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领主 第三十三章技术突破,八音盒
作者:七步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苏进以为这么个小东西应该会很好做,谁曾想前置科技不足,大部分都是自己用元素力量补充的,最后扣上个方盒,上面刻了心形,苏进就飞奔回去。

    “苏公子,用不了这么多钱啊!”老铁拿着一枚金币喊道。

    苏进回头挥了挥手,“拿着吧,下次还来!”

    老铁呆呆着看着苏进的背影,突然有一种信心,“我可以做的更好!”

    “娘,我想开个更大的铺子,做更巧的物件。”

    “好,依你,对了,是时候再娶一房了,我看对门的巧儿就不错,别在想这想那的了,铜儿不能一直没有娘亲。”老妇人抚着孩子的头说道。

    “娘,提这个干嘛,唉,也依你。”这个三四十的糙汉子害羞似的挠挠头。

    几十里外,灰头土脸的苏进没来得及洗脸,看了看天色更是快马加鞭,答应丫头的事可不能反悔,说天黑之前回去就得回去。

    终于太阳落山前,苏进跳下马,在家丁们惊诧的眼神中往内院跑去。

    “喂,你看,少爷莫不是疯了?”看门的一名家丁跟同伴问道。

    同伴耸耸肩,“我怎么知道,不过疯肯定是没疯,你没看见少爷的步子很稳健,根本不像发病的样子。”

    “呦,几天不见,眼力见长,莫不是开始准备来年开春跟林家领的玄武大比?”

    同伴点点头,“可不是,我有一种感觉,这次咱们绝对不会输,少爷也绝对不会让咱们输。”

    “咱们输了好多年了,你怎么这么相信少爷。”

    “可能你不知道,昨天六爷带队出去听说是抓魔兽,好像是一条蛇,提前回来报信的人我挺熟,少爷使了什么阵法就把那魔兽制服了。”

    “什么,魔兽!上一次见着魔兽还是老领主在的时候在西北那片大森林里抓的,当时可是死了几十人,少爷一下就成功了?死了多少人?”

    “听说除了有一个手臂骨折的,都是好好的。”

    “少爷这么厉害!哪里像前些年的书呆子啊!”

    “我就说嘛,老领主的后代肯定是个硬角色,咱们苏家领也许要开始不一样了。”

    说话间,苏进在内院的房间里找了一圈,都没见铃铛,就连香怡也没见着,抓了个正在给后花园除草的女仆问才知道她俩去了厨房。

    嚯!

    一片浓烟袭来,苏进一想到手艺不太成熟的铃铛加上一窍不通的香怡就有点害怕,再别把给房子点了。

    咳咳咳!

    “香怡快把烧鸡拿出来。”

    “铃铛姐,我这边的烧茄子快也好了。”

    “啊,快快,好像有点糊了,香怡快把竹夹给我!”

    “我在铲菜呢!铃铛姐你……啊,少爷!”

    苏进头发也没理,凌乱的样子,而这两个丫头就更是弄成了花猫脸,头发上全是烟灰,围裙上也是油污,貌似还有酱油的痕迹。

    苏进看着打翻的酱油罐,和正在冒黑烟的两个锅,不由地大笑起来。

    “花猫脸!”

    “少爷,你不也是!”

    “就是就是。”

    苏进把两个丫头拉了出去,“好了,我看了烧糊的皮去了还能吃,烧茄子倒一半,剩下的炸着,我再烧两个菜,你们啊,拿上这个到屋里等着吧。对了,记得洗洗,两个小花猫。”

    收拾了下,把一个方盒子给铃铛拿着。

    “少爷……”

    “好了,铃铛,做菜的事情以后慢慢学,现在,转身,进屋,洗脸洗手,坐在桌子边等着,什么事情吃饭的时候说。”苏进锅铲已经拿在手里,一副高人样子。

    “少爷,你还会做饭?”香怡有点不相信地问道,她来的时候苏进一直在忙府里的事情,所以没露一手。

    苏进摆了摆手,铃铛会意把香怡牵了出去,“小丫头片子,今天本少非得馋死你。”

    嗯,得来一个这里没有的烹饪手法。

    苏进以前在实验室里尝试过不少黑暗料理,超低温让鸡肉变熟,铁汁浇羊排之类的,当然这会没那些器材,弄了个拔丝地瓜和松果鱼就关火出门了。

    “来人,把里面打扫一下,还有把墙重新刷漆。”苏进拿了个大托盘端菜出去的时候把角落里偷看的厨娘和家丁叫出来派了活。

    “看到了吗,少爷会做饭诶,好像还挺香的。”

    “是啊,我家那口子就知道回家躺着等我做,还比不上少爷这十七八的小伙子。”

    “瞧你说的,不过少爷可被后院那帮女娃子喜欢的很,这要是让他们知道少爷还会厨艺怕是半夜钻他的床啊。”

    “是你想钻吧,人家床上可是被人占了,你想去只能当小喽,再说你都二十几了,人家少爷怕是看不上你呦。”

    “你……”

    两个厨娘,一大一小小声掐嘴着,不过收拾却麻烦很了,整个厨房就差没着火了,黑乎乎的一片。

    苏进没管这些,进门前他仔细听着房间里的声音,半天只有两个人讨论着什么,却没有出现苏进期待的声音。

    “铃铛姐,这个木盒到底是什么。”香怡托着下巴,鼓捣了半天也不知道怎么玩。

    铃铛看着方方正正的木盒侧边有一个突出的铁片,本来以为是个类似梳妆盒的卡扣,按了下盒子也没有打开。

    “可能是个装饰吧,你看上面还刻了个心的图案。”铃铛说道,他知道苏进会给他带个好玩的,但是说实话这个有点分量的木盒子也没有特别的啊。

    正想着,香怡看到木盒一侧的边缘有个小开口,就顺着那个开口一使劲。

    “哎,香怡你干嘛呢,啊,这里面!”

    苏进一听这,赶紧顶开门,一脸黑线。

    好不容易粘好的盒子就这么被一个丫头片子掰开了。

    香怡也不知所措看着里面的复杂零件,又看看苏进,挪了几步躲到铃铛身后,“少,少爷,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里面装的是给铃铛姐的好玩的。”

    “少爷,是铃铛不好,没管着香怡,还请少爷不要罚她,要罚就罚铃铛吧。”

    苏进放下菜,叹了口气,“罚你什么啊,赶紧起来。”

    小心的把裂开的部分重新合回去,还好树胶黏性还没完全消失。凑合着还能看,就是心形中间裂开了。

    顺时针转动木盒一侧的铁片,吱吱的轻响直到转不动为止,苏进松开铁片,把木盒放在桌子上。

    连续的叮叮的声响从盒子里传出来。

    如果可以的话,苏进很想唱出来。

    祝你生日快乐!

    但是苏进不能说这个,想了想笑着说,“铃铛,生辰之日,此曲为贺。”

    铃铛盯着这个小木盒,里面的乐曲很好听,虽然不懂什么含义,但其中的欢快的节奏却是感受到了,再加上苏进的话,自然知道这就是自家少爷送的好玩的。

    今天原来是自己的生辰啊,不过,去年的成年礼已经过去按规矩出嫁之前是不允许行生辰之事的。

    “少爷,铃铛不敢。”

    如今就知道这丫头又要扯规矩的事,索性赶紧给她盛了碗饭顺便把一块拔丝地瓜送到她嘴边。

    “晚上带你出去玩,你是寿星,曲子喜欢吗?”

    “喜,喜欢。”铃铛点点头,“可这盒子里怎么会有曲子呢?”

    “哈哈,少爷我可是学过仙术的,我把听到的曲子装进了盒子里。”苏进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少爷,是不是里面的铁片的发出的声音……”一个弱弱的发问从铃铛身后传来。

    苏进一口菜噎住了。

    小丫头片子,你这么聪明,你爸妈知道吗?

    “少爷,这个木盒叫什么?”铃铛将信将疑,看苏进尴尬的样子,笑着问。

    “咳咳,里面暂时有八根铁片,就叫它八音盒吧。”

    “八音盒,很好听的名字。”

    叮叮叮,叮叮叮……

    面纱下的人儿笑的很开心,看面前这个跟自己嘻嘻哈哈的男人,突然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