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3章“父亲?我有父亲么?”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人们心中郁闷地想着,却没人敢说出来。

    “林九歌,我是你哥哥!你不能这样对我!”林有天已经顾不上血淋淋的耳朵了,这女人现在是疯了,真有可能把他给浸了猪笼,跟面子比起来,显然性命要更加重要。

    哥哥?他还好意思说哥哥?有这么对自己妹妹的哥哥吗?

    “七妹!我错了!你饶了我吧,快放我出去吧!”

    “错了?哪里错了?”

    “我……我……”他当然知道他哪里错了,错在不该欺负她,错在不该给她下迷幻药让她掐死自己的孩子,错在不该处心积虑地要置她于死地,错在……他计划不够周详,太过轻敌,没有一次将她给弄死!

    “三哥,咱们怎么说也兄妹一场,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我也不想要你死啊,可是你却千方百计杀了我的孩子,还嫁祸于我,现在我给你认错的机会你还不主动承认,你说我要怎么才能救你呢?”当所有的记忆都回到她脑中后,她也想起了她和孩子中毒前后林有天的所作所为,虽然没有证据证明事情就是他做的,但她的第六感向来不会错。

    “什么?那孩子是三少爷杀的?”

    “不,怎么可能,三少爷何必要杀一个孩子呢!那可是他的亲外甥啊!”

    “谁知道呢,早就听说林家内斗,说不定啊,他是看不惯七小姐,所以想陷害她呢!”

    听着下面人的议论,面具男人脸色微微一变,即使是带着面具,也能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骇人气场,他生气了,他究竟在气什么?男人目光如剑,直射向林有天。

    林有天感觉背脊一凉,回头看了看却是什么也没发现,心里一阵发毛。

    林九歌也感觉到了那一道目光,只是她却无法判断那目光具体来自何处,也无暇去判断。

    很快便有人坚决地站在了林有天那一条阵线上,“你们还真相信这废材的话啊?她向来就以害人为乐,这次可说不准是不是她故意诬陷三少爷呢!”

    “就是就是,再说了,就算三少爷真杀了她的孩子,那也是因为想保住林家的名声吧!这废材还未及笄就跟男人勾搭生下了孩子,这事儿搁在整个火离大陆都是一桩见不得人的丑事啊!”

    笑话,林有天杀孩子就是为了保住林家名声了。不过,未及笄就生了孩子?这身子本尊还未及笄么?她还真是给她留下了诸多“惊喜”啊!

    “既然你们这么好奇,那就让你们的三少爷亲口来说说吧!”林九歌长剑伸进猪笼,对着林有天的衣襟挑了挑,吓得他直往后躲,原本就蜷缩着的身体却已经无处可躲了。

    “你!你放屁,你血口喷人,我要告你!告你!”林有天闭上眼睛大喊,实在不敢再看那近在咫尺的剑。那该死的县衙,人都还没死他们就都跑光了吗?

    “我是不是血口喷人,查查孩子的死因就知道了。”记忆里,这孩子在被林九歌掐之前就上吐下泻的,那不是生病就是中毒的迹象,她中了迷幻药去掐他,那也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而已。

    “对!查查孩子的死因就知道了!”有人附和。

    “查……”林有天脸色一变,睁开眼大叫,“这还有什么好查的?林家那么多人都亲眼看到了,就是这蛇蝎女人掐死了自己的孩子!”

    “三哥,既然你一口咬定是我掐死的孩子,那查查尸体又怎样呢?你有什么好怕的?”明晃晃的剑在林有天眼前晃了晃。

    林有天吓得立即闭上了嘴巴。

    林九歌捡起刚刚给她行刑的那根绳子绑在猪笼上,拖着猪笼就往林府走去。占用了这个身子,她不可能连自己孩子的葬礼都不参加,更不可能就这么让他枉死了,如果这事儿真是林有天做的,她一定,要用他的头颅血祭她的孩子!

    林家的废材七小姐从绞刑架上死里逃生,还打败了身为黄境武者的林有天,甚至胆敢削去他半边耳朵,拖九他游街示众!

    整个明月城都炸开了锅,一路看热闹的人更是数不胜数,几乎要排成十里长街了。

    早有人将此事报告给了林府的人,所以当林月歌来到林府门口时,门外已经站了十来个人,最前头是一个墨发高束身着紫裳的女子,她眉骨很高,整个看起来英气逼人,若不是胸前已发育成熟的女性象征,估计很容易被人误认为是个男子。

    而这样的她,正是明月城第一美女,林家大小姐林有露。

    火离大陆以武为尊,女子不以柔为美,以刚为傲,越是英气逼人越是受人欢迎,所以,林有露这种长相是很讨人喜欢的,而林九歌这种粉雕玉琢的反倒被人称之为丑颜了。

    林有露是林家晚辈中武阶最高之人,才年仅十七岁就已经达到了地境巅峰,是明月城家喻户晓的天才,整个林家都以她为豪。平日里她都是一心练武,从不参合姐妹们之间的斗争,这一次,竟连她都出来迎接林月歌了,真是难得。

    林有天见到林有露就等于看到了希望,连忙大喊:“大姐,大姐救我!大姐快救我!”

    然而,林有露却只是淡淡地瞄了他一眼就不再理他,只面无表情地对林九歌道:“林九歌,父亲找你。”仿佛所有的一切都没发生似的,林有露冷酷的表情让人们一阵唏嘘和赞叹。

    林月歌却并不买她的帐,冷笑一声:“父亲?我有父亲么?”

    “大姐,父亲已将她逐出家门……”林有天迫不及待地向林有露解释,希望能提醒她不要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而无视他这个正儿八经的林家三少爷。

    谁知,他话还没说完就被林有露喝止:“你给我闭嘴!”

    “他说得一点也没错,现在我根本就不是林家的人,我来,只不过是想带走我儿子的遗体而已。”

    百姓们又开始指指点点起来:

    “这女人真好意思说,那孩子造了什么孽哦,死了都不得安宁。”

    “对啊,千万不要将孩子的遗体给这种女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