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领主 第五十五章尊重你的态度
作者:七步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这就是苏进今天所有的礼节,在他看来跟一个小官浪费宝贵的修炼时间已经算可以的了。

    “实在搞不懂,那些领主怎么想的,今年的形势,呵,看看他们意识得到么。”

    苏进不是脑回路清奇突然装了一把,他有这个资本。

    今年帝都府绝对不会给自己穿小鞋,至于年贡官的耳旁风,只要自己这边年贡不出现什么问题,苏进有把握帝都府不会把自己怎么样。

    继续回到演武场操练,眼角的余光已经看到那个小眯眼带着随从闲逛似的靠近。

    “哦?来的还有硬手?”苏进感受到在那小眯眼身后有着毫不掩饰的元素波动,感觉上比自己强上很多。

    昨天斥候汇报的时候只说了几名武将而已,也没提魔导士的事啊,摸不清楚情况苏进也就静观其变。

    小眯眼逐渐靠上来,强笑着说,“苏领主,下……下官,失礼了。”

    苏进扭过头,看到小眯眼身后的年轻人露出身形,仔细一看。

    又一个伪娘。

    不对,上一个林子艾只是女扮男装,可面前这位铺面而来的娘气真是比这小眯眼擦指甲还要重。

    但那双经过化妆的丹凤眼却还是让苏进收了收吐槽的心思。

    因为苏进除了娘气还感受到了危险。

    “这家伙好像不是跟这年贡官不是一路的。”苏进暗想着,点头也算应了小眯眼不情愿的道歉。

    “二位可以随便看看,年贡之事昨日已经清算完毕,时间上还有很多空余,若是车马劳顿,偏房也收拾好,招仆人服侍便是。”

    小眯眼没想到这苏进这么轻松就放下架子,只是说完之后继续指挥家丁的修炼。

    车马劳顿肯定有一些,但这还是上午歇息还谈不上,便看着这风格迥异的演武场。

    外圈是清理出来的跑道,内圈有打坐区,有对练区,还有各种小眯眼看不懂的器材,但家丁们的汗水告诉他这些都不是花架子。

    丹凤眼见苏进没有注意自己的意思,眉头皱了下,随后又恢复原状,“哼,也对,书呆子而已,哪里懂魔导士,怕是连自己这身衣服都没见过吧。”

    但随后苏进亲自指导一小队家丁配合战术时,丹凤眼看得却很入迷。

    “兵术!父亲大人他们钻研的兵术!”丹凤眼有点激动,没想到这一趟还能看见兵术。

    丹凤眼是比较传统的魔导士,走的也是传统的路子,领地家族内的发掘出他的天赋后,大量资源直接堆出来等阶而已。

    早说以前合家族资源不是特别多的时候,魔导士一般是还要跟随玄武士各处冒险寻求稀有修炼资源,当中也有一些危险性。

    现在很多大家族都底蕴丰厚,把魔导士养起来也不成问题,丹凤眼就是这批魔导士的典型代表,因为卡在中级魔导士上不去了。

    他的天赋也算比较不错的了,十一岁觉醒元素感知能力,到十三岁就突破中级魔导士了,甚至比同龄人快了很多,但也就在这中级魔导士硬生生卡上了三年。

    水系的魔导术他也就停在水箭术上不去了。

    苏进是没看出来,至于说丹凤眼那套衣服,他也看到了,徽章亮出来一瞬间他就懂了,只不过想看看这丹凤眼有什么动作,尤其是想知道这不在编制里的魔导士到底什么来头。

    可能经常在官场上混,年贡官还是懂得察言观色的。

    毕竟,他来除了收年贡还有别的事,但不归他管而已。

    “苏领主,哈哈,方才多有冒犯,我介绍一下,这位是辽战领少主,蓝凌云,水系中级魔导士,下官田某。”

    官场规矩介绍自己,只说姓氏,不说名字,而介绍贵族,大家族子弟都是全名。

    苏进一下子提起了兴趣,辽战领貌似名义上还有自己一个未婚妻。

    “蓝公子,幸会幸会。”苏进拱了拱手,对方也还礼,其实苏进很想吐槽他起了个这么硬气的名字,竟然浑身透出一股娇柔之气。

    “苏领主还通兵术?”蓝凌云看着那被分成一个个小队的家丁问道。

    “略懂而已。”

    “我看不然,那几个家丁应该都是武者级的玄武士,可他们现在的配合勉强迎战一名武将而不轻易落败差不多可以做到。”

    苏进一挑眉毛,这比自己小一些的少年看得懂现代战术配合?

    “对对对,苏领主果真年纪轻轻可以当上领主,就是有着过人之处啊。”年贡官附和道。

    现在他是谁都惹不起。

    本来他就是准备从帝都府出发,想早早把苏家领的年贡收上来然后回去继续奢靡的生活,花柳街的水灵姑娘都等着他呢。

    谁知道,刚准备上马车,这小祖宗就跟上来。

    蓝凌云别看只有十六,论起天赋可是比苏进都强上一些,真说的话,可以参考某炎的设定,虽然属于天才失意的那一类,但人家的地位可是在那的。

    帝国为数不多的武皇之一就出自辽战领,现任帝军大将,他儿子是辽战领领主,而孙子就是这蓝凌云了。

    而且跟大皇子的关系还不错。

    试问谁敢惹?

    反正这小祖宗要上车,自己是说不出来半个不字,并且还不让自己通知辽战领领主,说是就跟收一回年贡。

    级别差太多,田年贡官只能把马车让出来,自己骑马,这么几天愣是甩掉了几斤肥肉,但又不敢抱怨,也没敢问跟过来到底要干什么。

    这要是一发水箭飞过来,没有什么修炼底子的他可经受不住。

    苏进笑了笑,暂且不去猜这辽战领少主来的目的,之后自然会说,正事他估计还是年贡之事罢了。

    “田贡官,蓝公子,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还是到议事堂稍作歇息,喝些茶水。”

    田贡官点点头,还看了看蓝凌云的意思。

    “也好。”

    转坐议事堂,苏进吩咐陪侍丫头上了抹茶乡的“甜茶”,带回来一些之后苏进就再没用过鬃毛牙刷了,临睡之前喝一杯,早晨起来喝一杯,毫无口臭。

    田贡官接过青花瓷杯,先闻了闻白气,后看了看浮在水面上还未吸水张开的叶片,最后抿了一口。

    苏进对这方面研究不是多深,不论是以前还是现在,对他来说,有效等于享受,要不是这茶有清洁口腔的作用,他也不会喝,还不如白开水解渴。

    但看这墙头草似的田贡官很认真地品茶,苏进就没开话头,心里想着,这家伙难不成还可以品出花来?

    “清苦而不涩,久香而不散,苦后而回甜,好,好茶。”

    每喝一口就转一下,保证每一口茶都是最靠近茶杯水面的,也就是最新鲜的。

    “苦水而已,好字用的过了。”蓝凌云直接喝了口皱眉道。

    “怎么,蓝公子,我对茶不是有什么研究,愿听君言。”苏进说道。

    “家父也喜欢喝茶,说有平心静气之功效,而我从来没有这种感觉,还不如一颗静心散。”

    “蓝少主,这我可要说说,茶这个东西得品,我们这些四五十的中年之人怕才能初入此道……”

    苏进听得仔细,平时碰上专心某一项事物的人还是挺少的,而且都是有智慧有想法的人,他都是比较尊重的。

    所以就算苏进开始的时候对这个年贡官不待见,但他尊重田贡官的态度,所以频频点头,这方面的文化其实也可以发展发展,领地里也没见有什么好苗子可以扶植一下。

    蓝凌云倒是一脸无趣,不评论,但没有什么好脸色。

    “田贡官,别忘了你的正事,除了年贡可还有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