惯林九歌想要奚落她一番的人也将奚落的话吞进了肚里,老太太看得直叹气。

    就在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一股强劲的风迎面而来,正朝她的膝盖击过去,林九歌眸光一凛,迅速闪开。

    长老面色一变,这女人不是出了名的废材吗?见她这么傲气,他本想用灵气击她膝盖,迫使她下跪,却没想到,她居然能轻而易举地躲了过去!

    要知道,就算下面站着的是林有露,她也不一定能躲得过这一击的。

    躲过去之后,林九歌甚至还冷声说:“众目睽睽之下居然还有人敢使阴招,刚刚是谁偷袭我,你们当长老眼睛是瞎的吗?你们不敬我林月歌也就算了,居然还不把长老放在眼里,公然偷袭,这传出去,可是要让人笑话咱林家了!”

    长老捏紧拳头,这小丫头指桑骂槐的本事倒是一流的,她既然能躲过他的攻击,就肯定知道是他做的,居然还故意说出这样一番话,给他戴了个高帽子,让他骑虎难下,承认也不是不承认也不是!

    “怎么?有人敢做没人敢当?哼!咱们林家怎么说也是堂堂古武世家,做事行得正走得直,光明磊落,原来这都是说出去给别人听的呢!在自己家里关起门来怎么阴人都没关系是吗?”

    见她越说越离谱,林天成咬牙示意她闭嘴,却是徒劳。

    灵气是从长老的方向射出去的,但这种情况下,他要是承认了也会落人口舌。

    林天成低咳了一声,决定揽下这个事儿。于是冷着脸道:“闭嘴!有你这么口无遮拦的吗?刚才是为父想要教教你林家该有的规矩,你倒好,见到长老不下跪也就算了,居然还在这里胡言乱语!”

    为父?哼!他还真是够不要脸的!

    长老见林天成替他解了围,立即顺着台阶下了:“无妨,小娃儿不懂事。她喜欢站着就让她站着好了,反正她也得离开这里了。”

    “天成。”长老低声制止处在暴怒边缘的林天成,捻了捻百花花的胡须道:“是什么人你见了就知道了,但那位要求,要你带着孩子去见他。”

    “真想不到啊,居然还有人对一具尸体感兴趣。”林九歌看了一眼面前的小棺材,喉咙一阵哽咽,虽然她还未曾与他见面,但那血脉相连的感觉,却深深地扎进了她的脑海。这是她的孩子……

    “还不是被你掐死的!”一个男孩叫嚷起来。

    林九歌刀子般的眸光射向一旁,三夫人柳如眉跟前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正嘴不服气地看着她,好像在说“怎么?我说的难道不是事实?”

    长老自然是已经知道了这个事,林家七小姐掐死自己的孩子,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关起门来说说就算了,如今闹得人尽皆知,就是因为自己家有这种唯恐天下不乱的人!

    看到长老看向儿子的目光充满了不悦,柳如眉连忙将儿子林有轩拉到了怀里,示意他不要再说话。

    “我只知道你三天后要带着你的孩子去京城,活的。”

    “长老,人死不能复生……”林天成为难地说着,毕竟林九歌是他的女儿,林月歌要面圣就等于是他林家要面圣,孩子已经死了,这从哪里弄个活的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