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领主 第三十八章农事上的麻烦
作者:七步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给淼儿学习修炼准备的屋子很大,墙壁和地板都是加固过的,就算是窗子都是苏进专门打制的,保证修炼途中不会损坏房屋,前两天苏进练习火球术的时候就差点把窗帘点着,吓得铃铛一盆水泼在苏进身上,顺带把火星也灭了。

    加上苏进也很烦这里纸张的限制,写上的字不能修改,所以修炼堂内,苏进把墙上刷上了一层特殊的漆,干了之后表面粗糙,还有突起的杂质。

    小六指挥监工的时候,还抱怨为什么不刷好漆,工人都在暗地嘲笑主事的抠门。

    苏进自然没管这些,淼儿来之前就把基础的几个水系和火系魔导术写在墙上,偶尔写错了用粗布一擦就掉,等有时间一定得好好改良下炭笔和纸张。

    “哇,好大的屋子!”淼儿站在门口,看着里面圆形的空间,惊叹道。

    选地是在苏府内院和外院中间的空地,以前是的位置,被推掉之后一直空着,再建一个也不太现实,毕竟书都没了,要一个空房子也没用。

    牌匾今天才上,魔修堂三个字龙飞凤舞,气势非凡。

    考虑到以后可能有各种系的苗子被自己发掘,苏进在大堂中央画了一个六芒星,分别对应,风火雷水冰土,每一块区域都有不少于六百平米的空间,具体下面怎么装修,苏进还没想好,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淼儿所在的水区的墙壁上已经写好水球术,水弹术,水箭术,当然对于十几米高的墙壁来说,这几个魔导术占的篇幅怕是微不足道。

    除了这,苏进还是在领地里买到了一些魔导杖,可惜基本都是次货,就这还花了他几万金币,肉疼之余多少感受到雕纹师的多金。

    在木头上刻点花纹,一根魔导杖相当于商贾两三年的收入。

    不过又想想小石头说的,能在魔导一途上有大造诣的怕都不在乎这点钱了。

    看过魔修堂后,苏进又带这对母女看了看内院,最后找到安排就寝的一间大院,朝阳,整置中间靠南,就在苏进寝房不远处几百米的地方。

    今天这个院子才迎来第一位住户,还是个小姑娘。

    “苏哥哥,这么多房子都是你的吗?”淼儿一路上都好奇地问这问那,苏进也不厌其烦地回答,倒是旁边的淼儿母亲有些怯场,紧紧地拉着淼儿的手。

    苏进挠挠头,“是啊,不过这个大院子里其中一间屋子今天就属于你了。”

    指着面前的大院,前前后后估计有几十间屋子。

    苏进之前遣退了一些作用不大的女仆和家丁,自己又不是多享受的人,够府内的日常运行就可以,这样苏府内院实际上空了三分之一的地方。

    说真的,大晚上的多少还有点瘆人,尤其是打更的老大爷,几次建议小六跟少爷说说把那些仆人分些过来住,要不然夜里不喝点酒都不敢从那附近走。

    后来苏进调整了下人员分布才让空着的地方多了点人气,但也就微乎其微,毕竟老领主当初家大业大,也不像现在,剩个苏进独苗一个也没个兄弟姐妹,叔叔阿姨伯父伯母堂弟堂妹愣是一个没见,可能有,但这么长时间也不清楚在哪里。

    只能说树倒猢狲散,苏进也难把他们找回来,相比之下只有身边的人才是最重要的。

    “外院的人手还是有不少空位的,大姐,要是不嫌弃你和可以在这里落户,毕竟淼儿还小,在这里修炼想你们是肯定的,住在这里也省得来回跑不是。”

    淼儿母亲连连点头,见识到苏府庞大的家业后,现在还有点懵,能在这里做事总是比在乡里守着灵田好的太多。

    何况每月还有补贴,孩子将来发展肯定还需要不少钱,而且自己肯定能攒一套像样的嫁妆,而不是自己当初那样的苦日子。

    “行,那就这样,需要什么东西就跟这位高管事说,今天就在府内转转,别走丢了就行,明天正式开始学习,淼儿还是我第一个学生呢。”

    苏进今天很高兴,回到自己房间还跟铃铛眉飞色舞地说着淼儿多么多么有天赋,多么多么有前途,多么多么可爱。

    “好了,少爷,别噎着了,对了,刚才你不在有内院家丁说,收割水谷出了问题,叫你下午赶紧去看看,别的管事不知道处理。”

    苏进正在兴头上,突然又来了麻烦事,“唉,我就爽不得三分钟。”

    “铃铛,待会你去后边那个大院瞅瞅那个小女孩,她娘亲胆子小,你带她们随便看看,熟悉熟悉环境,都是女孩,话头儿多,高管事那个木头连别把小孩吓到了。”吃罢饭,苏进用手帕擦了擦嘴提醒道。

    铃铛应着,但却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

    猝不及防,苏进绕到铃铛背后对着后者的耳根子就亲了一下,“晚上等着你按摩,看看你功夫有没有长进。”

    说罢就冲出门去。

    啊!少爷你……

    苏进大笑着出了院子,来到马厩前,这回高头大马和驴子同时看过来,眼神之中透出那么点,。

    如果让苏进猜,那句话应该是,哥哥,来玩嘛!

    强忍着剧烈的吐槽感,苏进牵出了一头枣红色的小马,个头介于白马和那头驴子之间。

    “瞅瞅你俩,再看看人家,一看就稳。”苏进心里暗想。

    但随后枣红马出了栅栏,就开始在地上打滚,一阵烟尘间苏进仿佛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影子。

    它的名字是二哈。

    我擦,你们三个串通好的是吧!

    最后磕磕绊绊,喂了些好草才上了路。

    出问题的还是溪凤乡,因为今年的特例,溪凤乡的水谷割的太快了,没时间晾晒很多水谷都是在谷茎上横放着,然而大面积的闲置没有入库,按理来说效率更高。

    但,溪凤乡三面环山,一阵两天的对流雨直接淋割下来的水谷,而且有一部分还发了芽。

    苏进拿起一簇已经发芽的水谷闻了闻,又看了看割了大半的灵田,叹了口气。

    考虑不周啊。

    没有收割和没发芽的水谷还有救,这两天抓紧时间晾晒,注意天气就行,但是这发了芽的确实难办。

    “方乡长,我这考虑不周,不知道以前有没有类似的情况,那时候怎么解决的。”苏进找来了大,他是乡长多少有责任,就算苏进不在现场,那也不能成为让这么多水谷发芽的理由。

    大摇摇头,“领主大人,今年的雨来得太突然,几句话的功夫就把田灌满了,放都放不及,这么多年也没出过这么严重的情况,以前收割的时候,溪凤乡也下过雨,但是晾晒的都及时收回了,今年的根本来不及收啊。”

    苏进知道是自己的失误,但在手下面前怎么能向这个乡长低头,“这么说,怪我喽?”

    大连忙摆手,“方某不敢,是方某处理不当,是方某的错。”

    苏进没有接话,而是问了看似不相关的问题,“你这里有没有用水谷酿的酒?”

    大顿了下,“有,有倒是有,不过……”

    苏进有些不耐烦,最近他真的不想听这种转折,“继续说。”

    “不过,太少了。”

    “怎么讲?”苏进追问道。

    “去,把水酒拿来。”大对身后的仆人吩咐着。

    苏进也很好奇,其实水谷基本不太产酒,水元素太多,导致整体谷穗的含水量太高,实际能转化成酒精的成分极少。

    但不是没可能,看着桌子上淡紫色的一碗水酒,苏进就问了一个问题。

    多少钱?

    大伸出一根手指,“一银币。”

    我擦,两铜币一斤粮食,五百斤水谷就这么一碗酒,果然不是产酒的粮食品种。

    “这次发芽的水谷大概有多少斤?”

    大答道,“两万斤左右。”

    苏进肉疼了下,溪凤乡总共产量也就二十多万斤,废掉了十分之一。

    尝了口这种淡紫色的液体,苏进权衡了下随后说道。

    “这些发芽的别喂了牲畜,全都拿去酿这种水酒,也算你们今年的年贡了,给帝都那边标价五百银币一坛。”

    大犹豫了下,“不是,领主大人,这我们也没试过啊。”

    “浪费粮食,私自酿制超税之物,这个应该是苏家领领规的上的一项罪责吧。”苏进敲了几下桌子。

    大赶紧点着头,“没问题,方某肯定完成领主大人的要求。”

    “具体的明天我会在传书上说,你带人一条一条试就行。”

    苏进有这个自信,大自己都能费五百斤粮食酿出一碗酒,这种发芽的天然发酵厚的谷芽应该更容易出酒。

    别说,这味道还不错,辛辣过后有一种水性的柔和润喉咙,就这忽悠下帝都的人应该足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