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领主 第四十八章苏师父的日常教学
作者:七步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苏进还以为自己眼花了,原来存在这种操作。

    前世苏进所认知到的还是一帮黑人中的飞人不过百米八秒多。

    而在这个世界,苏进感觉自己的速度已经达到了百米七秒这里,当然这是几部之内的爆发速度而已,也没有具体的仪器测量他也是估计着。

    但是这种动一动,残影都能出来的苏进目前还是第一次见,大致上这需要那个黑影在零点零五秒内离开天窗那个位置,就当是他移动了一米没有跑远,那也是百米五秒。

    暗自乍舌于这个世界人的潜能,以及修炼给人带来的突破极限的强大作用。

    抛开这些个想法,苏进现在已经基本确定这黑影的目的。

    现在的任务就是怎么把他骗进来。

    要是仅仅是斥候,苏进倒还犯难,斥候不会特别深入的,但如果是独行侠,那就好说,噱头做足就不怕他不进来。

    十二天星阵没多少人见过,苏进能这么快入手一是前世是搞研究的,二就是有书呆子的知识打底。

    不过他疑惑的就是,为什么也把这种阵法也写进魔武技中,书呆子的记忆库里也有一些小型阵法的书,都是成套成套的,全是古文,奈何苏进看不懂多少,而且功能性也不是多强,反观这十二天星阵,笔记上说是父亲在战场上夜观天星所创。

    现在苏进看着,初级篇还都算简单,最重要的是见效快,布置简单,很符合战场上的需求。

    在库房顶部中心安上一块夜光石,加上月光里面也算看的清楚,中间临时建的石台中央有一个挺小的凹槽,大概可以放进一个鸡蛋。

    苏进看着时间,见天台看不见月亮才把七彩蛋拿出来放在凹槽里,随后提醒看管的家丁半夜别打瞌睡。

    “你们两个注意点,里边的东西可是要上贡给帝都府的!”

    说罢甩袖回了寝房。

    此夜相安无事。

    伤势恢复很多,毕竟是十七八的年轻人,苏进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检查库房。

    “昨天晚上有没有可疑的人路过?”苏进正色问道。

    两个守夜家丁睁大着圆眼,纷纷摇头,“除了打更的经过,并没有人。”

    “那就好,把门打开。”

    家丁接过钥匙打开门锁,也没往里瞧,把苏进让进去。

    苏进看着石台上稳稳当当的一个七彩蛋,隐隐还能感觉出来一丝元素波动。

    因为这七彩暗婴蛇可以和元素产生微弱的联系,尤其是蛇蛋时期,大部分的发育是借用元素的力量,但是长大之后基本就和各类元素断开了联系,这些也无从查证,故而苏进也不清楚原因。

    “还挺小心,哼,看你能忍多久。”

    苏进又在那些刻出来的花纹中填充了一些红色的涂料,但都没覆盖住关键的阵法走向。

    如果有小孩子来看,就会发现,苏进画的比他们好不了多少,但是仔细瞅瞅一种莫名的恐惧又从心起。

    说是鬼怪吧,没有尖牙利齿,也没有吓人的爆突的眼球,就是一些有点人形但又不明确的符号。

    苏进全程是闭着一只眼画完的,从开始到结束离开库房都没有睁开另一只眼。

    而且出来后才擦去脑门上的汗。

    “我擦,劲儿还挺大,不愧是病态研究用的场景,得去转移下注意力。”

    苏进强忍着小腿肚的哆嗦,到魔修堂盘坐起来。

    面前的淼儿展示了一遍水球术后,苏进拿出了一根十几公分的棕色木杖,前端有一些深蓝色的雕纹。

    “淼儿,你可认得这是什么?”

    淼儿兴奋地点着脑袋,“认得,这是魔导杖,对,是水系魔导杖。”

    苏进笑了笑,又拿出来一根一模一样的木杖,二者都是筷子长短,凑在一起表面上真的可以当筷子使。

    “不要按照书上描述的看这两根木杖,我先不说,这里一根是普通木棒,一根是水系魔导杖你自己来分辨。”

    苏进递到后者的手里,本来想给一点提示的,后来想想,自己不能事事都填鸭式的教给淼儿,有些事还得自己尝试才好。

    淼儿拿到两根木杖,仔细分辨着,先是对比了下尺寸,一样长,直径也差不多,后粗前细。

    而后对比着雕纹,好吧,连雕纹都差不多。

    一时没有办法,淼儿便用两个魔导杖分别使用了一下水球术。

    “师父,淼儿……”

    苏进做了噤声的手势,“淼儿,再想想办法。”

    后者本来想送开的木杖又重新紧握。

    淼儿仔细回想着苏进之前讲的魔导士和魔导术的相关基础知识。

    一番苦想后,一句话突然在脑海里响起。

    “淼儿,你现在还用不上魔导杖,基础的水球术如果不能空手释放,用魔导杖辅助会害了你,它会让你省去用灵台聚集水元素的功夫,时间一长,你会逐渐依赖。”

    苏进看淼儿盯着两根木杖也好一会了,想着要不要稍微提示一点,毕竟有很多种方式判断。

    不过他还是有点小看这个小女孩。

    只见淼儿把两根魔导杖伸进异水喷泉附近。

    “你看,师父,这边的就是水系魔导杖!”淼儿惊喜地说。

    苏进看着,欣慰道,“不错。”

    他还以为这孩子可以通过对比灵台的使用程度来判断,但显然淼儿的方法更直接,更明显。

    喷泉明显向水系魔导杖倾斜,有一些水珠甚至渗透到雕纹之中。

    小孩子的想法,往往出人意料,但终归是最简单的。

    苏进捏了捏下巴,这也算是成人思维和孩童思维的碰撞吧,那种最单纯的想法苏进自认为已经被时间消磨殆尽,剩下的只是属于自己那一套分析事情的方式。

    看来,还得多寻一些淼儿这样的人才。

    复习了一下犬牙,淼儿还是出了不少错误,苏进一一指正后又示范了一下。

    现在苏进通过那根全系魔导杖用一下基础的水系和火系的魔导术都算轻车熟路,初级犬牙阵法要求的也不多,只需要往里面填充了控制的元素即可。

    这次苏进也想挑战一下自己,在犬牙内圈布置的是水箭,外圈是火球。

    而后苏进往阵法覆盖的区域扔进去一张纸,随后催动阵法开始运作。

    数道细小的水箭直接贯穿那张纸却没有沾湿的痕迹,就像被乱箭射过一般,两道水箭过去随之而来的是阵法边缘快速碰撞而来的火球,聚在中间的纸张上,一阵火焰后,剩下的便是飞灰。

    呼,还算过得去,没有出丑。

    “淼儿,你得注意,犬牙交错的意思就是参差不齐,你不能把水箭聚到一齐射出,水弹也不行,它们不像火元素本身就有威力,需要凝聚力才可以,所以练习的时候要注意每根水箭或者每颗水弹的距离,不能贴的太紧,要不然没有攻击到敌人就碰在一起,结果就跟这个差不多。”

    苏进说罢,弹了一颗水珠在淼儿脸上,赶紧就跑路了。

    “师父欺负淼儿,哼。”

    苏进回着头也没注意迎面来的铃铛,虽说是走着,但后者的身子骨可没苏进如今这般坚实。

    “丫头,没摔着吧,不好意思,没注意。”

    铃铛捂着下腰,挤着眼睛,“少爷,没事,是我方才想事情没看到少爷。”

    “你啊,我的错就是我的错,快,我背你回房看看,这两天你那个来了,叫吃饭就招呼香怡那个丫头就行,这都秋末了外边多少还有点凉。”

    苏进扶起铃铛背在身上,说了几句,便闻到一股后者身上有一股菜香。

    唉,例假来了也不好好休息。

    想提醒几句,可上次他也通过厨娘知道自己出事当天,铃铛学了两道菜准备等自己回去吃,谁曾想那顿饭这就样没了。

    今天补上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