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领主 第五十四章你跟我讲身份?
作者:七步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你们很多人也知道,我苏家领最强的军队已经解散,当初的强者所剩无几,但,我苏家军威名犹在,重整旗鼓之日不会远!”

    “你们,是我最相信的一批人,不管是内院和外院,你们从今天起要忘记自己是一名家丁,是一名仆人。”

    “记住,你们其中以后就有苏家军的成员,要让林家领看看,让帝都府看看,我苏家领没有孬种!”

    “都给我好好准备苏林两领的大比,表现出色者,直接入苏家军军籍!”

    苏进说罢,底下人尽管群情激奋,但没有一个人接茬,没有一个人交头接耳。

    纪律!

    “有没有信心?”

    苏府响彻一片。

    有!

    两百多号人让这府邸内外抖了抖。

    就算是扫地煮饭的普通家仆听到后都莫名的热血沸腾。

    昨天刚到的歇脚斥候还想睡上一会回笼觉再去接年贡官,谁知道好梦被这吼声生生打断,吓得他还以为要打仗一般。

    立马穿戴整齐出门观望,这才看见,苏进吹着哨子,带着家丁练习着齐步走。

    每一次踏步都仿佛踏在自己的心脏上,让几百米外的自己喘不过气来。

    “立正!”

    “向右看齐!”

    “左右散开,复习各自武技!”

    每一次哨声入耳都对应一次命令,家丁们,暂时姑且这么称呼吧,他们从最开始地懒懒散散吊儿郎当,到现在令下即出,每一次的教鞭抽打都告诫他们,要服从命令!

    苏进清楚地知道各方领主拥有一定的兵权,修炼者当前实际上也是一种争夺资源的工具和手段,至于说什么修得长生,抱歉,帝国的发展不需要什么修得长生。

    只要不引起战乱纷争,帝国不会去管那些高级修炼者,话又说回来,帝国最强的玄武士和魔导士,一个武皇一个白帽大魔导,一个是帝军大将一个是帝师,底下的如果有更强的只是在传说中而已。

    所以说,修炼仍然是在为大集体服务,虽然大陆上也有很多宗门,但说白了也就是大型民营企业,帝都府一句话就可以决定其生死,大家都是为了修炼资源而已,帝国求不断发展,修炼者求更好的资源,互相需求而已。

    短期内苏进是没有好办法,让手下所有人取得玄武一途的长足突破,但整体上是可以的。

    大比之上有个人战也有团队战,重点训练有天赋之人,小六高江阿木阿铭之类,整体训练各个小队的团队性纪律性。

    为苏家军的恢复打基础。

    挑了一批人换上迎宾装,苏进自己回房也重新洗漱一番,让铃铛帮忙整理了下仪表。

    “少爷,不像以前那般柔弱呢。”铃铛打趣道。

    苏进对着铜镜左右看了看发髻的位置,随后笑着说,“要不晚上让丫头试试我有多男人?”

    “少爷净说笑,快些迎那年贡官吧!”

    “急个什么,他的斥候还没过来通报,再说真论身份,我们这些领主本来就不该去迎他的。”苏进不屑道。

    铃铛一顿,其实她对苏进这种对身份等级的看法一直都不是多赞同,从小苏母对苏进的教育一直不算多,反而对铃铛这丫头挺关注。

    用一句话来形容,基本是要把铃铛养成儿媳,但老领主一直对这不感冒,反而是把苏进早早和辽战领挂了勾。

    但铃铛就算心里有些不太舒服,表面上是看不出来的。

    “对了,今天放你一天假,许你带着香怡和淼儿到街上转转,别跑远就行。”

    “那府里……”

    “好生休息放松放松,年贡之事我自己会处理好的。”

    见苏进坚持,铃铛知道多说也没用,事实上自己的身体应该撑不起这种长时间的社交。

    公关场合,上一次迎年贡官铃铛在一旁侍奉,一天大部分时间都在站着,现在刚刚过例假,腰上也才刚好,心里勉强有个说得过去的理由说服自己。

    “那少爷还是要按规矩行事,不可莽撞。”

    苏进最后正了正腰带,佩戴好挂饰,随之说道,“我自有分寸,你啊,就陪着那两个小孩就好,她俩一个做事一个修炼,别丢了孩子气,该玩就玩。”

    絮叨一会儿,苏进正装出门。

    圣天帝国对各阶层的服饰是有一定要求的,像苏进这种三级领主最有区别的就是腰带和帽子了。

    腰带和帽子是帝都府派发的,什么级别就戴什么样的腰带和帽子,大讲特讲怕是几千字过去了,简单来说苏进的腰带是高级丝绸可以少量生产,而一级领主的腰带是皮质的而且都是魔兽的皮革,具有不可复制性。

    帽子方面,苏进戴的是水晶装饰的,而一级领主的则是可以辅助修炼的高级元晶。

    这不,从高头大马上下来的年贡官甩了下衣服的摆尾,好像有点不高兴苏进没有附和在自己周围。

    “苏领主何在?”

    今年的年贡官很胖,脸上油光发亮,小眯眼跟没睁开一样,手上拿着一个小本子也不知道用来做什么。

    苏进站在门口的石狮子面前端详着雕刻师的手艺,似乎在那威武的模样中感受到了雕刻师的用心。

    “苏领主,何在?”

    年贡官提了提名贵的魔兽皮带,不耐烦地问道。

    高江在旁边也不清楚苏进要干什么,只好打马虎眼,“大人,领主可能刚刚伤好,所以……”

    “这里有你说话的份?”

    小眯眼冷哼一声抬手看了看自己的指甲,还用随身的手绢擦拭一番。

    苏进看完狮子,又来到苏府大门边的守卫面前。

    “嗯,站的不错,你们两个可是我苏府的门面,要让别人感觉到敬畏,而不是害怕,所以表情别这么凶神恶煞,你们的职责不是攻击敌人而是做好苏府的脸面,要让别人清楚我苏府不是弱者!”

    “听到没有?”

    苏进猛地提高声音,身后不远处随着年贡官的仆从也不窃窃私语讨论着苏进的无礼了,而是把视线都集中在了前者身上。

    两个守卫站的更直了,紧紧锁在一起眉头也放开,表情庄严肃穆,胸膛挺起,仿佛浑身有一股正气。

    “听到了!”

    苏进点点头,拍了拍两人的肩膀,随后转过身,双手背在身后,一步一步走下台阶,在距离年贡官三步的距离停下了。

    “年贡官,何在?”

    这一声苏进问的理直气壮。

    “你!”

    小眯眼指着面前这个二十不到的小领主,气不打一处来,不出来迎接,还在这里对着下人乱七八糟地说了一通,竟然把自己晾在一边,简直不通礼节。

    苏进面不改色继续逼问,“圣天帝国律法中好像没有领主要给年贡官行礼一项吧?”

    “这……”

    苏进冷笑一声,看着这小眯眼还想狡辩干脆堵住他的嘴,“按身份等级你不过是帝都府几百年贡官中的一个,而我掌管一方土地,君主长官,你怕是最后一级吧?”

    “我……”

    “年贡今年已经齐了,顺便还可以补上前几年欠下的。”说完苏进就招呼比自己先出来的那帮家丁回府了。

    剩下小眯眼在风中凌乱。

    “你这家伙!回去我定要参你一本!”

    “滚过去道歉!”

    小眯眼身后突然多出来一个冰冷的声音。

    原来这年贡官后面还有一辆马车,上面下来一男子,生的一双丹凤眼,瞳孔细小,刘海遮住左眼,穿的竟然是魔导士专有服饰,胸口有一枚银色的徽章烨烨生辉。

    中级魔导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