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领主 第三十六章对威胁的猜想
作者:七步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书房内,苏进紧缩着眉头,“你确定有人潜进来了?”

    “不会错的,那人修为不知何等层次,但能在我身边藏那么久,最少也应该是武师了。”高江说着,脸上的汗却来不及擦干净。

    苏进捏着下巴,分析着种种可能。

    一是,准备来杀人的刺客,但能请来武师的,怕是针对自己的,父亲大小也是个人物,以前的恩怨说不定就延续到自己这代了。

    但可能性不大,如果真的有那种杀亲之仇,自己早就挂了,哪还用等到长这么大。

    二是,踩点的盗贼,这几年领地里的经济发展不景气,修炼资源也没有多少,修炼的人的日子过的都不怎么样,更何况底层劳动人民,有盗贼劫匪都是正常的。

    只不过,苏进还真没听说过自己领地里还有武师级别的盗贼啊,再说,都成了武师了,来苏府苏进肯定都是好吃好喝,顺便编排到正规军,干个盗贼不是自降逼格嘛。

    两种都有可能,当然其他的可能也有,概率不大而已。

    既然不太确定,那就都准备着。

    管你是刺客还是盗贼,既然出来了那就过两招。

    “好了,你回去歇着吧,这事我会想办法,别惊动别的人,小六也别跟他说,免得多想。”

    高江会意,想再多说什么,看苏进正专心在纸上用炭笔画着东西,就起身退下了。

    刚关上门,一个光头就站在高江身后,“嘿,跟少爷说什么呢,神神秘秘的,难不成还有事不能跟我这个管事讲。”

    高江继续往前走,没有理他。

    “长肘子,好歹一起共事,刚才就看你不对劲,这又跟少爷说了这么久,肯定发生了什么事!”小六紧跟着,不停地追问。

    “光头,如果我现在是武师的境界,你打的赢我吗?”高江突然停住脚步回身问道。

    小六突然被这么一问,倒是有些懵,“这你就是开玩笑了,你都武师了,那我怎么可能还是个武者,你要真的早我一步,那还用说,我肯定没你的刀快。”

    “那就不要多问。”

    看着飞快离开的高江,小六一头雾水,却也感觉到了一起不寻常,“嘿,这长肘子,看我不把这事给挖出来。”

    房间内,书桌上平放的还是当初小六他们打探内情得到的苏府平面图,画的很详细,因为不能在上面涂改,苏进照着这张平面图画了几张简单的当作草稿。

    没有红外线,没有感应器,没有高能电击防御系统,习惯了国家实验室级别的苏进突然有点不习惯。

    首先,没有电,这是个最基础的资源,不过目前苏进只在林子艾那女人身上见过,但本身雷系魔导士就数量稀少,指望他们发电那是够呛。

    苏进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建造四个灯塔,这个见效快,但前提是得有探照灯,探照灯的前提是灯泡和聚光镜,分解到最后就是电,灯丝,琉璃。

    最难的就是电了,别管是火力发电,水里发电还是风力发电,都是大工程,或者说是一门体系,前置科技需要的可不少。

    苏进想想还是先只在苏府的四个角标上了圆圈,这个灯塔先待定,围墙的防护肯定要加强,这个相对简单的多。

    想到高江描述烟雾状的身体,苏进深表怀疑,说的玄乎点是可以变成烟雾,但苏进更相信是速度爆发够快造成的残影。

    要想凭一般的机关,恐怕是没法对其构成威胁,苏进换了个思路,或者说把先进科技和这现实条件联系起来。

    对付速度够快尤其是爆发够快的,恐怕触发式机关作用不大,对方肯定会在机关造成伤害之前躲开,弩箭,套索之类的作用微乎其微。

    现在了解的信息太少,机关这种东西得有针对性才有效,苏进不指望机关可以一招制敌,但是限制对方的速度爆发是重点,一旦把他的速度降到自己和高江差不多的程度就可以了,除此以外,把他困在一个狭窄空间里也是考虑范围之内。

    目前初步想法就是这么多,苏进也没其他的点子,这事又不能跟其他人说,如果是捕风捉影,无端引起内外院的恐慌得不偿失,但提前准备还是必要的。

    “唉,这钟表不做出来,我这生物钟都不好调整。”苏进打个哈欠,回寝房了。

    这几天或者说这半个月,苏家领大大小小的家庭都是最忙碌的。

    男人们都在灵田里收割水谷,女人小孩则在田间地头送着茶水,偶尔下地一起帮忙,今年水谷的结穗还算可以,目测收成一般,但没碰上天灾领地里的子民就很满足了,要不就算今年的税收减半,底层劳动人民也还要勒紧肚皮过日子。

    苏进安排有人重点关注溪凤乡的收割情况,家丁们的日常修炼后也大部分被安排到溪凤乡帮忙。

    那帮子家丁才是最勤快的,甚至来说内院家丁分成两股,阿木一队,阿铭一队,暗地里还搞起了比赛,最后谁输了就要拿出一金币到酒楼请客,算算谁要是赢了就相当于得到四金币,平摊到每个人头上,那就是四百银币。

    放在平头老百姓家里那可就是半年的收益。

    可以说这就是修炼者的不同,不说修炼者有多么高贵,单纯的从劳动上来讲都高出普通人太多。

    这阿铭一天过去,四亩地的水谷都倒了,旁边一家子一老一少才一亩多一点。

    就那么个土理,多劳多得。

    苏进在不远处怀念了下收割机后,骑着毛驴去了老龙街,也算是苏府周围比较大的,当然他可没时间玩,肯定不是去找女人的。

    “客官,是就食……呦,是公子,快快,里边请。”

    苏进轻车熟路得进了一间看似普通的客房,门都没敲。

    “嗯,多日不见,老板娘女人味多了不少。”苏进摘下斗笠调侃道。

    梳妆镜面前的人儿正在上着二环,侧着脑袋别有韵味。

    “怎么,苏领主进女人闺房都不用敲门的吗?”燕兰冷冷道。

    苏进没有说话,而是大大咧咧地坐下来,挑弄了下鸟笼里的鸽子,“早晨我就跟你飞鸽传书,说我要来,既然打过招呼,这敲门不是能省则省嘛。”

    燕兰上好耳环,看着镜子里的苏进并没有往这边看,突然心里有些莫名的失落,“别提这鸽子了,传信是不错,但前几天它差点飞进我厨子的油锅里。”

    因为没有较好的通信设备,苏进慢慢习惯了这种从头开始的感觉,既然从头开始,目前的传递信息基础的就是靠人或者说靠人和马的搭配,修炼者中厉害的有法器,苏进只听过没见过自然不去想,基本的就按基本的来。

    训练鸽子就成了苏进开始的一步,之前派人来这自来客栈跟燕兰说这事,叫这些日子喂好一批鸽子,钱苏进这边掏,然后苏进这边把那批鸽子接过去继续喂养,随后自然放飞。

    这算是个笨办法,随机筛选而已,最后二十几只有三只聪明的飞回了燕兰那里,中间也就二十里路,还是飞丢了不少。

    循环往复,只有一只完成了条件反射,从苏进这边放飞直接就可以飞到自来客栈的燕兰的闺房,反之也可以。

    只不过就是太费时间,真心不如按几个数字,一声歪,吃了没,没吃搓一顿,如此来的省事。

    但看到那只鸽子腿上的细木筒后,苏进渐渐有一种当初在实验室里技术突破的兴奋。

    不急,慢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