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领主 第三十一章可能要侵权的名字
作者:七步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临睡前苏进总结着这次的作战方式,他本来就是个知识分子,前世是,这世也一样,说他能打吧其实也就那样。

    没有炫酷的单挑,没有各种无厘头的爆发,苏进凭借基本的防御和陷阱干掉了那条七彩暗婴蛇。

    如果真的单挑,场面苏进也脑补过,首先没有雄黄粉的干扰,苏进就算身法够快也躲不过它的穷追不舍,其次没有金属他怎么也不可能毫发无伤地在毒雨中出来,最后,没有关键的狙箭阵和林子艾的魔导术他仍然没办法应对临死挣扎的大蛇。

    “嗯,团战输出很低,是时候看看魔导术了,火系冰系的对身体不好,现在也没弄到趁手的魔导杖,对了,我堂堂苏家领好像没有地方卖魔导杖的地方!”苏进一下子坐起来。

    “小鬼,你当真以为魔导杖就是根木棍吗?”小石头打了个哈欠,结束了刚才的修炼,他这简单,所谓吸收天地元气即可,还不用乱七八糟的锻体洗髓什么的,盘坐在那呼吸吐纳就行,有时候苏进还挺羡慕。

    “当然不会,大致原理我也看过,重点是雕纹。”苏进拿出来父母留给自己的全系魔导杖,无可奈何。

    “你知道就好,这大陆上雕纹师可是比魔导士少的多,只有对魔导术研究极深的魔导士才有可能或者说才有资格成为雕纹师,我刚有灵智那会儿,圣天帝国还有几个高手抢一根魔导杖的大战,对,我还救了一名武皇,要不是他我还没这么早化成人形。”

    苏进没给小石头吹牛的机会,“打住,咱们现在是在说魔导杖的事,跟七彩暗婴蛇的战斗你应该也看到了,我不能次次都准备的这么周全,自保的实力我自认为还不够,所以强大的魔导术我必须要学。”

    “唉,想的很好,你很聪明,你应该知道魔导术尤其是威力大的魔导术都是需要一定时间吟唱的,没有强大的玄武士护着你光是那条蛇都能瞬间撕碎你。”小石头背起肉乎乎的小手,一副高人模样。

    “冰炎掌你先练着,寒气火气入体的招式很少见,勤加练习也许有别的威力,看了你的灵台虽然是风元素,但你也发现了,就因为是风元素才允许你使用冰炎掌,而没有让身体受伤,其实这本魔武技里有一个风元素的招式,不过你要收点苦而已。”

    苏进猛地打了个机灵,“我擦,不会是那个吧,别,我怕技能没学会把自己玩死,而且可能侵权的啊!”

    风云诀!

    疾风之刃,断水之流,斩天之云!

    修炼者需忍受狂风十日,在此期间或空手或使用兵器,屹立于山谷风口而不倒,将狂风挡在身前发丝而不乱,为小成。

    空手或使用兵器将风元素化作利刃切断瀑布,为中成。

    空手化无形利刃切开空中云彩,为大成。

    苏进看过这些描述,父母亲还贴心地注明了苏家领就有这样的一个风口,可他自己算算,风口中心的风力怕是接近十五级,除了天然的石头,上面可是寸草不生,光是练个小成搞不好就被吹下山谷。

    “小鬼,你怕了?”

    苏进点点头,“怕就是怕,不过练还是会练,你不是人类,更不是我,你可以一心修炼最终不过是为了一个人的身体,而我跟你不一样。”

    “哈哈,小鬼,没有实力你再聪明也没用的,等你忙完领主的事再来找我吧,这蛇蛋对我的修炼还有些好处。”说罢小石头把七彩蛇胆放在手心,盘坐在半空继续它的修炼。

    苏进是人,时间也不早了,自然也就睡了。

    可就在他睡着了没多久一个黑影爬上了他的窗户,贼头贼脑地四下瞄瞄后弓身翻了个滚,迅速滑到苏进的床脚。

    苏进还是前世的习惯衣服都是随便挂在床脚的挂钩上,这次也不例外。

    蒙面贼很精,直接翻了贴近胸口的内兜,碰到了装有金币的袋子,不过灵活的右手避开了,而是摸到三张纸。

    “哈,果然没错,这次发了!”蚊子般的声音也足以表达这贼喜极而泣的心情。

    “别动!”

    床上突然传来一声叫喊吓得蒙面贼浑身一哆嗦,但确实没有乱动。

    “你还挺厉害,说,叫什么,领头是谁?”

    蒙面贼哪经历过这个,被这么一震赶紧跪下来,“小的陈小五,领头的跑了,我也不认识。”

    “不认识你还跟他混!你知道他是谁吗?”

    蒙面贼摇摇头,“不,不知道。”

    “我是他师父,他会的东西都是我教的!”

    蒙面贼一听这,顿时来了兴趣,“祖师爷在上,受徒儿一拜!”

    “他也真不是东西,我搞出来的研究资料敢趁我不注意拿出去发表,以为躲进非洲就我找不到是吧,你,把身上的钱都放在这赶紧滚,老子要赶明天的飞机!”

    蒙面贼听的云里雾里,也不知道什么研究资料,非洲啊飞机啊什么的,不过听口气自己领头的应该是得罪了这位祖师爷,这他还敢怠慢,赶紧摸了摸口袋,铜币银币什么的连带一块没熔铸的金块都掏出来放在了地板上。

    “滚!”

    “是,是,是,祖师爷好生休息。”说罢一溜烟地跳出窗户。

    床上的苏进翻了个身,继续他的梦话,可能是个不好的习惯,一旦特别累,他睡觉就开始说梦话,天南海北话题还挺多,铃铛有的时候半夜起来喝水都被吓到好几次,后来才慢慢习惯。

    大清早,苏进生物钟一到就醒了,一脚踩下去没有碰到鞋反倒是一堆硬东西,低头一看,散落的钱币还有一块金块。

    吓得苏进赶紧穿戴好一把推开对面林子艾的房门,用劲有点大,也可能是门栓不太结实,反正苏进就这么跌撞着进了屋。

    “那,那个,不好意思哈,我,我以为你不辞而别了,抱歉,我,我什么都没看到。”

    苏进瞥到那一抹迤逦就立马背过身子,低头看自己穿反的鞋子。

    “你,你还不出去!”

    床上,林子艾没穿睡衣,几乎半衤果,刚才正准备起床穿衣服,谁知道砰的一声房门被开,苏进就站在自己对面,莹白如玉的身子被看了大半,尤其是自己的玉兔刚才也不知道遮没遮住。

    “是,是,是,马上!”苏进很绅士地侧着身子离开了房间,反正不能让后者感觉自己是那种偷窥的坏人不是。

    虽然确实看到了某些不可描述的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