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领主 第三十五章光头和长肘子
作者:七步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内院家丁和外院家丁是分开的,练的项目也不一样,内院家丁苏进安排的是除了基础训练之外要开始具体玄武武技的修炼。

    一部强体壮的肌肉男,以大胸哥阿铭为一队,修炼四象拳。

    作为近身持续强力打击的武技,要求修炼者的丹田必须有足够的元气才足以支撑住不断的消耗。

    所以苏进还给他们配备了达摩息这个中级功法,本来想直接上高级功法的,记忆里也有几本,不过考虑到自己理解都费劲,提前给他们怕也不是好事,浪费精力而已。

    而阿木这一队都是身材瘦小,虽然说不上瘦弱,但对比旁边一个个大块头,确实视觉上感觉这边的要弱很多,不过只有和他们交手的人才知道,阿木这十个人个个身手矫健,跟个滑老鼠似的,抓不到更碰不着。

    “阿木听令!”

    “在!”

    “你带这十个人修炼飞叶刺,另外每天修炼清脉诀,一月之后我要看到成效!”

    “属下领命!”阿木接过几张写的密密麻麻的丝绢。

    清脉诀,清理经脉内的无用元气以及杂质,保证使用三星闪的瞬间爆发不会中途卡壳,阿木曾经有一次控制不佳,震裂了一小段经脉,幸亏不是关键的主经脉,苏进给他修复后,才知道武技必须得有功法保驾护航。

    武技的杀伤力和危险性并存,前些日子双臂刺痛,苏进让铃铛取了些药敷都不管用,储戒里的小石头也是摇摇头,不是本命元素就算用风元素包裹住也免不了冰火的狂暴。

    要么学习有效的功法减弱冰火的自损,要么学会使用那个全系魔导杖,而前提是学会魔导咒语……

    所以天天累的满身臭汗的苏进,还免不了晚上挑灯夜战默写魔导咒语,写完了让铃铛也瞧瞧顺带着比对检查。

    随后练习着用魔导杖点蜡烛,有那么一瞬间苏进就想,为什么自己不造一个打火机,不过一想想那些前置科技,苏进还是暂时放弃了,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少爷,这就是魔导术吗?”铃铛拿着被苏进点亮的蜡烛点上了其他的挂烛。

    苏进叹了口气,“还差得远呢。”

    无奈传统的带有一定杀伤力的风系魔导术都是达到红帽魔导士才能使用的圣咒,其他的辅助性魔导术倒是不少,不过作用太小,要么就是让自己让队友跑的快点,要么就是干扰敌人的走位,如果苏进有个武师级别的玄武士或者是有个中级魔导士在侧,那这几年他都不用想这想那了,专心搞领地内的基础建设就行。

    “什么都得从头开始啊。”苏进吹灭了魔导杖前端的火焰,和旁边的人儿相拥入眠。

    而他并不知道,在内院家丁单独休息的院子里,两个人还没有睡。

    一个手臂极长的半吊在树上,嘴里念念有词,如果光线够好的话可以看到他的面色并没有因为重力作用而充血通红,跟在平地上一样。

    另一个在月光下一眼就可以看到锃光瓦亮的脑袋,脱去了上衣,手臂上结扎的肌肉崩的紧实的很。

    “长肘子,你还不去睡?”小六扎稳马步,一拳一拳打向前面的空气,隐隐可以听到一些破空之音。

    高江继续自己的口诀,动了动手指,意思是还要练会儿。

    “唉,也不知道少爷怎么想的,早晨不准咱们跟他一起起床去操练,咱们与林家领的玄武大比,这么多年没赢过,真是想这次能胜过那群家伙。”

    高江比划了两个字,不过没听到小六回个声,还是停下了口诀,但丹田之内的元气运行仍缓慢运行,“光头,前者日子少爷不想在演武场被看到自己累趴下,男人都要面子。”

    “长肘子,原来你前几天借口上厕所,原来是偷跑去演武场,也不叫上我。”小六翻了个白眼,不过高江怕是看不到。

    “别提这个了,上次听你说少爷跟林家领的小姐用了一个阵法就把那一阶魔兽制服,能不能说详细点。”

    小六收回拳头,站直了身子,做了个弯弓射大雕的动作,“看到没,就是跟我这样的阵法,那根箭指着那魔兽的要害。”

    高江猛地睁大眼睛,“莫不是狙箭阵!怎么会,这是老领主在北方战场创的阵法,少爷怎么会知道!”

    “怎么,少爷能变得这么神武是好事,也许是老领主保佑少爷。”

    高江摇摇头,“你动动脑子啊,我是说老领主当初根本没有泄露给任何人,在战场上摆阵都是亲力亲为,而那一战后就不知去向,少爷没法知道。算了,你不懂,我去睡了,你也别练的太晚,明早内院还要你带队。”

    高江正准备抓住树枝下来,突然强烈的气压袭来,罡风直击面部。

    一瞬定神,松开,脚蹬树干,借力在空中强行转过身,凭感觉缠住来者的手臂,滑过肩膀后,一柄匕首了来者的后脖颈。

    “你输了。”高江道,不过感受到小六另一个手肘聚集的元气对准了自己的心口,便放下了匕首。

    “哈哈,虽然我脑子不好使,但跟着少爷什么都得学不是,你就别瞎想少爷怎么知道那么多,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为人臣,懂本分。”说罢,小六又开始扎着马步,这次没有打爆裂拳,而是复习阿铭那一队一样的达摩息。

    调整呼吸频率,将关键的几个穴口打开接受天地元气,随着呼吸全身一种与环境融为一体的循环体系,大幅扩展丹田的元气储存量,同时加速元气补充速度。

    “这光头。”回身准备进屋休息,但在战场上的敏锐直觉告诉他,有人在盯着这里,而且不怀好意。

    假装检查匕首,通过倒影高江分明看到刚才自己修炼的那根树干上有一个模糊的黑影蹲坐在那里。

    而刚才自己在那里竟然什么都没察觉到。

    那个家伙的修为肯定在自己之上,很有可能是武师,而且擅长隐觅。

    难不成是刺客!

    高江想了想有了主意,“光头,还没见你爆裂拳有什么威力,不如让我见识见识。”

    “哦?你怎么对我这大老粗的招式来兴致了。”小六转过脑袋问道。

    高江说话的时候没有回头,他明显感觉到那个黑影的注意力在自己身上,但是匕首倒影里的黑影身子却对着光头。

    没交手自然不清楚对方的身法有多快,如果比自己还快那他现在做的就是无用功,但对方没有动手,高江只能猜测那个黑影在等什么机会或者是忌惮什么。

    但无论怎么样,先下手为强,小六不一定是他的对手,离得那么近自己说不定还来不及去救。

    “好歹一起共事,得互相了解实力吧,你能从你那个位置凭借爆裂拳的罡风打断我刚才所在的树枝就行。”高江说着,但眼睛却死死盯住树枝上的黑影,光头的视力比不上自己,他肯定看不到黑影的,但这样兴许有效。

    “呵,简单。”

    小六抬手就是一拳,破音之声响过,树枝咔嚓就断掉了。

    嗖!

    高江在小六使出招式的同时,转身,飞刀。

    然而,除了几只惊起的鸟,哪里还有所谓的黑影。

    高江看的很清楚,黑影在树枝断掉的时候凭空飘在那里,自己的匕首明明穿过了他的身体,但就像烟雾一般散去了。

    “长肘子,你刚才干嘛呢,看你出的一头汗,吊在树上没我在这打拳累吧。”小六走过来,一脸得意。

    高江擦了擦脸,推开小六出了院子。

    “长肘子,你去哪?”小六急着穿上上衣追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