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领主 第二十三章咱可是全职的
作者:七步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这一回算是微服私访,所以并没有通知这里的乡长,反正只要不说,不亮牌子就不会有人认得他。

    苏进先定了个客栈,时间还不是特别晚,而且这个乡有一定的夜生活。

    当然,并不是夜店那种,而是这里的习俗,月圆之夜家家户户都会出来摆小摊,都是关于各种茶糖的,看谁家卖的多,最后乡长会给一些奖励,也算一个小比赛吧,而且这里的手工艺品也挺好。

    这不,铃铛已经开始带着香怡各处窜了,苏进带着一个家丁跟着,另外两个去照看马车和驴子了。

    虽然之前那头母驴的眼神仿佛再说你不带我玩我就不驮你,但苏进仍是不带,别在摊位前偷人家糖吃,那就笑话了。

    苏进看着铃铛和香怡一大一小尝尝这家茶糖,又看看那家糖丝果,心想,晚饭是不用吃了。

    “老伯,我能尝尝你家的茶糖吗?”苏进凑到一个老农跟前问道。

    “没事,尝吧,咱这也是几代传下来的手艺了。”老农自信地应道。

    苏进拿了块墨绿色的糖块,放进嘴里,咬了咬,有点黏牙,有茶叶的清香也有浓郁的甜味儿,真要说比较吧,有点像椰糖,但比那个黏性低,老人吃应该也凑合。

    这老农的儿子在旁边现做,苏进看的也挺有意思,回头看看两个丫头的位置,正好和铃铛对视,相视一笑,后者就没往里走,估计是故意等苏进。

    只见老农儿子把磨成粉的茶叶倒进锅里,兑了大半锅水,然后就是不停地搅拌,苏进很烦重复性强的活,便想自行脑补。

    不过那青年并没有像做椰糖那样搅拌到底,而是看着粘度差不多了把那糊涂倒进了一个圆形石质容器里,随后就是一拳一拳的砸,而且每一拳都是用了丹田之内的元气。

    有意思!

    苏进发现口中的茶糖咬到最后并没有渣滓,而是中途的某个时间彻底融化,回味无穷。

    再看那青年的拳头,砸的狠却没有茶糖黏在手上,想来也是练过很长时间。

    “老伯,那大兄弟的拳是武技?”苏进问道。

    老伯打着哈哈,“什么武技啊,苏家领能有武技的家族不过四五家,那小子能到一重武者也是他的造化了,那拳算是他自己琢磨出来的吧。”

    苏进点点头,看的差不多,不买点好像说不太过去,“老伯,拿两斤茶糖,顺便那种茶粉也给我拿两斤。”

    “好咧,看你年纪不大,记得晚上别吃多了,得了黑牙病可别说我老伯没提醒你。”老伯笑着说,第一笔生意就这么多,倒是碰上个舍得花钱的少爷。

    苏进接过两包东西准备掏钱,却突然想起来,铜币银币都在铃铛那丫头手上。

    哎,当初真是手贱啊!

    怎么办,把铃铛叫过来给钱?不行,怎么能让女人付账!跟后边的家丁要?那更没面子,要是被别的家丁知道自己的高大上形象岂不是毁了。

    看了看老农儿子稳健的样子,苏进灵机一动,掏出随身带的本子,默写了一个简单的武技。

    寸劲,短距离爆发元气的武技。

    罗列关键的运气路线和爆发时机等等,两张纸上虽然写的东西不多,但只要那青年有些悟性自然可以学会,只不过能到哪一步就不好说了。

    “老伯,带的钱不够,你看这个能不能抵上这些东西?”苏进递过去问道。

    本来这老农就疑惑这少爷半天不给钱难不成是要不给钱,见突然给自己两张纸,太阳快下山了,但看字还是够的。

    “这,这是武……”

    “嘘!”苏进伸出手指,“不要声张,谢谢您家的茶糖,很好吃。”

    闪身走人,苏进可不想被追上成为这街上的焦点。

    “爹,你刚才说什么?武技?”青年用毛巾擦了擦汗,随口问道。

    “儿啊,武技!你看看,这是不是武技?”老农激动地颤抖着双手。

    青年看着生疏的经脉路线,技法描述,猛地瞪大了眼睛,“爹,刚才的人去哪了?”

    “没太注意,只看到往里街去了。”

    青年把纸张塞在内兜,撒腿就去了里街。

    苏进自然不知道后边有个人追,此时他和那两个丫头蹲在一个做糖人的摊位前,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一个个栩栩如生的小人儿在艺人的手里变出来。

    就算是前世的苏进也没研究到这个方面,他也好奇为什么那一条条糖丝能被连成小人儿。

    无奈,在一声声惊呼下,又一个正在玩拨愣鼓的小孩儿被变了出来。

    “我要我要!”

    香怡跳了出来,这些天可把她憋坏了,以前她可是大小姐,这段时间不是擦地板洗衣服就是给花浇水,活本身不累,但是奈何娇躯体弱啊,此时见到有糖人儿可以买,赶紧缠着她铃铛姐。

    不过看到苏进在旁边,叫完之后还是躲在铃铛后面,不敢去看苏进。

    “买就买呗,搞得我好像很坏一样。”苏进暗想,不过随后他童心突然泛滥起来。

    “老爷爷,我也想试试这做糖人,不知可否?”

    这下周围的小孩子们突然吐槽。

    “大叔,人家花爷爷可是做糖人做了几十年,我娘亲都是吃他的糖人长大的呢。”

    “是啊,大叔,吹牛皮小心晚上尿裤子啊。”

    “哈哈,我们可都是支持花爷爷的,大叔。”

    苏进一听顿时一人一个冰炎掌,左一个大叔,右一个大叔,咱还未成年好吧!

    “小伙子,试试也无妨,这些年做糖人的人越来越少喽,我这把老骨头也不知道能撑几年呦。”这个被一群小孩子称作花爷爷的老伯让出了位子。

    “少爷,你真的会做糖人?”铃铛拉了拉苏进的袖口。

    “当然,本少可是全职的!”

    任何事物的运行都有原理,苏进当然不知道花爷爷怎么做出来栩栩如生的糖人,但他知道怎么画画,而且苏进画画的水准还是有的。

    风元素加持于手指蘸取了一手茶糖,只有苏进知道这些糖汁和手指之间有一层看不见的空隙。

    “我洗过手哈!”苏进提前说了,引来一阵欢笑。

    随后苏进用风元素包裹住糖汁控制其滴落的速度,开始他的画作。

    “你们看,那个大叔在画画诶!”

    “真的耶,不过为什么他的糖丝一直不断,连花爷爷中间也有断的时候。”

    “你们看那是花爷爷,他的胡子画的好像!”

    花爷爷刚开始还以为这小子是胡乱玩玩,直到看着自己的上身被画的如此之像,才停下捋胡子的动作。

    香怡都看呆了,差点没捏住手上的糖人,自家少爷不是个打打杀杀的坏人吗?怎么会做糖人?一定是自己看花了,揉了揉眼睛,后者已经起身。

    一气呵成,蘸起的糖汁刚刚用完。

    “哇,这大叔好厉害!”

    “是啊,上面是花爷爷再给我们做糖人儿!”

    “大叔再做一个吧!”

    刚准备教训下这帮叫自己大叔的熊孩子,一声不和谐的声音就出现了。

    “这糖人儿,我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