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领主 第四十九章不能再演下去了
作者:七步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少爷,我这看不见,腰上是不是肿了?”铃铛趴在,了上衣,了,露出有些发青的后腰。

    苏进找了个干净的小罐子,用魔导杖点了个火苗,在罐子里燎了几下,就把罐子口贴在铃铛的后腰上。

    “丫头,要是感觉太疼就说。”这种比较小的磕磕碰碰还有扭伤,苏进还是喜欢用所谓的土办法解决。

    虽然用药也可以,但是药三分毒的道理他也清楚,最后无非还是清除淤血而已。

    拔火罐苏进前世在野外也用过,也是在那里练出来的,这次用在铃铛身上还是很小心的,怕她皮下血管,还用银针刺破了几个附近的穴位,刚好都在罐子的覆盖范围之内。

    “少爷,感觉有东西在吸那里。”铃铛还是第一次感受拔火罐,有点紧张,看到苏进很有把握的样子,就安静了,可慢慢的,一种吸力从罐子里传来。

    苏进连忙观察罐子的边沿,“丫头,除了一个,特别疼吗?”

    铃铛摇摇头,“那倒没有,就是怪怪的,好像没有之前那么疼了,而且有什么东西流出来。”

    苏进呼了口气,还在正常情况之内,因为比较靠近子宫附近,罐子里面的空气没有消耗的特别多,所以产生的吸力不是特别强,就这也怕出了什么不可控的情况。

    等了好一会,苏进拔下罐子,后腰上明显一块圆形的红色痕迹,用开水烫过的毛巾擦了擦血污,淤血被吸出来不少,没给铃铛看,怕吓着她。

    处理好之后才叫香怡把饭菜端上来吃饭。

    “少爷,你这法子很神奇,现在就没什么感觉了,比那跌打膏都好。”铃铛活动了下纤细的腰肢,夸赞道。

    “别说了,你没事就好,都不是小孩子了,摔一下都得注意,可不能烙下病根。”苏进没让铃铛动,自己把桌子收拾干净。

    “知道了。”

    苏进上午尝试初级犬牙才注意到,自己的恢复能力似乎在吸收水妖精之后变得强些,这几天就好的七七八八了,除了冰炎掌这种复合型的技能不能用,其他的勉强可以凑合着使。

    但身法还是暂时被限制住了,苏进感觉自己的下肢还不是特别灵活,暂时不敢尝试踏叶。

    “等好全了,这身法得往上提一提。”嘀咕了一声,苏进接过账房的活。

    之前给铃铛派了两个丫头打下手,帮忙整理上报的数据,这两天铃铛例假来的少,这下腰闪了,今天的忙活苏进就接下。

    各种密密麻麻的数字,在苏进眼里基本和一个个熟人差不多,谁加谁减一眼便知,都是从一堆实验数据中混出来的,在苏进看来就是普通技能而已。

    而在身后两个丫头看来那就是近乎神技,笔尖飞速转动,一个个账目被清算出来,不出一个时辰基本搞定。

    “唉,这么长时间没做这种事,还有点生疏了。”苏进放下铅笔,看着最后一个税收的数据,有点惊喜。

    “你们两个赶紧去叫六管事。”苏进对这个乡印象不是特别深,得确认一下。

    不出一刻钟,小六满头大汗地回来,这几天训练内外院家丁,加上自己的修炼,也算是起早贪黑。

    “少爷。”

    苏进点着画圈的那个乡,“小六,你看看这个乡你认识不?”

    小六点点头,“在西南边边界附近,有点远。”

    “西南边界,那里不是跟血鹰领接壤的地方吗?没记错的话,那里的农产不怎么样,怎么今年减免一半还能收上来这么多。”苏进想着,有点起疑。

    这西南边界的乡少说也多交了一两万斤,本身那个乡的灵田就不肥沃,而且技术比苏府附近的乡差了太多。

    “小六,你派几个人去查查这个乡怎么比往年多交这么多粮税。”苏进说道。

    小六领命下去,又被苏进叫住。

    “对了,把阿木阿铭叫过来。”

    苏进暂时不准备彻查,事情总分得个轻重缓急。

    等了一会,长臂猿和大胸哥并排进屋,那一瞬间,谁也不想在进门的时候落在后面。

    苏进看在眼里,等这俩站定,他用铅笔敲着桌子,好一会,大胸哥稍微放松了下肩膀。

    说时迟那时快,一水一火,弹射向阿铭,正攻后者胸口。

    速度太快,阿铭来不及提气阻挡,只得抬起手臂。

    阿木闪身上前,匕首舞动间,水弹火球纷纷击碎。

    苏进没停下,继续催动水火元素,源源不断的水弹火球从魔导杖前端飞射而出。

    “让开!”

    阿铭站稳身形,拨开面前的阿木,双臂肌肉猛然绷紧,看似缓慢地迎接飞射而来的水弹火球。

    但苏进的攻击没有接触到后者的拳面就已经被打散,而且这一来一往的双拳刚刚接住苏进的所有攻击,就像阿铭用双拳结成一张护盾一般。

    苏进眯着眼睛,盘算着自己剩余的精神,随后挥动魔导杖。

    覆盖整个身体的水箭爆射而出。

    阿铭后撤一步,瞬间加快了拳速,但仍然抵挡不住。

    眼看着几根水箭突破四象拳的防御而阿铭的。

    叮!

    “继续!”

    苏进眼前一亮,“这速度很踏尘之境差不多了。”

    叮叮声接连不断,阿铭阻挡着大部分攻击,阿木解决漏网之鱼,配合很好,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阿铭肩膀上衣服的裂口。

    “好!”

    苏进停下试探,赞叹一声。

    “观头首可察兵士,这段时间做得不错,四象拳和飞叶刺你们两个已经小成,底下的人肯定不会差,今天交给你们俩一个任务,你们听好……”

    阿木阿铭出来之后直接就去了库房那个房间,搞不懂自家少爷怎么想的,训练家丁这种事都被放下来,叫自己两人在这等,也不清楚是等什么。

    后天就是年贡官过来的日子,府里还有很多事情做,但苏进一直无法放心下来。

    那个黑影到底是谁,速度快到出现残影的地步,苏进很头疼,也发觉自身的无力。

    领主之位,问题就这么棘手。

    苏进按了按额头,“什么里的甩手掌柜,都是假的。”

    其实他也比较想念前世的生活。

    说起来也很无奈,记不得前世的名字,只记得前世的种种生活,没有什么朋友,尤其是过上了实验室的日子后,苏进就再也没有真正的知己了,周围都是忙忙碌碌的研究员,高额的薪水,恣意的生活,没有任何人管,只要完成需要的研究任务。

    那时候苏进就已经是这群人的头头了,但他更,没有人知道他住在哪里,有什么家人,甚至于基本没人知道他叫什么,都叫他头儿而已。

    研究到短途时空穿越后,他这样的生活就被打断了,为了获取灵感他没事就去看看网络中的各种脑洞,而后一一验证,事实证明那些仅仅只是脑洞罢了。

    可是他手底下的研究员很痴迷,相信着在自己世界的附近存在着另一个温柔乡,想干什么干什么。

    苏进只相信现实,可能性终究是可能性,排除所有可能剩下的真理事实上还是一个可能而已。

    直到他现在坐在这个本不熟悉的椅子上,才意识到,自己不能再演下去。

    “唉,真的要接受现实了。”苏进落笔点出了一个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