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领主 第二十章一头神奇的驴子
作者:七步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金币已经藏好,想到那帮家丁之中还是有点聪明人,他还是藏的有些隐蔽的。

    快到家门口,苏进想想还是转悠到了胡铁乡,之前都是听说,来的人也就看到个小壮牛,不能说整个乡都像他这样吧。

    戴上斗笠,牵了头正在酣睡的驴子,在嗯啊嗯啊的不满声下,苏进去了胡铁乡,沿途是路过溪凤乡的看到很多家丁模样的人都在参与挖沟渠的劳动中,苏进点点头。

    这大,不敲打敲打还不听话。

    前世的苏进也有几块试验田,不过都是尝试各种花式基因改造的植物,为全人类做事,现在田变多了,却为自家领地做事。

    “唉,这农业水平,商业水平,对,还有这修炼水平怎么看都是被欺负的类型啊。”苏进暗叹一声。

    修炼水平还不是说提上来就提上来,苏进查了下,全领登记的玄武士只有千把人,魔导士可怜的只有不到十个,有一个还是自己母亲。

    自己虽然懂很多修炼原理和教辅知识,可是想到把那些还在干活的有天赋的人强行拉过来教不现实,这样粮食产量自然就下来了,不还是穷的一比,所以农业是苏进目前最看重的,但是出现昨天那个天赋异禀的小女孩苏进还是想提前教导。

    不为别的,隔壁林家领每年春天中旬都会和他们进行魔武切磋,而近十年苏家领是一直都没赢过,去年直接弃权了,给了钱了事。

    苏进想到一个词。

    窝囊!

    越想越麻烦,苏进干脆专心看附近的山间地头,不知不觉已经到了胡铁乡的地界。

    这里属于丘陵地带,没有高山,但地势仍然是起起伏伏的,树木不是多茂盛,都被一种生黑刺的灌木覆盖,而且最怪异的是苏进转了一圈竟然没看见大点的池塘,这里地势不平坦,按理来说随便下点雨都是水坑,可是那些地势较低的地方都是干的发裂。

    不过每隔一段一段距离都会有一家铁匠铺,缕缕青烟从那一个个小屋的烟囱中飞出。

    看来想的还是太简单了,就算把那边的水引过来恐怕解决不了问题。

    啊,就不能让我像个正常的穿越大军一样,没事打打怪,夺夺宝,泡泡妞,偶尔踩踩高富帅,跑过来调研土质观察地势算那样?

    嗯啊!嗯啊!

    一个魔性的笑容出现在那头驴子的脸上,一瞬间就消失了。

    我擦,绝对是我眼花了。

    田间地头的汉子见一个戴斗笠的外乡人牵着驴进了胡府,好生奇怪,这人什么来头,这么轻易就进去了。

    不过这并不影响苏进谈事情,跟那个白老头说了半天被自己简化的地理知识,然而没什么卵用,面前的老头儿除了捋,嗯嗯地点头,没别的表示了。

    “这样,胡老,把你们的乡志拿过来,我看看。”苏进看出来了,这乡人被溪凤乡欺负是有原因的,谈判都不会,也可能是男的大多老实巴交,路上看一家家的人都是挺和睦的,这点看媳妇照顾婆婆的样子就看得出来。

    接过乡志,按苏进的印象几十年前这胡铁乡还不是这么缺水,但是那个时候他们打铁还不是这么火,他要找到那个转折点。

    一页页的翻,自动过滤无用信息,直到一个写实画出来才叫苏进眼前一亮。

    黑铁刺,于此年疯长于丘陵,乡民砍伐却无大用,茎上之刺暴晒后烧成灰,内含黑铁。

    再往后就是描述打铁行业在乡里发现不错,同时也伴随缺水的问题,直到这几年尤为严重,乡民吃水要么吃井水,乡里只有两口井还经常打不上来水,要么就是从外乡运水,而多水的溪凤乡自然成了老主顾。

    一番交谈后苏进灌了一壶水就出门了,毛驴冲他叫唤他也没理,径直上了一个小山坡,白乡长排了两个大块头跟着,这胡铁村就是不缺各种大块头小壮牛。

    找了个一块还算开阔的坡面,苏进找到丛落单的黑铁刺,旁边还丛杂草。

    叫跟来的家丁在这两丛之间挖了个小坑,苏进把水倒进坑里。

    不大会水就渗了下去。

    “把这两丛草中间的地挖开,看到根就停。”苏进吩咐着。

    附近还有些砍黑铁刺的乡民,看见这边三个人在挖土,不由地好奇看过来。

    “嘿,兄弟,干嘛呢?这山里边的铁你可挖不出来。”

    苏进见有人过来,便迎过去,“怎么讲?难不成这黑铁只能在这刺里,山里没有黑铁,这刺里又怎么会有呢?”

    这乡民一下子被问住了,打着哈哈,“我也不清楚,反正祖爷爷都说当年他们打铁的时候从土里炼铁特别困难,这黑铁刺一出来,省了不少事呢。”

    “这样啊,哈哈,知道了,谢谢。”苏进拱拱手。

    “什么谢不谢的,我得干活去了,吃饭的活计可不能放下。”

    质朴的乡民啊。

    苏进回到原来的地方,两个家丁挖的差不多了,景象可谓是让人乍舌。

    “大人,你看,靠近黑铁刺这边的土都是湿的,杂草那边还是干的。”家丁示意道。

    苏进想到了前世沙漠地带的骆驼刺,根系极长,吸水能力跟海绵差不多,这黑铁刺能在这么短时间把水吸过来,怪不得这片区域树木少的可怜,没水分怎么活得成。

    铁质应该就是离子顺着水了黑铁刺的茎干,最后汇聚到尖刺中。

    大致上弄清楚原理后,碍于没有专业实验室,加上时间上也不允许,就放弃了完整的实验程序。

    但,沟渠和水库的事停不停是个问题。

    停了,溪凤乡的水谷肯定坏掉一大部分,年贡就是麻烦事,不停,这水送过来搞不好就被吸完了,存不住。

    不过看着没有规划的黑铁刺丛,苏进突然有了主意,既然都要吸水干脆给你们吸个够。

    回到胡铁乡后苏进给白乡长吩咐到具体怎么做,年纪大了,很多词又不懂什么意思,废了三杯茶的功夫才讲清楚。

    大致上就是把水库里的水底部用石板封死,定期放水到黑铁刺集中的山头,山头底部周围挖一条差不多的沟渠保证水可以围住山脚一圈。

    这样,就算把黑铁刺当做个作物养了起来。

    嗯啊!嗯啊!

    那头死驴竟然点点头!

    我擦,你这是夸我机智吗?苏进一脸黑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