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领主 第二十六章头人是个双下巴
作者:七步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以后出门记得做个假喉结戴着,第一眼看见你还以为你是个人妖。”

    苏进之前就纳闷铃铛一股子醋意哪来的,因为这林子艾身上有熏香,不过也就相当于古龙水那样的男士专用的,平时铃铛要给他熏他死活不愿意。

    “人什么?”

    “没什么,既然林姑娘想跟我合作,我这人不占女人便宜,方才的五万金币我就不要了,但债务你得免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父亲应该是林领主吧。”苏进说道。

    林子艾束起头发,戴上白色方棱帽,胡子没有贴上去,可能是担心人妖是个不好的形容词。

    “家父确实是领主,不过也是年迈,实不相瞒,这蛇和蛋可以救愚弟修炼前途,按圣天帝国条律没有达到三段及以上的不能当领主,愚弟还等着继承领主之位。”

    苏进被这么看着,突然心里咯噔一下,三段不就意味着玄武士的武将或魔导士的高级之境,之前没太仔细了解过这方面,书呆子的记忆又杂,也许根本就没把当领主这事放在心上,他现在顶多就算是武者加初级魔导士,还都没达到巅峰,没看到突破的前兆。

    商讨了下细节,终于在铃铛小媳妇似的眼神中出了门,嘻嘻哈哈地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得,本来早晨发现有那条蛇的痕迹,小石头提醒自己抓住它有大用,现在债主找上门了,要么掏钱要么帮忙抓。

    刚才林子艾怕苏进多想,道出了自己一个人出来寻蛇的原因,同样是内斗,有人要夺权不想她弟弟恢复实力,自己不可能在领地里找人帮自己,现在好不容易把蛇引到苏家领的地界,还恰巧遇到了苏进,自然是硬的软的手段都得使上。

    方才成年的女人啊,心思就这么复杂,苏进自认为在这种方面永远玩不过女人。

    两方约定趁七彩暗婴蛇最为虚弱的黄昏之时围捕它,打杂的人手苏进出,对战主力暂时是苏进和林子艾,他们的技能元素性对于七彩暗婴蛇的强悍肉体有一定破防,纯武技对它效果不是很大。

    白天还有一定时间,考虑到调研民情也不能耽搁,上午苏进急匆匆地出去了,就带着铃铛一人。

    有些事还是得教,要不可就浪费了上一世的经验。

    重新走到大街小巷,铃铛跟在苏进后面就不是那么活泼了,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直到苏进停了步子她一头撞在了前者的背上才反应过来。

    “铃铛,交给你一个任务,在这家药铺里打听下这里的人怎么解决牙病,我去那边茶糖商会看看,如果你在我回来之前就打听清楚了,我就给你做个好玩的。”苏进安排道,说道好玩的还故意说的神秘了些。

    铃铛本来心情不佳,还在醋坛子里泡着,听到有自家少爷这么说,自然知道是个台阶,“少爷你可别小看我,这就去,对了这是金币,别在人家面前失了面子。”

    递完钱袋子,铃铛小跑着就去了药铺,苏进这才会过劲,也对,进了商会身上分文没有确实说不过去。

    也怪自己管不住钱,这会苏进没有把钱放在袖兜,而是贴紧胸口的内兜,这花钱如流水的毛病得改改。

    商会离得不远,几百步的功夫就到了,这里不同于提供贡谷的溪凤乡,那边是考贡谷的价格硬生生赚的钱,商业的性质不强,这里的商会虽然规模不大,但是能在农业手工业不算发达甚至在苏进眼里分明落后的境地,这里的人能有这种集中的商业思想已经很不容易。

    毕竟进来的都是当地有头有脸的商贾,门迎的姑娘也是水灵,里面请三个字听着都舒坦,摸到前台的位置,苏进打听了下今年的头人在哪,这里是一年选出来一名头人带领茶糖商会,虽然没什么政治权利不过就算是抹茶乡乡长来了也得给几分面子。

    谁让人家是交税大户呢。

    幸亏头人事不是很多,还没有开启预约这个限制,通报了一声就带苏进去见面了。

    当然,限制不是没有,就是钱,展示出最低十个金币来证明自己的身家,这就是敲门砖,平常老百姓是凑不出这个钱来见商会头人一面的。

    还好,铃铛那丫头想的周到。

    头人是个双下巴,而且上面有个痦子,痦子上还长了根毛,苏进见了第一眼就有一种这人是个地主,整天花天酒地的感觉。

    然而,人家正在玩文房四宝,很是专注。

    “坐,茶。”

    伸出左手示意,继续琢磨最后一笔。

    苏进视力不错,隐约可以看出是蒸蒸日上,介于楷书和行书之间的字体,上字只写了一竖,按理来说剩下的两横随便一个连笔就可以完成。

    不过,这里是商会,没有随便。

    尽管毛笔字写的不太好,但一些寓意他还是略懂的。

    就在那双下巴准备运笔之时,苏进徐徐道,“商者,不农耕于田地,故不是脚踏实地,以诚信为必须,却又要脚踏实地,蒸蒸日上,短横为商,长横为信,一竖相连为脚踏实地。”

    双下巴一顿,笔锋都要落在纸上还是停了。

    “请上座,快,上茶。”

    苏进没有挪位置到反而伸出左手示意双下巴继续。

    后者会意,犹豫了一会,随后短促有力的短横和顿挫有余的长横被若有若无的细线连在一起。

    放好毛笔,双下巴走近招待,苏进自然起身说了些客套话,无非在书法上随便说几句。

    “苏公子年纪轻轻有如此了解,花某自愧不如啊。”

    双下巴名作花有墨,大概是长辈人希望有点文化的意思,现在也算没辜负长辈人的期望,只不过没有走那条路,而是从了商。

    “哈哈,哪里哪里,今天来的仓促没有带什么礼物。”苏进说着拿出了一幅字画,也不知道是这个世界哪家哪派写的,反正带来的时候苏进瞄了眼是个老物件。

    花有墨摇了摇手,“使不得,使不得,这么贵重的东西,花某怎么能要,再说身为头人,这茶汤商会的会长我可是从没有收过一回礼的,可不能破了例。”

    苏进眼前一亮,怎么,真这么公平?

    那我倒是要试一试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