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领主 第四十七章怎么也得是个参谋长吧
作者:七步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清理出来地方后,苏进用石灰棒标记了几个地方,这东西勉强可以当个粉笔用,虽然附着性不是特别强吧,凑合着也算合适,毕竟墙面挺粗糙。

    “这里安个管道,这里放个可控的夜光石……”自己嘀咕了半天,苏进画了小小十几个圈圈。

    自己瞅了下,感觉太多了,又擦掉了一些,感觉差不多了才点点头,出去后叫了内院信得过的人手看住这个库房,谁都不许进去。

    看着附近忙里忙外的家丁一脸疑惑的表情,苏进知道这个局已经开始了。

    因为里面什么都没布置,苏进还得拉人过来稍微得粗装修一下。

    先是刮了大白,借着透进来的阳光,里面一下子亮堂了许多。

    “那边,对对对,就是那个空出来的标记,打穿。”苏进也戴上一个草帽,免得刚刷的涂料滴到头发上,领地里目前还没见到过效果特别好的洗发水,所以沾上涂料是件很麻烦的事。

    “少爷,旁边可是厨房……”一名小工本想提醒,却被同伴拉住了。

    “少爷叫你打穿就打穿,多什么嘴,少爷他人就这样,莫怪罪他。”

    苏进没应这俩人,继续观察整体的标记,看看有没有出错的地方。

    光说不做,还是太容易,真的开始布置才发现一个老大难的问题。

    不够精确。

    如果说按苏进的路子来走,那肯定是先在三维制图软件上作出具体模型,各种参数做好标记直接对应上实际就可以。

    然而,在这个看似挺大的房间里,苏进的心却大不起来,主要就是测量不够精确,阵法又要求比较严格,尤其是角度问题。

    苏进这才发现领地里的工匠貌似对于角度什么的都不够,上次去做八音盒的时候,那个老铁似乎对于补角余角了解的就不是特别清楚,知道苏进表达的意思但没有具体的认识。

    说白了,现在这个房间里的人都在凭感觉。

    “这不行啊,怪不得没见过正多边形的东西。”苏进想了想,还是等这事过去了再好好整理下目前的知识水平,这领地的子民在基础知识上必须得回炉重造一番。

    临时苏进还是参与到这帮工人的劳动中,手把手的教了一些基本的量角手段,这才勉强在地面上刻下一条条扭曲的凹槽。

    这些都是苏进在原有阵法的基础上随便加上的条纹罢了。

    毕竟人对于不规则的东西记忆不是多深刻,而原有阵法有一种看一眼就想多看一眼的魔力,为了一定程度上的保密,苏进多少还是做了一点伪装。

    忙活了一阵,收工吃晚饭,苏进还闲不下来,小六带来一纸通告,红皮金丝边,一看就是有范的主。

    可不是么,帝都府的通牒文书。

    说的正是年贡之事,前头絮絮叨叨的一些苏进没听进去,无非就是勉励领地快速发展,跟上帝国的步伐等等的官腔,翻过一页才是正题,大致也就是三日之后,年贡官将会莅临苏家领收取今年的年贡,随行十人都要招待好,不能出差错。

    果然自己催促领地里边收割水谷是正确的,今年竟然比往年提前了快十天。

    “少爷,传令兵我认识,小时候的朋友,他偷偷跟我说,好像要打仗了。”

    苏进咯噔一下,旁边的铃铛也是紧张地手有些发抖,“你说什么?”

    站起来又坐下去,“也对,也对,十几年也差不多了,怕是那合约快到期了。”

    小六摸不着头脑,“少爷说的意思是?”

    “老领主当初一战,咱们圣天帝国和幻澜帝国签了一个停战合约,现在怕是维持不住了。”

    铃铛有些心急,想说什么,又欲言又止。

    “哎呀,你们担心个什么,帝都府那边又没放出消息,只是暂时屯粮而已,估计还有几年时间呢。”

    铃铛终于说出口,“那,那也很危险啊,要是少爷被派上战场怎么办?”

    “哈哈,放心,到时候咱们领绝对兵强马壮,至于少爷我,上去那也是个参谋长,不对,也是个军师啊。不说这个了,你们啊,只管眼前事就好,说到这,今天铃铛你可是算错了一百斤的水谷。”

    苏进抿了口茶水,故作生气道。

    铃铛垂头不语,也无法反驳什么,毕竟今天确实是自己的问题,来了例假却还着在账房算着今天的水谷。

    “小六你先出去吧,这些事过几天再说,正好把年贡官要来的事跟府里上下通通气,让大家都有个底。”苏进说道,见后者领命出门,才拿出一件这个异世界女人都可以猜到的东西。

    “少爷,这莫不是……”

    苏进打着哈哈,“反正不是小孩子的尿片,注意点用,上面用的药草都是我山上采的,寻常药铺买都买不来的。”

    趁铃铛还没反应过来,赶紧抹黑又出去了,回头还不忘说一句。

    “这次我可没出府,就在内院转转,你先洗洗睡吧。”

    自从有了上次送女洞的事,尤其是中间还死了人,铃铛本来就容易多想,这些天一直对苏进形影不离,睡觉更是贴的紧,就算是苏进要起夜上厕所她也一块起来跟着。

    就差没看着苏进尿尿了。

    这会儿正好铃铛大姨妈探访,得以稍微松口气,报告了去向赶紧开溜。

    白天的活可还没完。

    苏进手里唯一的有势就是对方不清楚蛇蛋的具置。

    感受着微弱的监视感,苏进没有害怕,反而是好奇,这家伙从白天到夜里,都不用休息睡觉的吗,一直盯着自己附近。

    无奈也拿对方没有办法,就算这黑影就是这两百家丁奴仆中的一员,苏进也是毫无办法。

    不露尾巴,也不做出任何行动,就这么一直盯着。

    到了库房后,的家丁刚来,行了礼,白天那一班家丁才走。

    “我进去之后谁要是往这边看直接扣留。”苏进小声说道。

    两名家丁对视一眼便点点头。

    苏进这才开锁推门而入,里面已经是六面纯白,透着月光,隐隐有点阴郁的感觉,如果来点特殊的音乐可能还会有阴森森的感觉,因为地板和墙壁上都是扭曲怪诞的符号。

    如果这里有懂心理学的人兴许可以看出来,这些图案有引导视觉误差的作用加上强烈的阴郁气氛,时间稍微长一点,处在这个房间里的人心理上就会受到一定负面刺激。

    这时候,苏进意念一动,用灵台之中的水元素发出召唤,白天刻出的凹槽之中便涌出水流,布满整个房间,不同于那些图案,水流聚集而成的才是幻瓮阵主体。

    苏进自己没敢尝试操作,到时候自己会去做阵眼布局,自己不能在心理上受到刺激,要不然陷入其中能不能出来苏进心里也没底。

    “唉,早知道把高江骗过来试一试的。”

    苏进看了看,异化水的布置还算到位,只要用意念压制着别让它乱动就可以。

    随后便拿出一颗七彩的蛋,大小跟鸡蛋差不多,如果这个时候敲破,其实味道跟鸡蛋是一样的。

    总之,就是个蛋壳上涂了些原料的鸡蛋而已。

    借着月光,苏进故意让这鸡蛋显得有那么点光晕,反正能逼真就逼真点,只要黑影感受不出来元素波动,他就分辨不出来这是不是真的。

    苏进看了一会,正想收起来,一股集中的注意力被他感知到了。

    是上面!

    苏进猛地抬头,只看到一阵类似云朵的黑色烟雾消散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