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领主 第三十二章老铁,我借点家伙
作者:七步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吃早饭前,用完一杯香茶,苏进果然感觉到口腔内清爽了不少,看来这里的人倒是摊上个好茶叶,又能产糖还能治病。

    因为溪凤乡和胡铁乡的工程快完工了,这种跨乡的事尤其是关系到今年上贡的问题,苏进还是得亲自到场,所以不能陪林子艾回去,排了小六他们几个护送。

    涉及到一小部分外交问题,苏进想了想硬塞给林子艾三万的金票,算是还了利息,毕竟十万的债,就算林子艾把这条蛇看的再重,苏进心里是过不去的,加上时间紧也来不及送什么礼物,索性还了利息钱。

    当然了,临走还是递给她一根早晨刚做的糖人。

    “呐,算我请你的。”

    糖人上一名长发女子用扇子遮住了半边面容,周身是散落的花瓣,眉目之间柔波似水。

    “什么时候可以教教我?”林子艾接过,小心的用丝绢包上,此时有些风,她不想让其受灰尘的沾染。

    苏进捏了捏下巴,“几月后的苏林两领不是有玄武大比嘛,等我打败了你们,我就教你。”

    林子艾掩面笑道,“不是我打击你,从我小时候开始这么些年,你们才赢了一次,可能你魔导术很强,但毕竟是玄武大比,我们领高手不少呢。”

    苏进没有争辩,“明年开春等着瞧吧,对了,记得向林领主表达我苏家领诚挚的问候。”

    “行了,知道了。”

    林子艾上了马车,小六驾着当了车夫,后面是连夜制作的板车,铁锁扣住七彩暗婴蛇的七寸,它没有睁眼,没有挣扎,好像接受了自己的命运。

    不过就在蛇头经过苏进的时候,一道声音在其灵台响起。

    “我族强者必将报此仇!”

    苏进不耐烦道,“嗯,我等着。”

    送走了这些人,还有蛇,苏进看了看时间,因为答应了铃铛今天回去还得把好玩的带回去。

    之前他就想过,这个世界,不对,先说他这片领土,孩子们的玩具真的挺少,也就土陀螺,风筝什么的,没有什么高级点的。

    所以苏进想尝试一下一个关键零件。

    发条!

    除了玩具可以用,还可以顺带造出来相对精确的计时工具,平时老是看太阳看日晷苏进都不知道是几点,很多生活习惯还依赖着生物钟,所以没有特殊情况,他都不敢熬夜,生怕扰乱了自己的生物钟。

    想了想平时铁器铜器的精细程度,手表估计是够呛,就算做出来,最多精确到一个小时,不过相对于通过日晷计出来的时辰也算是一种进步。

    可不管怎么说先尝试才行,反正约定是今天回去,还有整个白天的时间一个简单的发条应该难不住他。

    胡铁乡有点距离,跑过去划不来,抹茶乡也有自己的工匠铺,尽管打铁技术上比不过人家,但这里的人天生有一双巧手,精细活干的都不错。

    苏进在街上四处转悠,看到铁匠铺就进去看看,挑选着合适的铁片或者铜片。

    “老奶奶,有没有包盒子的铜皮,铁皮也行。”

    苏进转到一家比较小的铺子,店面不大,但摆放的样品都是做工比较细腻的。

    前台是个老妇人,正在织毛衣,后面叮叮咣咣的响声有点大,好像没听清苏进说的什么。

    谁知道后屋突然出来一个面红耳赤的小孩儿,跑到老妇人跟前,“奶奶,咱家还有新做的铁皮铜皮吗,那个大哥哥要。”

    我擦,苏进放下一个模具,暗自惊讶,“这孩子听力了得啊,我这在前屋说话,他在后屋忙着帮忙打铁都能听出来我说的什么。”

    老奶奶这才放下织针,揉了揉眼睛,拿出一个小本子,“铜儿啊,去后屋仓房,靠门边上有几张,去拿来给这位公子。”

    被唤作铜儿的小孩儿闻声,俩小腿跑的飞快。

    “公子见笑了,年纪大了,耳朵不中用喽!”

    苏进回道,“哪里话,老奶奶膝下有这样机灵孩子也算是省心不少。”

    “不知公子用这铁皮铜皮作甚,装饰箱盒还是修饰门窗?”

    苏进摇摇头,“都不是,朋友学铁匠的手艺,有些想法想跟他较量一番,待会还得借老师傅工具一用啊。”

    老妇人一惊,“公子怎么看也是修炼之人,潜心钻研修炼一途才是,这铁匠的活,怕是脏了公子的手啊。”

    “哈哈,老奶奶,修炼之人固然有地位,不过没有锅碗瓢盆,没有刀枪剑戟,没有这工匠打出来的种种工具也没法生活不是,得,机灵鬼来了,我先看看您家的货好不好哈。”

    说着苏进接过来铜儿拿来的几张铁皮和铜皮,看了看厚度和韧性,打的很均匀,卷成卷也不是特别费力。

    “不知能否借用下老师傅的手艺?”

    老妇人还是第一次见这种事,亲自跑到后屋叫出了一个同样是面色通红的糙汉子。

    “原来是大哥啊,我这还一口一个老师傅,我还以为是……”苏进本来是想这家应该是老爷爷打铁带着孙儿,没曾想是孩儿他爹。

    糙汉子挠了挠头,“啥大哥啊,叫我老铁就行,从胡铁乡学的手艺,公子莫挑剔,听我娘说,公子要用咱的老家伙,我还是劝公子别进去了,再烫着手。”

    “哈哈,老铁,耽误不了多长时间。”

    见苏进执意要进去,一老一少也没过多干涉,不过进了打铁房以后这老少都惊呆了。

    只见苏进轻车熟路,拿起切割刀把铜皮铁皮分成长条状,说是铁皮其实按苏进的规格,几毫米还是有点厚,卷起来一旦用力过猛有崩裂的可能。

    因为没有电焊的那种上千度火焰,苏进放弃了熔铸合金的可能,但是他有自己的办法让手底下的铁皮铜皮融合成近似合金的东西。

    用风元素包裹住火元素,再附着在铁锤上,被炉火烧的通红的铁皮铜皮放在台面上,集中的火元素击打在紧贴在一起的铜皮铁皮上。

    温度没有破千,但是已经足够接近合金,因为火元素的瞬间爆发直接把铜铁融化,每砸一下溅出来的都是铁水铜水。

    苏进控制的很好,毕竟风元素他已经轻车熟路了,包容性和控制性让他手底下的铜铁之物越来越薄。

    不过半个时辰,几条两毫米左右的铜铁融合的合金皮就出来了。

    “公子,这是什么手法?竟能打出如此轻薄之物!”老铁扑到台面上看着刚刚冷却还有些烫的合金皮忍不住碰了下,赶紧又撤回来。

    “哈哈,过不了多久你也会的,对了有没有比较小的钳子,最好是筷子大小的。”

    “有,有,公子等下。”

    一上午,苏进就在这里度过,种种尝试,最后只成功了一个发条,黑色的卷状物,虽然弹性不是特别好,但终归是铁匠行业在精细之道的一次突破。

    下午的时间,苏进继续在打铁房里泡着,老铁午饭也没吃,一直跟着苏进研究着他看不懂的小玩意。

    细的由长到短的铁梳齿,铜制圆筒上点的铁渣,一切都是没见过的。

    最后安上发条,转动之间,一段不算动听的声音出来后,苏进笑了,老铁哭了。

    这辈子老铁都以为自己会活在暗无天日的打铁房,这叮叮的没有调子的声音仿佛天籁,给他指出了一条截然不同的路,而且肯定是光明的。

    “公子,谢谢你。”

    苏进没太在意,只是听着这声音皱了皱眉头,“老铁,你,你哭什么,赶紧把铁渣磨平了,这曲子还没出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