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领主 第五十八章别跟一条狗似的
作者:七步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事实上正事已经办完,苏进已经没什么可说的,再多说他真的想动手。

    计划是一回事,但情绪又是另一回事,这一次他习惯性的选择优先自己的计划,却还是算漏了一步。

    铃铛总是不会躲地方,苏进闭着眼睛都可以找到,小时候就是,每次捉迷藏她总是往祠堂里跑,能藏的位置就那么几个。

    苏进小心地靠近,铃铛跪坐在蒲团上,抽泣声断断续续,但就是面纱都被泪水沾湿她也没摘下来。

    “夫人,少爷为什么要赶我走,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对,我丑,我惹少爷的嫌弃了。”

    “但少爷还送我八音盒,偷偷庆祝我生辰,为什么?”

    “少爷还是不舍得那个未婚妻的,铃铛啊铃铛,少爷真正在乎的不是你啊。”

    “夫人,你告诉我,少爷到底在想什么,怎么从彼岸回来后就变了个人?”

    “铃铛啊,别再骗自己了,你就是个丫头啊。”

    “……”

    苏进悄悄从后面搂住铃铛。

    “啊!”铃铛惊叫。

    “嘘!”

    苏进摘下铃铛的面纱,后者想抗拒却拗不过,任凭苏进用手帕拭去泪花。

    “对不起。”

    铃铛还是忍不住扑在前者的怀里大哭起来。

    女人啊,眼泪确实是很好的释放情绪的媒介。

    “好了,我可不会花言巧语哄女孩子,现在第一个承诺已经兑现,我与辽战领的那位蓝小姐已经没有瓜葛。”

    铃铛抽了抽琼鼻,“少爷,你不该这么做的,辽战领可是……”

    “再好也比不上眼前的,现在回去好好洗洗脸,待会还要陪侍呢。”苏进刮了刮铃铛已经哭红的鼻子笑着说。

    不说苏进的笑如沐春风吧,至少让铃铛舒心不少,似乎觉得心里缺的那点东西又重新回来一般。

    “陪侍我就不去了吧,刚才让少爷难堪了。”铃铛低头搓着衣角。

    苏进摇摇头,为什么每次自己出错,铃铛都会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这让他负罪感爆棚啊。

    “我的丫头还不能见人吗?再说这是我家,我说了算,别管那两个,待会你就站我旁边。”说着又重新给她擦了擦脸,顺带理了理额上的头发。

    “嗯。”

    目送铃铛戴好面纱出去,苏进看着老祖宗们的灵牌叹了口气,“当初的老夫人们怕是没这丫头好哄啊。”

    苏进拜了几拜,顺带还上了几只香。

    “老祖宗们见笑了。”

    拂袖出门,正好碰上不远处迎面而来的田贡官和蓝凌云,高江正带着他们四处看看。

    “苏家领虽小,底子还是有的,老领主当年打下来威名犹在啊,园林建的还是很有品味的。”田贡官说着,看见苏进过来便收起了下文。

    这个小领主真是让他看不透,索性让蓝凌云应付。

    “苏领主,府内没有什么奇花异草装饰啊。”蓝凌云说着随手掰断一支狐舌兰,闻闻香气发现并没什么味道便扔了去。

    苏进眼皮动了动,随后挑起嘴角,“呀,忘了提醒蓝公子了,这花名作狐舌兰,茎上有毒的,你快看看手上是不是有蓝色的痕迹?”

    后者本来是想鄙视一番苏府配置比不上自家,谁知道随便碰朵花就有毒,张开手掌,方才碰上花茎的地方确实有蓝色的印迹,使劲搓了搓竟然搓不掉。

    “这,苏领主赶紧看看,怎么办?”田贡官才是被吓得最厉害的。

    这蓝少主怎么说都是自己带出来的,出了点什么问题那都是天大的责任啊。

    高江猛地回头,没发现什么,但还是碰了下苏进,后者会意连忙打着哈哈。

    “蓝公子不必担心,毒性不强,就是沾上的地方会有点热,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要不先回房用冷水泡一会就回消退。”

    苏进说着不经意间瞟了眼身后,果然看见一个露头的。

    “我就说,一个少主级别的肯定不会这么轻易被放出来。”

    确定有人跟着,还有人报信,那苏进也不去想那些歪道道了,但要是这蓝少主再这么挑衅,他不介意让那个暗中探查的家伙心脏跳的欢点。

    高江先送蓝凌云回房,剩下苏进和田贡官继续逛着。

    “其实你我无冤无仇,和蓝少主也就是一面之交,事情怎么会到这种地步呢。”苏进故作抑郁道。

    田贡官不清楚他到底想说什么,只好准备随意应付道,但是面前突然出现的炽热火球让他收回了组织好的言语。

    “苏,苏领主,你,你是火系魔导士?”

    魔导杖在苏进手指间飞舞,火球也随其转着圈。

    “现在,这个问题好像不重要吧?继续向前走,别回头!”

    田贡官咽了口唾沫,跟着苏进并排走着,根本发现不了远处围墙上多出的脑袋。

    “苏,苏领主,你到底想知道什么?”

    “蓝公子来这的目的。”

    “这……这我也不……”

    火球猛地逼近田贡官的小眯眼。

    “我劝你想好了再回答,回头说田贡官不小心烧了眉毛,我看没人会跑这么远找我的麻烦吧。”

    田贡官咽了口唾沫,“那我,我可就说了,你可千万别说是我告诉你的,听说他们府乱嚼舌头的丫头家丁都没一个好下场。”

    “但说无妨,我自然守口如瓶。”苏进就是随便试试,试对了更好,没诈出来就当给个威慑。

    “其实,蓝少主……”

    “啊!”

    苏进刚想听听有什么内幕没,就算是传言那也有一定参考性,以应对今后的相关的事情,这突然的惨叫却打断了这条信息。

    稍微一辨认方向,苏进皱了皱眉,事情这就不好处理了。

    因为辽战领的人在自己地盘上受伤了。

    之前防黑子的那些机关都没拆,免得有类似的飞檐走壁的窥探者斥候什么的在上面窜来窜入,来个当头一棒也算是警告。

    按理来说,凭这暗中护卫的身手中套的几率挺低的,但偏偏注意力分散到自家主人和苏进两人身上,就对身旁的弩箭机关放松了警惕。

    弩箭都躲了过去,但是掉在坑里就躲不过去了,本着最简单最有效的方式,苏进干脆把围墙下边的土挖出快三米深的长沟,上面盖上长草,铺层土,修饰一下不仔细看也看不出来。

    加上贼么,一般都是沿墙,苏进吩咐挖的沟就没有多宽,贼从围墙上面由于视角问题,是真的很难看见。

    暗中护卫躲过弩箭靠的是直接跳下来,试问哪家大宅院会把围墙边掏空,这下掉进坑里不说,几个铁夹子直接夹穿了他的小腿屁股。

    那声惨叫就是这么来的。

    “唉,不走正门,活该,算了,田贡官,这接风宴快好了,下午得开始点算年贡,这国家大事可不能耽搁,这等小角色家丁会处理的。”

    田贡官心里直打颤,传闻暗中护卫蓝少主的最起码都是武将级别的玄武士,就这么被轻易放翻了?

    也就幸亏他是武将,身体素质比起武者上了太多,这下他还能叫出来,苏进为了抓黑影可是下了狠手,坑底下的夹子要真的是那黑子踩到,改进过的弹簧夹直接夹断他的腿是丝毫不费力的。

    家丁把那护卫拖出来的时候,流血基本没什么,而且铁夹被拔出后,踉跄着还能走几步。

    “以后走正门,别跟一条狗似的。”苏进没好气地说道。

    “你!”

    “别废话了,也别叫你主子看见你这熊样,他们带你去空房就行,金疮药都有。”

    苏进的漫不经心,或者说没把这武将放在眼里的表情可是被田贡官看到了,顿时就后怕起来。

    魔导士!还有不惧武将的实力!这怎么会是传闻中的书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