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领主 第二十七章高风亮节花有墨
作者:七步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花会长如此高风亮节是抹茶乡之大幸啊,我这个人比较直性子,今天来就是想申请个好的店铺位子,只不过听说好位置需要个好名声,我这店比较急你看会长有没有什么法子?”

    苏进昨天买茶糖的时候就发现很多摊位的东西差不多,但就是有络绎不绝的,同时也有少人问津的,旁敲侧击也就知道无非是个信誉度的问题,好名声的会长也就是头人会提供更好的位置,如此良性循环好店铺会越来越好。

    但这也是有问题的,这个信誉度此时只看一年一度的投票而已,暗箱操作的人绝对有。

    这个双下巴绝对知道其中的猫腻。

    花有墨抓起两个铁核桃转了会,又看了看方才写的“蒸蒸日上”,终于问道,“不知苏公子想怎么办?”

    能拿出来那种书法界的老物件,花有墨清楚这个年轻的男人绝对不缺钱,在投票上做手脚完全可以,这个基本上算是默许的,但同时他作为头人其中一个重要作用就是维护一个微妙的平衡,要让小摊位有出头之日,大摊位拉拢的人不能太多而一直占据好位置。

    但他琢磨着意思难不成是想打破这个平衡?

    果不其然,抿了口茶水后苏进语出惊人,“我要吃第一个螃蟹。”

    旁边的服侍丫头常年混迹这种应酬,听苏进这么说也不免颤抖一下。

    花有墨见状支开了丫头,面色凝重了许多。

    “苏公子莫说大话,既然苏公子这么爽快,我花某也直说了,除非你是领主,否则这个螃蟹是煮不熟的。”

    苏进笑了笑,“哈哈,这螃蟹煮不煮的熟还不是花会长一句话的事。”

    随后苏进伸出三根手指。

    “三百金币?是很多,不过说真的,你这样不值得。”花有墨继续转着铁核桃,语气平稳。

    苏进摇摇那三根手指,“不,是三万金币。”

    啪嗒!

    铁核桃掉在地上弹了好几下,滚到苏进脚底下。

    “开,开玩笑!”花有墨猛地站起来,双下巴也跟着抖了抖。

    这苏家领会有人拿三万金币买个商铺位?就算是领主在这里也不会这么花钱的吧,对,这小子一定是在开玩笑。

    苏进也站起来,大手一拍,三张金票被摁在桌子上。

    这个在苏进眼中仅仅是纸而已,所以失去了钱的概念反而让他没有心理压力,说出门不带钱仅仅是金属钱币而已。

    这个试金石算是够分量了吧,倒是看看你会怎么办,三万金币对于头人来说那就是一步登天的财富,现在就是准备砸在你头上了。

    花有墨背着手走过来走过去,脸上的汗豆大可见,但他并没有犹豫要不要这个钱,而是在猜测苏进的身份,这么个大财主得罪了可是受不起的,收下这个钱自然可以给他个面子,自己也有台阶下,可谓是两全其美。

    这可是一个机会!自己脱离抹茶乡这个小舞台的机会!

    可,他做不到,他为什么可以三年都是这抹茶乡茶糖商会的头人,就因为自己公正,廉明算不上人情世故都会有,但自己办事会让人服气。

    花有墨没有说话,而是走到案台边重新拿起毛笔,写下了两个字,交给苏进后就出门了。

    后者大笑了三声,像个疯子,却让离开的花有墨松了口气。

    心里大致确定了商业集中地后苏进就准备去找铃铛了,这丫头办事还得练啊。

    可他刚出门,苏进的眼前就多了串糖葫芦。

    “少爷,给你,可甜了。”铃铛虽然遮着面纱,但女孩子的俏皮丝毫没有打折。

    苏进也不客气,尝了几个后便问道,“铃铛,别光顾着吃,正事办的怎么样了?”

    铃铛扔掉竹签,用手帕擦了擦嘴巴,“其实啊,很简单,这里的人喝茶就可以解决牙病。”

    苏进有点不太相信,既然这里的茶叶含糖量快赶上甘蔗了,泡出来的茶岂不是也是个甜水?

    见自家少爷不太理解,铃铛继续补充道,“那个老爷爷说了,这里的茶叶泡出来是涩涩的味道,不仅不甜而且有些苦,这里的人临睡一杯茶,早起一杯茶,从来没有牙病一说的。”

    苏进点点头,“行,做得不错,回去吧。”

    铃铛却好像有点失望,没有跟上苏进的步子。

    “好了,走吧,等明天再给你弄那个好玩的,待会把香怡也带回去。”

    “怎么,少爷你不回去?”

    苏进摇了摇头,“商会会长还有别的事情找我谈,等明天才能回去。”

    “那,那好吧。”

    回到客栈,给护送的家丁叮嘱一番,苏进就和林子艾出去了。

    马车上铃铛摘下了面纱,摸着脸上凸起的疤痕,不由地又是几滴泪水。

    “铃铛姐姐,你哭什么,少爷欺负你了?”香怡递过一张手巾。

    铃铛摇摇头,“是我,是我太丑了,入不了少爷的眼。”

    “哼,就知道他是那种喜新厌旧的花花公子,你看他对林姑娘的眼神,回去好好教训他。”香怡攥了攥小拳头。

    “别,少爷已是谈婚论嫁的年纪,再说你我只是丫头而已,别忘了我教给你的,永远别做逾越身份的事情,否则到彼岸都不会好过的。”

    “哦,知道了。”

    这些话苏进自然听不到,他现在正在一片沼泽地边看了看去,旁边的林子艾正把蛇蛋托在面前,仔细分辨着什么。

    要说这母子情深呢,这七彩暗婴蛇和蛇蛋之间确实存在着一种实质的联系,蛋会略微倾斜到它母亲的方向,就好像罗盘一样。

    “在哪边?时间挺紧,明天我得赶回去,尽量今天晚上之前就解决他,我的人待会就到。”苏进警戒着周围,就算是白天也丝毫不敢放松。

    林子艾玉指一伸,“西南方向,而且不远,小心点。”

    “哈哈,看把你紧张的,区区一条蛇而已,如果我没记错,七彩暗婴蛇最薄弱的地方就是七寸下的婴儿形状的蛇胆,太阳落山前的最后一刻钟会降阶,而且最怕火元素和雷元素。”苏进一有空闲就看书呆子记忆里边的相关记录,现在虽然没交手但基本摸清楚了敌人的各种信息。

    林子艾手一哆嗦差点把蛋扔出去。

    连她自己都是偷看老爸的藏书才知道的七彩暗婴蛇,这家伙竟然比自己了解的更详细,难不成他已经是武师甚至武将的强者?不对,早听说苏家领的接班人是个书呆子,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实力。

    这个人,究竟是不是领主!

    她不确定,但是弟弟的前途让她抛开了这些胡乱的想法,管他是谁,能让弟弟恢复实力就行。

    不过就在林子艾想来想去的时候,苏进闪身就是一掌烧焦了一条准备咬后者的小蛇。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