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领主 第五十一章穷!
作者:七步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阿木很奇怪,刚才明明听到一个人下来,但前面的脚步声让他不敢相信这是一个人。

    从声音判断,对方就在前面绕圈,不停地跑动,速度远在自己之上,起初阿木不敢乱动,但旁边的阿铭站起身,也没有引起前面之人的注意。

    阿木小心站起来,调整身位,顺着墙壁绕到靠近门口的位置。

    这下库房内,阿铭在最里面,阿木在最外面,黑影围着石台不停地转圈,速度快到都有阵阵风吹过。

    阿铭很想睁开眼睛,但苏进吩咐的时候,说的特别严重,如果睁开眼睛,不能保证是否可以第二天站着出来。

    所以他强忍着本能,仔细分辨对手的位置。

    而最后的结果就是一个圈,根本无法确定具置。

    这就是苏进说的异动?

    阿铭一步一步靠近,阿木同时逼近,谁曾想越靠近对手,这家伙的身法越快,最后两步的距离,阿木甚至感觉自己的头发都被风吹了起来。

    “上!”

    阿铭一拳逆着黑影跑的方向打出。

    砰!

    一声肋骨断裂的声音很清脆。

    两个身体同时飞出,阿铭还是没有挡不住这种速度产生的力量,把对方打飞的同时自己也横摔出去。

    飞叶刺!

    阿木闪身扣住腾空的黑影,两刀一手一腿。

    啊!

    怪物!怪物!

    黑影想要站起来继续跑,却因为无法保持平衡,倒在地上不停地抽搐,叫喊着。

    阿木阿铭这才终于扣住黑影。

    直到门开之后,道道光线让他俩感受到,眼睛才睁开。

    过的很慢,也很快。

    “带到审讯室,记住别回头看。”苏进说着,一把蒙汗药堵进还在自言自语的黑影。

    其实苏进只是在进行一场赌博而已。

    他并不能保证这个人昨晚肯定行动,但如果他是盗贼,绝对不能再拖下去。

    苏家领实力不强,苏府的防备手段也不是特别充分,如果拖到年贡官把这蛇蛋取走,那就机会渺茫了。

    年贡官的标准配置是几个高级别武师和一名初级或者中级魔导士,这可不是一名武者或者武师可以对抗的。

    黑爷自己也清楚,所以他还是动手了。

    幻瓮阵只能诱导里面的人,并不能产生杀伤,自己伤还没好透,高江已经开始忙火麦之事,苏进只能派内院的两个小头头阿木阿铭进去进一步补充幻瓮阵。

    阿木阿铭不断逼近的过程中,在黑爷的视线里会变成巨大丑陋的怪物,超负荷的奔跑最后还是会耗尽力气。

    苏进定了定神,重新看着这出自自己之手的幻瓮阵,仍然感觉头皮发麻,几个水球弄花了墙上的地上的图案,这才心里舒服了一些。

    “这个还得改进一下,父亲大人的想法很好,但是敌我不分……”

    这天苏府上下都是忙忙碌碌,帝都府的人向来都是看中门面的虽然只是个年贡官,但终归是一条领地和中央地区的联系人,说上好话自然好,说不上也就算了,但不能被说坏话是真的。

    这次也不知道这年贡官是个什么样的人,帝都府的规矩是一年一换年贡官,不是说换人,而是收年贡的地方。

    不会说这个年贡官年年都去同一个地方,这样的话,确实会出现偷税漏税的可能。

    其实就算这样,每年年贡官从中捞到的油水就不少,给钱的还好点,苏家领这样的估计也就给点钱,要是比较有底子的领地,那都是用元晶办事。

    可惜苏家领并没有开采出晶脉,除了高价交易的少量元晶,就没什么库存。

    所以,年贡官每年最不愿意去的地方一是偏远的深山老林,二就是苏家领。

    一个字,就是穷。

    别看苏进现在没什么感觉,那是没有对比,不说别的,苏进现在出门苏府能提供的最高规格是四匹马驾的车,车里大概可以坐上六个人,隔壁林家领就可以拿出来六匹马驾的车,车里可以坐八个人。

    倒不是说苏进驾不起这样的车,而是帝都府定死了规矩,这种出行规格跟每年的年贡质量挂钩。

    今年苏进是不打算把这项放在日程里,火麦的种植还不一定出什么问题,自己还得盯着,强行掏空积蓄去买帝都府的重视是不现实的。

    而且核心问题还是拳头大小,苏家军解散是老领主的一大败笔,苏进也不清楚为什么当初父亲要这么做,当年苏家军在边防上就是幻澜帝国的军师也是有一丝忌惮的。

    红帽魔导士,武将级魔导士,甚至老领主都是摸到武皇门槛的存在。

    然而当年的隘谷之战,打的山石崩裂覆灭了苏家军的主力,活下来的很少,苏进了解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后来苏家军就沉寂下去,只剩下苏家领的常规边界守卫而已,没什么大事也用不上他们。

    现在领地内确实拿不出来什么好手,像小六高江这样的毕竟是少数,所以苏进这次还是得忍,顺他帝都府一回。

    给苏进半年时间,他敢保证整个苏家领将会完全不一样!

    安排仆人把府里内外都好好收拾一下,尤其是改造好的演武场和魔修堂,演武场增添的各种器材苏进保证是这个世界,不对,应该说这圣天帝国所没有的。

    单双杠,吊环,哑铃等等,都是当地融合的特殊金属打造的,顺带着给胡铁乡的打铁业注入了一些新技术。

    家丁们还是每天正常修炼,外院的家丁过了定期的考核之后就可以找一名内院家丁带着学习对应的武技。

    虽然苏进可以提供更多的花样繁多的武技,可后来考虑到团队配合问题,最终还是延缓了还是这个想法。

    达到一定实力,花样的招式才能体现出来效果,都是一群刚刚武者阶级的玄武士还是好好打基础吧,就算是小六高江每天还是跟苏进一个点起床训练,演武场上最先出现的身影绝对是他们三个。

    魔修堂这边目前还只是淼儿一个女孩子而已,没办法,魔导士本身就是稀有资源,就算是专门培养的领地也不会超过二十,很难形成规模,唯一有资本形成规模的就是帝都府了。

    数百高级魔导士,几十红帽魔导士在黑帽,白帽魔导士的领导下的军团拿出去,随便一个大型魔导阵法,分分钟劈山碎石,甚至呼风唤雨也不在话下。

    苏进急,但又不急。

    急的是这几年如果真的和幻澜帝国撕破脸,那就是全面征兵的时代,届时那就是真正的丛林法则,强者在战场上那就是大爷,要什么有什么,弱者就算躲起来瑟瑟发抖那都是被揪出来斩首的命。

    那个时候苏进得拿出来一把足以对抗锋芒的尖刀才行。

    现在仅仅是才有一个刀把,甚至说,刀把都还没做好。

    “得加快速度了。”苏进说着,最后一遍检查苏府今年税收的账目确保万无一失,多一点少一点对苏府对子民都不是好事。

    产量一般,溪凤乡几万斤的发芽水谷酿的酒也窖藏,听那大说水谷酿酒虽然费原料但是出酒特别快,在年贡官来这几天出窖大部分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剩下的苏进也没催,真来不及的就被苏府收购而已,这贴上的苏百柔标签也算是苏进带来的第一种明面上的商标意识吧。

    “少爷,那盗贼醒了。”阿木通报说道。

    苏进放下账目揉揉眼睛,点点头,示意知道后喝口茶,勾选了一些账本上的条目才跟阿木去了审讯室。

    “你跑快点,赶紧去把这瓶药水滴在那个盗贼眼睛里。”苏进掏出来一个黑色的小瓶子递到后者手里。

    “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