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领主 第五十章跑!
作者:七步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为了熟悉这个世界,或者证明会不会第二天醒来回到现实,苏进验证了很长时间。

    如果是梦境,那么所有的焦点都会聚集到自己身上,所有的人和事都会围绕着自己,就跟里的主角一样。

    但看看灵田里为了生活而劳作的子民,内院里为了开春的大比而苦修的家丁,魔修堂里为了给父母争光的淼儿,为了弟弟的林子艾,为了手艺的花老头。

    最后,看看自己,世界的中心其实并不在自己身上,可能有一股不可抗拒的的力量在书写自己的种种思考,世界的走向,但自己同样可以!

    “就让我看看究竟有没有这种力量!”

    站起身,大步走出房门。

    这一刻,苏进才正式承认,自己属于这里。

    入夜,苏府库房内,阿铭和阿木分别坐在一个阵点上,身后就是苏进之前画的似人非人的图案。

    两人都不睁眼,苏进吩咐过,进了库房,关门之后绝对不能再睁开眼睛,如果有什么异动,不用犹豫直接动手拿下。

    但苏进并没有说所谓的异动究竟是什么,这就靠两人去猜去感觉。

    今夜刚好是新月,没有真正的月光,就算天空晴朗无云,地面上能看清的事物也是有限。

    这间单独被装修的库房里被苏进放有夜光石,所以还算看的清楚,而阿木阿铭所在的位置刚刚是整间库房里最暗的部分。

    因为就那两个角被涂上了黑漆,两人也都是穿的黑衣服,加上这么些天苦修,风吹日晒的肤色都很深,所以乍一看是很难分辨出来这间库房里还坐着两个人。

    阿木口里念念有词却没有发出声音,想来是清脉诀,从拿到这功法之后,只要是空闲时间他都会念上几遍同时运行丹田之内的元气。

    这也是短期内让飞叶刺达到小成之境的法门。

    而阿铭则是随着呼吸,绷紧全身的肌肉后,又逐渐放松,周而复始。

    相对而言苏进交给他的达摩息更为简单,没有复杂的口诀和元气运行路线,只需要肌肉配合呼吸即可,但需要的是每一次都得充分活动开每一块肌肉,否则该次就作废。

    毕竟四象拳需要的是不能间断的元气输出,肌肉的负荷是相当之大。

    二人默默地复习各自的功法,不出声却也注意着整个库房的动静。

    前半夜无事,过了午夜之后,阿木就悄悄拿出一个黑色的小机关抬手射向天窗边并黏在了上面。

    不能睁眼,阿木阿铭其实也不清楚这库房里面到底有什么,自然也就看不到不远处的石台,以及上面放的七彩蛋。

    约莫又过了一个时辰,一阵夜莺的叫声从天窗附近掠过,二人纷纷竖起耳朵,等附近完全安静下来才继续自己的功法。

    可他们没看到,天窗已经打开,或者说已经被拆下来,就剩下一个方正的缺口而已。

    一只带有铁爪的细绳慢慢从缺口里露出来,并垂直落下,速度刚开始很慢,可能是试探,随后慢慢加快,停在七彩蛋上方几寸的地方。

    铁爪逐渐展开对准七彩蛋抓下去,其实速度挺慢了,但接触到石台的一瞬还是有轻微的磕碰声。

    嗖嗖嗖!

    一连串的铁针平行着向周围射去。

    黏在天窗边的机关发动了,而且铁爪的掉落声还提醒附近的人,绳子断了。

    阿木没有站起来,仍然在听着天窗的异动。

    而这次好长时间都没有动静。

    阿木这才清楚刚才的夜莺叫唤分明是吸引他们的注意,从而打开了天窗。

    如果这么说,里外的人岂不是都知道了对方的存在?

    不,阿木想了想,仅仅是机关发动,外面的人最多怀疑有人但仍然无法确定,下一次试探肯定还会出现。

    可能是印证阿木的想法,又一支铁爪垂落下来,但在半空并没有下来,随后一个全身裹在黑衣里的人倒着身子从天窗露出了头。

    观察了整间屋子,因为有光源在视线之内没有什么埋伏。

    除了两个角落,但黑影并没有过多怀疑,毕竟那两个角落没有任何遮挡,真有人的话自己还是可以分辨出来的。

    因为有机关的威慑,黑影并没有贸然顺着绳子爬下去,而是检查库房里每一处墙面。

    入眼都是古怪的图案符号什么的,之前也都是看着地面的,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领主在里面随便画着些什么,但并没有完全看清楚墙面上的。

    垂在半空,扫视四周,黑影突然身体抽搐一下。

    向下滑落一段距离又猛地停住。

    在半空中摇摇晃晃,天窗固定的位置也传出来吱吱的响声,声音不大,但阿木阿铭二人却听得实实在在。

    二人还是没动,他们看不到的情况下,无法确定对方的具体位置是不能出手的。

    黑影使劲的摇着脑袋随后又睁开眼。

    视线之中的古怪图案仿佛活了起来,三个身体巨大扭曲的怪物张牙舞爪地逼近自己。

    而且周围已然不是一间库房,而变成了一个丛林,树木都是黑色的,虽然是夜间却可以看清那些怪物的样子。

    只有头没有鼻子,眼睛有的占了半边脸,有的长在了嘴巴底下,有一个嘴巴竖着占据了鼻子的位置。

    黑影绕着丛林疯狂跑着,路上的残影甚至连成一线,他相信自己的速度够快,因为自从他出生后会跑步的时候,周围就没有人能跑的过他。

    但是没有人认可他,没有人认为一个人跑的这么快有什么用,父母都是老农,天天给他的只有繁重的农活。

    他去从军,但军队认为他太小,他去苏府应征家丁,但举不起来百斤的石头,他还想当个车夫,但始终驾驭不住马儿。

    他不想从农,他不想过着年复一年的苦日子。

    最后他偷了驿馆的钱跑了,别人骑马追都没有追上。

    他有了自信,自己拿别人东西别人却抓不住自己,轻而易举就可以过上衣食不愁的生活。

    厚葬了父母后就更加潇洒自在,几月下一次手,专挑大户人家,时间长了也渐渐在苏家领混出了名堂,尽管明面上说不出来,但盗这一行在苏家领被这个人统一了。

    江湖人称,黑爷,被盗贼敬为同行的扛把子。

    今天是他胆子最大的时候,黑市销赃要一枚七彩蛇胆,价码已经提到五万金币。

    对黑爷来说,钱早已经没了概念,但这是彻底奠定他为盗之首的契机。

    换句话说,拿到这枚蛇蛋,那就是在盗途达到一个新的巅峰。

    再加上几个大手都知道蛇蛋在苏进手上,监视了很长时间,而且很多都是胆大地白天混进去。

    不过内院家丁的威慑以及围墙的层层陷阱还是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黑爷动了,数天半夜的踩点,加上对苏进的了解,他清楚这苏府还是没有一个人追的上他,就算是那个高管事都没这个本事。

    然而现在,黑爷感觉自己完全没有摆脱身后三个怪物的追捕。

    不时的黑色液体从怪物嘴巴里喷射而出,黑爷左右腾挪却不能完全躲开,碰上的地方都被腐蚀得冒烟。

    咬牙坚持,黑爷不留余力得奔跑,身旁的丛林早就看不清是什么样子,但背后的巨大脚步声却始终没有变小。

    就在快要没有力气时,黑爷看到了亮光,丛林尽头?出口?

    这些都不重要,只要可以摆脱身后的怪物,摆脱这无尽的丛林就行。

    跑,黑爷心里只剩下这一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