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领主 第二十八章可惜了这些烤肉
作者:七步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林子艾惊叫一声,回头却发现,身后的草地上,树上全是各种颜色的毒蛇,一个个吐着猩红的信子聚集在二人周围。

    密密麻麻的长条状蠕动的身体确实令人瘆得慌,林子艾不自觉的就退到苏进身后,只有她自己知道,从小看到密集的图案就会心神不宁,头晕目眩,长大了算好些却也断不了根。

    苏进看着不远处一个个的三角脑袋也是感觉棘手,准备来沼泽地堵那大蛇,没想到却被它包了饺子,自己展开身法跑出去应该问题不大,但是带着身后的女人就不好说了,这些蛇毒性还不确定,这个地方又没有血清,靠草药治愈是碰运气的。

    “怎么,小鬼,被围了?说你什么好,招惹一条七彩暗婴蛇,你只知道它婴儿状的蛇胆,却不知其作用,那是可以召唤方圆几十里上百里的毒蛇,带着那小妮子你跑不了的。”

    储戒里小石头一副家长教训孩子的语气。

    苏进一气,抬手又是一个炎掌把一条准备搞偷袭的蛇变成焦炭。

    “行了,你这样使用炎掌就算精神撑得住,你的手臂也撑不住,看看你手掌上的红斑,布满全部你再使用就会震碎附近的经脉。”

    苏进听了便看了看,果然一小块红斑出现在掌心。

    “把这魔导杖拿出去,握在手里,一会儿跟着我念咒语,哎,几百年没念这咒语了不知道还记得住不。”

    魔导杖入手,苏进没感觉有什么不同,直到小石头开始念一些苏p进根本听不懂的话,但奇怪的是他听不懂却可以跟着念。

    旁边的林子艾身为魔导士,一看刚才还在使用不知名的武技的苏进现在又拿出魔导士才用的的木杖,顿时惊得说不出话。

    难不成他是魔武双修?这圣天帝国也就听父亲提起过苏家领的老领主达到过这样的境界,除此以外再无二人,他,怎么可能!

    林子艾后退了两步,身为魔导士她已经开始感觉到逐渐混乱的元素波动,虽然具体是什么元素她没有察觉出来,但单单是那聚集程度都是林子艾见都没见过的。

    这已经不是初级魔导士能办到的了,这个人真的就是苏家领的书呆子少爷吗?

    就在林子艾愣神的时候,毒蛇群又靠近了一些,不过苏进吟唱的咒语马上就吟唱完毕。

    凝结在灵台的火元素啊,我以石之精灵的名义向你发出征召,那条金色的道路冲刺,击溃我们的敌人!

    苏进是闭着眼睛吟唱咒语的所以完全没注意到自己魔导杖前方西瓜大的火球。

    噼啪!

    一记闪电术电焦了几条围在苏进脚边弓起身子蓄势待发的毒蛇。

    还不等那几条发糊的尸体落地,苏进被震得猛地后退,火球子弹般射出,在空中一分三,三分九,无论碰到什么都会直接爆裂开来,一瞬间面前百十米的地方都是被火焰燃烧。

    当然也包括那些可怜的毒蛇,才被召唤来显摆没多久,有的刚刚赶到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享受了一把火焰浴。

    看着面前弹跳挣扎的蛇群,苏进很想知道这修炼小千年的石头精为什么会这样的火系魔导术,而且还是通过苏进的手释放完成的,不过小石头说自己累了,剩下的七彩暗婴蛇叫他自己小心。

    回头看看林子艾,正捂着肚子吐着呢,也不知道是密集恐惧症的原因还是因为被这烤肉味给熏的。

    “可以站起来吗?如果不行别勉强,这附近不是多安全。”

    林子艾摆了摆手,咳了几声就拉着苏进的胳膊勉强站着,“别小看我们女人,我可没那么矫情。”

    苏进摸了摸身上,果然发现一瓶醒神散,铃铛那丫头最后给自己的一包东西里,跌打损伤的,提神醒脑的,甚至还有一瓶貌似是壮阳的……

    这丫头真是!

    本少是这样的人吗?就算是,我也是个精力旺盛的小伙啊,壮阳岂不是看不起我,明天回去好好教训她。

    苏进把醒神散递过去,后者没有拒绝,不过是有些羡慕地说,“那个蒙着面纱的丫头对你不错。”

    “不错是不错,可你还有弟弟呢,我这孤家寡人的,母亲也没给我生个兄弟姐妹。”苏进扶着林子艾倚在一棵树下,随后古剑入手,对地上树上的漏网之鱼补刀。

    林子艾谈起弟弟,高兴的神色一闪即逝,随后即是忧郁,“他啊,可不像那个丫头对你那么亲。”

    一剑刺中一条准备溜走的青蛇,回头看到那女人无精打采的样子,不免有点过意不去。

    他一见不得女人哭,二见不得女人忧。

    “我的人还得等一会,要不给你讲个故事吧。”

    也不管她应没应声,苏进边补刀,边说着。

    从前啊,这片泛大陆上除了山川河流什么生灵都没有,光秃秃的一片,但这陆地上最高的那座山的山顶上沉睡着一头巨兽,四只脚分别踩着一座高山,狮子样的脑袋,长着龙角,身上是暗金色的坚实鳞片,它不算一个生灵,因为它没有心,没有任何情感,除了那天雷般的呼吸能证明它的存在。

    过去了很多年,有一天它苏醒了,太阳一般的眼睛扫视着大地,却发现没有一个同它交流的生灵,它很孤独,踏着天上的云彩,它围着大陆转上好几圈,都是一个样子。

    荒凉,只有荒凉。

    大陆的边缘都是蓝色的海水,它不害怕水,它害怕无尽的未知和黑暗,可孤独是它更害怕的。

    所以它小心的踩着海上的云彩往这大海深处走去,不知道走了多远,它不知道疲累,却被孤独磨灭了意志,一阵裹着浓雾的风暴击败了它,掉落在海水里没有起来。

    它没死,也不会死,不是生灵的它不会理解死亡的意义,但它是幸运的,一条人身鱼尾的奇怪东西把它装进了气泡里,同样的这条人鱼也不是生灵,它也没有心,在这汪洋中游了不知多少年,直到这头四脚兽的出现才让人鱼知道自己并不是一个。

    四脚兽闷雷般地问道,“你是什么?”

    “你又是什么?”人鱼拨了拨头发,声音尖细却又不是女声。

    “我是麒。”

    “那我是鳐。”人鱼微笑着转了个身子,“你我相见肯定是神的旨意,不如这样,我给你起个名字,你给我起个姓氏,作为我们见面的证明。”

    “你生在大海,就取海姓吧。”

    “那我就叫你麟吧,麒麟,你的鳞片又大又坚固,正好不过。”

    就这样麒麟和海鳐一起说了很多话,直到孤独重新袭来。

    “麟?你比我聪明,你觉得我们能不能在陆地和海里创造和我们差不多的东西。”

    麒麟踩着云彩看着露出海面的海鳐,半个人身让它有了主意,“取你的上半身加上我的两条腿,作陆地之灵,取我的眼睛和你的下半身作大海之灵如何?”

    “听你的!你看是不是这样?”

    “嗯,作为灵,他们不同于我们,他们需要别的灵和他们一起,元素之力是他们承受不住的,他们需要学习控制的方法。”

    “都说了你比我聪明,都听你的。”

    从此万物展现出勃勃生机,不过人慢慢的成为了生灵之首,把战争的火焰点燃了。

    海鳐看不惯自己的鱼灵被捕杀,硝烟的味道污染了海洋,她动用了自己的力量摧毁了一些文明。

    麒麟现身阻止却失败了,两个创世神这样分别现在了对立面。

    “海鳐,你我不该管灵之事。”

    “麒麟,我与你誓不两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