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领主 第四十四章痛悟领主之职
作者:七步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风元素聚成一个球,快速旋转的过程中,水妖精的本体被逐渐打散。

    反抗是有的,但是无效。

    感受着灵台从透明变成浅蓝色再到深蓝色,一股精纯的能量渗透到整个灵台中。

    苏进突然觉得前所未有地清明,混混沌沌的意识清晰了很多,甚至他觉得只要一个念头自己就可以睁开眼睛获得身体的控制权。

    魔导士的晋升是一种综合的形式,具体的标准是在帝都考核才可以确定的,但有一点是可以魔导士本身自己确定的。

    那就是灵台的坚固性,这是可以一眼看出来的,灵台越坚固,精神力越强,可以维持魔导术的次数就越多。

    光是这一个水妖精的分裂融合,苏进就感觉整个灵台逼近了中级魔导士很多。

    虽然离晋升很有很大一段距离,但这种独特的加固灵台的方式却是他从未在书本记录上见过的。

    直接吸收元素妖精化为己用,苏进多少还有点过意不去,这个妖精是想致自己于死地,自己才下了杀手,废了它千年的修行。

    这要是它只是像小石头这般安心修炼的那该如何?

    “哈哈,自己什么时候变得多愁善感起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念叨了一句后,苏进便恢复身体的控制权。

    先没睁开眼睛,只是感受身体的伤势。

    胸口最疼,但应该上了药,血没有再出,四肢没有想象中那么胀,应该是铁老的法子起了作用。

    微微睁开眼,看着身侧的人儿。

    铃铛卷起了袖子,面纱因为汗渍也是贴在脸上,隐约可以看见那条凸起的疤痕。

    “谢谢你。”

    苏进轻声沙哑说着,想抬起手,却发现没有丝毫力气。

    铃铛猛然抬头看着醒来的苏进,一下子扑到苏进肩膀上,哭诉道,“少爷,我就知道你不会有事的!”

    苏进看着随铃铛围过来的众人,无奈的笑了笑。

    是自己让他们担心了。

    第二天,苏进被送回苏府继续调养,都是皮外伤,水妖精的附身没有被扔掉,苏进安排着先装进罐子里,以后兴许有用。

    但事情的真实原委苏进没有跟任何人说,这要是被溪凤乡的老百姓知道自己这么多年在跟妖精打交道,搞不好会引起恐慌。

    跟这水妖精交手他才知道,这溪凤乡女人占大多数是因为什么了。

    可能当初水妖精自己用幻术包装了下那个无名山洞,骗取当地人的信任后,放出所谓的规矩,在洞里等才能拿到可以使女人变得力气无穷的泉水。

    而实际上这,男人的精气或者说阳气会被这水妖精吸个大半,影响寿命不说,这带回的泉水极有可能改变胎儿的性别。

    这些,苏进不打算告诉溪凤乡的人,根本问题已经解决,几十年后自然会恢复平常,而那个山洞肯定流传一些传说,而自己多少也会蹭上热点。

    某一天领主大人,在送女洞遇险,洞仙用仙术救了他,但是犯了条法,所以不能继续庇佑溪凤乡……

    等等如此不是苏进该考虑的,他现在只需要享受送到嘴边的饭食就行。

    “铃铛,听小六说,要不是你早些提醒,我可能就真的葬送在那洞里了。”苏进咽下一口南瓜粥说道。

    可铃铛突然用手指堵住后者的嘴,“不许少爷再说这样的话,以前在南山的茅草屋里少爷不也跟我说过,活着不说死的事吗。”

    苏进想想也对,当初铃铛一副为君死,无何撼的样子,他才如此劝她,这丫头倒是记得清楚。

    “不过有一件事我还是要说,内院家丁是不是死了一个?”苏进问道。

    “少爷问这个干嘛?为主而死是他的荣耀,六管事已经善后了。”铃铛说着,没有丝毫的鄙夷,但是也没有过多的不忍。

    苏进突然想说什么,但是想到铃铛小时候就跟着自己,眼里恐怕容不下别人,所以才把别人的性命看的这般轻吧。

    加上铃铛接受的本来就是母亲大人那种君为一切的思想,身份等级之事看的过重,这样想也无可厚非。

    但是苏进不会这样想,说起来,整件事是自己的不小心才造成的,就算最后成功收服了水妖精,代价却是自己部下的一条年轻性命。

    苏进吃不下了。

    “那个家丁入苏家陵园,赐苏姓,家人苏府供养,等会就跟高江说,拿下去吧,我吃饱了。”

    苏进平视前方,没有张口接铃铛的下一勺粥,而是想着自己现在的位置。

    苏家领的领主,一万子民的头头,手下十万灵田,但在整个圣天帝国却是个不起眼的一个角落,甚至连隔壁的领地只比自己大一点的林家领都压自己一头。

    自己竟然要让家丁来赴死去救!

    如果自己够强,他怎么会死?

    如果自己够强,这水妖精怎会困住自己?

    如果自己够强,这林家领怎么会压自己领地一头?

    如果自己够强,这子民怎么会被帝国看轻甚至遗忘?

    实力,自己需要实力!领地需要实力!

    苏进攥紧着拳头,崩裂了伤口也没有察觉到。

    晚上,苏进叫来了高江小六和溪凤乡的乡长。

    “我受伤的事情不要跟别人说,只要没见过我从山上出来的人,都不准提,山洞崩塌的事就说是天灾,这几天正是水谷收割的最后时期不能让他们瞎想。”苏进半躺在,嘴唇稍微红润了点,但脸上还是有些发白。

    “领主大人,可乡里人都已经传出来,送女洞洞仙发怒震塌了洞府,乡里要受到诅咒,这可怎么办?”

    大看着地板问着,在自己地盘上,领主大人受了这么重的伤肯定难逃其责,这会已是不敢看苏进的脸了。

    不等苏进回答,小六气的一把抓住大的衣领,“这种事还用劳烦少爷吗,少爷不追究你的罪责已经是少爷开恩,回去随便编个由头!”

    苏进摆摆手,“行了,小六放开,方乡长,你回去安抚下乡民,至于传言之事,这样,你弄个法式祈求洞仙的宽恕,怎么做你自己斟酌,反正不能影响到水谷的收割。”

    大来不及整理衣领,急忙的点点头。

    “高江,之前吩咐你找的种子怎么样了?”

    高江上前一步,垂首道,“种子已经备好,只是不清楚别的领地来的能不能在我领种活。”

    苏进指了指大,后者惊得连忙凑过来。

    “方乡长,等水谷收割完会有人把这些种子送过去,到时候我会亲自过去指导你们怎么做,在此之前,收割完的灵田全部要重新翻耕,田里不流明水,至于发动子民的钱,你府里先垫着,来年总税会带利息补给你。”

    大连连点头,别说这个了,就是不补偿,他都觉得赚了,来之前他都以为,苏进会把他撤职,但只是派活而已,而且也没有继续压榨他。

    难不成这是自己踩了狗屎运?

    当然不是,苏进昨天冲铃铛冷淡一晚上之后真正感觉到,自己现在是什么位置,自己不能是一个为所欲为的散人,更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想一出是一出。

    领主,不只是一个高贵的称呼,更是一种责任。

    自己可以嬉皮笑脸,自己可以游山玩水,自己可以没事泡妞,自己可以打怪夺宝。

    但,自己的身后还有一块领地,领地上还有一群被自己带领的子民,子民中还有几个自己真正在乎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