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领主 第五十七章我可能伤了她
作者:七步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苏进的脑回路还很清晰。

    首先这蓝凌云仅仅是少主而已,而且从他之前的话来说,自己的未婚妻应该是他姐姐,是不是亲的暂且不论,但是他手里拿的婚约可是真的盖过章的,貌似还是个人私章,搞不好就是辽战领领主当年亲自盖的。

    而且就算这个是蓝凌云造假,可自己父亲这个章可是认得清清楚楚,还是父亲自己刻的,字体他还是熟悉的。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本应该好好保存的东西竟然被他拿出来了,当然也可能是偷来的。

    其次,没调查过就当他说的话都是真的,那这小子岂不是可以影响帝都府内阁的判断,十年之后竟然还可以给一个类似法院判决书的卷轴。

    “你厉害,是在下输了。”苏进心里吐槽一句,但并没有被吓到。

    城府这个东西,确实还是看年龄和阅历的,苏进虽然两世年龄都没有到白发之年,但各种勾心斗角不说是了如指掌,基本的圈圈道道还是略懂略懂。

    “你这么说又有什么凭据?”苏进合上卷轴,看着蓝凌云问道。

    后者看苏进分明在意,顿时觉得,他之前不过是托大而已,便越发自信,“不是帝都之人,你又怎么知道我和皇子什么关系,内阁都是要礼让我三分,解除你一个三级领主的决议那还不是轻轻松松。”

    苏进听着突然像个小市民一样,“那可不行,你说什么是什么,我可不信,你也看到了,这决议可是绝了我的仕途,一辈子就只能窝在这个片大的地方,有这个婚约,岂不是有了靠山,辽战领作为一级领地跟着你们岂不是吃香的喝辣的。”

    这下连田贡官都看不下去了,如果可以的话他都想说一句,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你!苏进!你可别不知好歹!”

    苏进摆摆手,“按理说我比你大,你不叫声哥也就算了,可你只不过是少主而已,直呼别人姓名,难不成一级领地的就这样的教养,说出去可都是笑话。”

    蓝凌云气的牙直痒痒,又不能发作,刚才失手释放水箭术都有点后怕苏进拿这个说事,现在又搬出来教养,他不能继续这样。

    现在是自己掌握着主动权,那个苏进就是想转移注意,可不能让他得逞。

    “那好,苏领主,我就明说了吧,姐姐看不上你,她要的是盖世英雄,可能你不知道,姐姐可是当下受帝师看中的火系魔导士,将来也许可以入主皇室,而你已经被降罪,这么耗着对你们两个都不好。”

    苏进捏了捏下巴,好像思索着什么,随后道,“这还只是你的一面之辞,我要我的未婚妻当面对我说。”

    “不可能!”

    这三个字一出,苏进暗自笑了笑,心里确定了一些事,“要不是在辽战领搭不上线,你小子就得吃不了兜着走!”

    想归想,嘴面上还是顺势软了些,正好他过来跑一趟,苏进还省得跑去辽战领,他真的没这个闲工夫。

    “那这样,你写个字据,田贡官为证,婚约解就解了,是我配不上蓝姑娘,这卷轴也不用蓝公子跑一趟说情了,我这个人也没什么追求,但是苏家军的兵权我得拿着,只要这个能在字据里面保证,我就写休书。”

    苏进不傻,来退婚的理由八成是这个蓝凌云跟他姐姐不是亲生关系,换句话说有姐弟恋的倾向,当然,也不排除政治原因,父亲抗命苏进只有耳闻并没有证实,但已经足够撑的起作为解除婚约的理由。

    只是派来个毛头小子,苏进多少有点怀疑这卷轴的真实性,所以他重新检查了印章,帝都府的没错。

    这下苏进就感觉帝都府可能知道自己干翻大管家,并指挥收成之事,也可能知道自己抓捕魔兽一事,反正这些都证明自己脱离书呆子这个壳子,而让他们感觉到威胁。

    如果这样的话,自己肯定没这么大的面子,那就应该是父亲的了,看来有必要彻底查查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搞的现在苏家只有苏进一个人顶着。

    “好,给你兵权,田贡官,过来画押作证!”

    这一刻蓝凌云笑的很自信,终于这苏进还是卑微妥协,什么不同于以前的书呆子了,不还是胆小怕事,竟然连帝都府都不打算进去了,可笑可笑。

    苏进演的也很真,配合着露出无奈的落魄表情,眼神中似乎还对女神抱有幻想一般。

    “不,不能这样!”

    苏进休书写一半,想赶紧演完去处理年贡,谁知道出去带俩丫头玩的铃铛突然进来。

    “她是谁?”蓝凌云没好气地问道。

    “还不滚出去!别忘了你的身份!”

    苏进没回答蓝凌云,走到铃铛跟前一个劲的给她使眼色,可后者就是哭,一直说着不能这样,愣是没注意到苏进的眼色。

    “快滚!别让我赶你走!”苏进怒吼着。

    他从来没有对铃铛大呼小叫过,但现在形势所逼,不能让蓝凌云和田贡官看出猫腻,他们今天给出的两样条款实际上解决了他两个麻烦事,现在铃铛过来要是被他们俩抓住什么把柄多说几句,自己可就真的不好办了。

    被苏进呵斥,铃铛才看了他一眼,还刚刚碰上苏进对着田贡官打哈哈,顿时好像心里什么碎掉一般,跑着门去。

    “苏家领的管教手段也是一般一般啊。”蓝凌云嘲讽道。

    苏进心里在被针扎,却不能说出来,休书写好看着几人画押,却不是个滋味。

    解除婚约,自己才能没有后顾之忧地迎娶铃铛,自己要的女人必须得是正室!

    所以这个事碰上了就不能拖,因为存在着蓝领主根本没有想着解除婚约,这婚约是蓝凌云偷出来的可能,要是今天拒绝,以后真的要把那未婚妻娶进门,铃铛流的泪恐怕是更多。

    还有就是这卷轴上的霸王条款,如果不解除婚约,这家伙真的去帝都府搞事情,自己是阻挡不住的,既然田贡官被他制得死死的,那他说的和皇子的关系极大可能是真的,凭苏进现在的能量,基本属于鸡蛋撞石头,不如保住苏家军的兵权。

    在自己崛起之前最好和这个蓝凌云井水不犯河水,大不了这次就顺了你的意。

    他不是某炎,不会提出什么什么几年之约,那是自己作死,别人不给下绊子才怪。

    而且父亲大战后失踪,母亲后来也离家出走,其中肯定和这个帝都府脱不了干系。

    既然内阁能轻易被这个二世祖使唤,那肯定当年父亲做了让帝都府抖三抖的事情,而自己没有耳闻,只能说明这件事肯定有一方不光彩,出于对父亲的相信,苏进倾向于不光彩的一方应该就是帝都府。

    这个时候选择不进帝都府才是最明智的,免得以后被那群老油条盯上。

    确定想法之后,苏进还写了份字据,大致是让蓝凌云解决卷轴之事,后者也没多说什么,可能是最主要的婚约接触了,就没多想,拿出私章就戳了。

    一式两份,免得事后多纠纷。

    见苏进表面情绪不佳,以为是痛失女神,田贡官终于敢出来说句话,“要不,苏领主带下官看看苏府园林,也让我见识见识苏府的底蕴。”

    苏进真想说句妈卖批,自己的女孩还不知道在哪哭泣,还jb带你去逛逛。

    “高江,带这二位四处看看,待会准备酒宴为二位接风洗尘。”

    话是客套话,语气就不是多么中听了。

    说罢作礼编了个借口出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