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领主 第五十六章某炎的套路
作者:七步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苏进感觉这语气当中好像有点门道,但具体的还得等待下文,毕竟很多事情自己并没有打探清楚,在帝都府还没有信息来源。

    “对,正事,正事。”田贡官好像有一些歉意,但随后又恢复到来之前的傲然态度。

    站起身,拿出一根镶金的卷轴,“苏家领领主苏进听令!”

    后者心里咯噔一下,莫不是帝都府那帮老家伙找自己的麻烦?

    起身单膝跪地,等待旨意。

    “苏进为苏寻之子,帝都府十年判定苏寻违抗军令以下犯上,经决议苏家三代不得从军不得从政,不允许公开讨论军事政事,并解除对苏家军的兵权!以上。”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父亲违抗军令,你他么哪只眼睛看到的?我苏家军近乎全军覆没守下北方要塞,你给我来这个!”

    苏进窜身起来死死揪住田贡官的衣领,怒目圆睁,顿时竟有杀气迸出。

    嗖!嗖!

    两发水箭突然射向苏进的手臂,后者抬起一掌,水箭崩碎,有些甚至直接化作水汽。

    “你,你……果然什么样的老子,什么样的小子,我可是帝都府命官,要是出了什么问题,小心你领主位子不保!”

    这家伙,苏进真是想一巴掌结果他算了,但蓝凌云的魔导杖已经指向自己,确实也不能蛮干。

    松开手,一把夺过卷轴,重新回到位子上端起茶杯喝上一口,就跟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行,我知道了,兵权之事暂且不说,毕竟原驻地离这里有着大半天的脚程,先说别的吧,卷轴上写的不甚清楚,田贡官既然拿着卷轴过来自然也是了解,就请田贡官解释一二。”

    语气不冷不热,丝毫没有方才的怒火,厅堂的田贡官和蓝凌云都有点摸不着头脑。

    莫不是刚才出现了幻觉?

    田贡官正了正衣领和皮制腰带,随后说道,“苏领主有何问题直说就是。”

    “我这个人不喜欢吵架,如果是说帝都府那群老家伙看不惯我父亲魔武双修还没有走火入魔,那我也能理解,但既然牵扯到我,还有我下一代,那我就要问问,不从军从政,我还有什么作为领主的权力?”

    苏进边说边敲点着桌子,眼神的余光留给了在一边得意的蓝凌云。

    刚才田贡官掏出卷轴的时候他就发现这丹凤眼就露出一种胜券在握的表情,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

    田贡官看看蓝凌云,又看看苏进,想了一会儿可能也是在组织语言。

    “苏领主依然是帝国承认的领主,享有每季度的俸禄,管理领土和子民,以及领土内的农事和商事,还有就是晶矿的开采,当然税收年贡照常。但是,不允许参与帝都府组织的领主间的军政讨论,也不允许参与帝都府内阁和将军的选拔。”

    苏进点点头,“很好,不错。”

    田贡官很疑惑,怎么这时候苏进竟然没有发脾气,脸上还有一丝微笑,好像这些霸王条款并没有施加在他身上一样。

    “就是说,除了进帝都府,其他的跟以前一样是吧?”苏进点桌子的劲大了些,声音也越发清晰。

    “大体上是这样,苏领主,你也清楚,这是帝都府内阁的决议,我只是转告而已,还请苏领主不要让我难做。”

    田贡官口气上无奈,表情可是张扬了许多。

    刚才你不是嚣张跋扈么,我说蓝少主神神秘秘拿的是什么,还要跟我过来一趟,原来是内阁的决议,蓝大领主也是放心这毛头小子来送卷轴,看来还是要送个信报个平安先。

    正想着,田贡官见苏进半天没有说话,又有点紧张,这可是苏家的地盘别这小领主失手把自己给办了,不对,蓝少主可是中级魔导士,肯定压他一头,刚才不就是那水箭救了自己么。

    苏进其实很烦,但知道蓝凌云肯定是有备而来,但却不清楚他为什么这么做,自己此前可是从来没见过他,没有什么过节,可以说自己穿越到这副身体上,还未跟千多里外的领地打过交道,更别说惹上别人了。

    等等,辽战领的少主!

    “苏领主,你可曾记得你有过一个婚约?”

    蓝凌云捋了捋头发,看着发尖不经意问道。

    苏进挑了挑眉毛,顿时明白了一些事。

    原来这套路还是跑不了。

    “怎么?难不成你这刚成年的小子都可以代表族人商讨婚约之事?”苏进反问道。

    所谓的正事恐怕才刚刚开始。

    “我可不可以不是你说了算,再说,这可是姐姐派我走一趟的,她要解了这婚约!”

    苏进之前就考虑过这破事,铃铛上次说了之后就一直堵在他心口,但领地内的事情又这么多,而且自己的修炼还不能耽搁,让他大老远跑一趟根本不值,还不如让这事随时间消逝。

    可现在,这辽战领竟然派了个十六七岁跟铃铛差不多大的小子跟自己商量。

    这也太看不起本少了!

    某炎被退婚还有女主和一帮宗门家族长老什么做陪衬,自己现在面对的就是个小子而已。

    本来想来个什么三年之约,五年之约,要么整一句莫欺少年穷,转念一琢磨,跟他较劲岂不是太中二了。

    “不好意思,现在我在跟田贡官谈年贡的国家之事,婚姻这等私事还是放放吧。”

    苏进全是彻底放下了怒气。

    因为,他感觉到这好像是个套。

    “田贡官,你继续说,我看看帝都府还给我剩下什么权力,要真是不用去那个地方也好,免得车马劳顿,在这里的日子也挺好,你们别干扰我,我也不去找你们的麻烦。”

    苏进一副妥协的样子,好像就么接受现实破罐破摔了。

    要知道,别的领主可是费尽心机要往帝都府里挤,尤其是内阁。

    内阁直属帝君,掌握帝国各方面的调度,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而且还有可能步入皇室,甚至可能让后代坐上帝君宝座。

    按制度上讲,圣天帝国是君主专制,而且是世袭,表面上看帝君的传承只是一脉,但是实际上内阁阁主是有机会被赐姓宇文,从而入皇室,若是有机缘有实力,登顶帝国也是可能的。

    最好的例子就是当今帝君宇文治,就是出身内阁,玄武一道登峰造极破例入选皇室。

    但苏进现在的态度却是属于吊儿郎当的状态了。

    “帝都府是不是太在意这个苏家了,怎么看也不想当年翻起过大风大浪的后代啊。”田贡官打量着,也不敢回话。

    因为旁边被无视的蓝凌云已经握紧魔导杖。

    “怎么,这都不行,那要不然……”

    “够了!苏进!这婚约你不得不解!”蓝凌云大喊道。

    苏进眯着眼,又喝了口茶,刚才嗓子用力过度,还有点痒,听他这么说反倒更加不慌不忙了,打开卷轴开始看起来。

    “田贡官,你怎么不说话?国家大事重要,要不先去库房看看,年贡之事不可耽误啊。”

    “这……”田贡官哪敢乱动,想起身又看见蓝凌云要爆发的样子,还是端起茶杯继续研究茶叶的成色。

    “苏进!你真的就不想入帝都府?”蓝凌云冷哼一声,好像抓到什么把柄。

    后者故作犹豫,眉头紧皱。

    蓝凌云见状,随后小声说道,“解了这婚约,我帮你废掉那个卷轴,而且帝都府不会找你麻烦。”

    哎呦我擦!

    苏进这下是真的方了。

    因为他还真的有点小瞧这蓝凌云的能量了。

    摆在眼前的东西和形势让他觉得,自己跟某炎的待遇还是不差上下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