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领主 第四十三章你的修行是我的了
作者:七步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快,快把少爷抬出去!”

    小六警戒着周围,这个石质的房间里中间有一个大坑看样子是什么爆炸产生的。

    借着火把,小六发现苏进的胸口已经血肉模糊,浑身浮肿跟在水里泡了数天一般。

    “都小心着点,少爷还有气,谁身上有多的止血粉!”小六从怀里掏出一瓶药粉倒在苏进的胸口上,却是杯水车薪。

    “我这有!”阿木阿铭异口同声喊道。

    “这时候争什么争,赶紧拿来!”小六一把抢过来。

    几人小心着平抬着苏进出了石房。

    可就在这时,山体不知受了什么刺激,明显的震动让洞里的数人慌了神。

    “快走!别看周围,多的人看着头!咱们砸着也不能让少爷砸着!”小六拔出大刀,高举火把照着洞顶。

    震感越来越强烈,就算数人急着跑快也没办法,几个人挨着落石脑袋都破了,都还咬着牙给苏进挡着。

    啪啪啪!

    一连串的炮竹响从洞口响起,怕是外面的人也感受到这洞里的变动。

    啊!

    一名家丁被砸中,尖锐的石块直接刺穿了小腿。

    “别管我,快走!”

    小六一刀劈开一块将要砸着倒地家丁脑袋的落石,猛地拔出石尖,拉起那个家丁背在身上。

    “今天一个都不能少,还有力气就给我看着头顶,刀给你!”

    那家丁吐了口血痰,接过刀。

    这条命是管事给的,活着才能报恩!

    “都给我跑起来!”声嘶力竭地叫喊,带动着一群双眼通红的家丁疯狂地向洞口奔去。

    “啊,洞口快……你们赶紧去撑着!”

    铃铛本来就心急如焚,这山体震感不是特别强,但是这送女洞里的落石声外边可是听的清清楚楚。

    眼看着这洞口边缘的裂痕越来越多,不出片刻肯定会坍塌的,里面的人结局不难想象。

    外边的家丁得令立马结成人墙贴着洞口边缘,两个人砍了些粗树枝支撑着,聊胜于无。

    一定不要有事啊!

    铃铛双手合十紧闭着双眼,虔诚地祈祷。

    香怡躲在铃铛后面不敢出声,但也盯着洞口半天不眨一下眼睛。

    虽然嘴上总说苏进欺负她,但这些天做事看到别的女仆干的活,和自己的一对比,实际上都是给铃铛打下手,能在自己被抛弃的情况下收留自己还没有为难自己,那一声谢谢她在心里不知说了多少遍。

    “看,有火光!”香怡眼尖,顺着洞口吃力支撑的家丁间的缝隙,看到了火把。

    “是六哥他们,兄弟们都给我使足了劲!”

    “还用你说!”

    “喂!六哥!再快点,这边快塌了!”

    里面的人看着出口越来越近,更加快速地挥舞着手里的长刀,落下的石头越来越多,被砸到的人除了闷哼一声,能动的都继续往前跑,动不了的被人背着拿着火把。

    这最后几十步,在这些人里突然变得如此漫长。

    咳!咳!

    两口鲜红喷出,苏进喉咙里憋着的异物终于出来,大口的喘气却还没有睁开眼睛。

    “少爷!少爷!”

    小六看着这情景赶紧催促着,却不曾想背后的人突然没了动静。

    一块石头砸在小六的手臂上,劲太大,而且是在他观察苏进情况的时候疏忽了自己,拿刀的手一下子脱臼了。

    没有吭一声,却停了一下。

    此时距离洞口只剩下几步之遥,落石却密集得让人发指。

    “都给我冲啊!”

    小六用尽力气咆哮着,肩膀的血迹告诉他,后背上的手下怕是活不长,但依然拼着往前走。

    直到看到其他人保着苏进出了洞口,小六突然觉得自己的力气好像用完一般。

    最后的几步,仿佛就是天堑。

    “六哥,快,撑不住了啊!”

    “都给我往死里撑,谁敢在六哥出来前跑就不用回去了!”

    小六不想放下任何一个人,哪怕后背上的人活不了,那也是自己带过来的。

    一个都不能少!

    忍着小腿抽筋的剧痛,无视密集的落石,一步却难如登天。

    可就在这时小六感觉到后背突然传来一股劲,直接把他推了出去。

    轰!

    小六打了个滚,但头却抬着,隐约间他好像看见一张惨笑的脸。

    洞口,封住了。

    “少爷!少爷怎么样?”

    铃铛挤到人群中,看着胸口血肉模糊的苏进,急的眼泪花花。

    “还有气,赶紧送到乡长那里,请铁医士!”小六吩咐着人去办,也把铃铛送上马车。

    看着前面的人都走了,小六盯着洞口,久久不语。

    此夜,无人眠。

    方府最好的厢房内,一群人或站着或坐着,有急的左右来回转,有愁眉苦脸不停喝着茶水的,也有不时看看内室铁老的进度。

    “铁姐姐,少爷究竟怎么了?”铃铛和铁燕兰在内室静静看着铁老检查伤势。

    许久,铁老摇摇头,叹道,“铃铛姑娘,我行医数十载,从未见过如此情况,但这苏领主虽然还有气但脉象微弱几乎不可感,况且这皮肉已是死物,很难医治啊。”

    铃铛一下子站起来,“不可能,铁老,你医术在苏家领说一不二,你肯定有办法的,求求你一定要救救少爷啊!”

    “铃铛妹妹,别这样,家父肯定不会放弃的。”燕兰拉住铃铛的手安慰道,她知道苏进是这女孩的主心骨,不能让她失了念想。

    铁老用小刀在苏进的手指上割开了一个小口,“你们看,这流出来的不是血,是水。”

    一条细流顺着伤口流下来,但没有丝毫的红色。

    “铁老,这是怎么回事?”铃铛急切问道。

    铁老指了指苏进的胸部位置,“都在这,苏领主的血大部分都在这,之前的止血药物起了作用,但是不会太长时间的,他体内的水太多而且不跟血为容,如果不赶紧处理,水会把血都逼出去的。”

    “那,怎么办?”

    铁老叫她们取了一些吸水性较好的丝绢,在苏进的手腕和小腿开了几条大口子,避开了关键血管,然后把丝绢填在口子里。

    只要丝绢吸水饱和,就换一次。

    “记住不能这水不能入口,这水有古怪。”

    铁老发现刚才在手指上开的口子已经不再流水,而且本来要出来的水竟然自己又进去了。

    铃铛和燕兰不停地换着丝绢,苏进却不见有什么好转,仍然紧闭眼睛,只是不再咳血了。

    苏进现在不是什么感觉都没有,他能清楚地感受着周围的动静,但就是睁不开眼睛,就像鬼压床一样,不能获得身体的主动权。

    之前在洞里,苏进屏住呼吸凭借自身特质骗过水妖精后,使用火元素直接爆炸在那露出来的真身。

    可能是真的造成了极大伤害,反正这水妖精二话不说直接破开苏进的胸膛,钻进了苏进的身体。

    随后眼前一黑便成了如今这样意识存于灵台感知外部却不能控制身体的境地。

    “铁老的法子还有些作用,但是吸出去的可都是水妖精的身体啊,要是都被吸出去了,外面的人怕是危险。”苏进暗自想着,突然在灵台里发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哼,躲在这里!

    控制风元素瞬间包围那一小片深蓝色的光点,后者想突出去却发现柔性的风元素根本不给它机会。

    “水妖精,这才是你的真身吧。”苏进缩小着包围圈。

    深蓝色光点聚成一张女人脸,面目狰狞,“臭小子,放我出去!”

    苏进啧啧两声,“在我地盘上还敢嚣张,修炼这么多年,一点眼力见没有,这方面你该学学那个小石头,识时务者为俊杰。”

    “呵,你看看你的身体再说话吧,不出一个时辰,所有的血都被逼出体外你的身体就是我的!”

    苏进努努嘴,“不好意思,我的身体不用你操心,而且我一般话少,通知你,这些年的修行,是我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