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领主 第十八章这种思想很先进
作者:七步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是夜,享受着身上之人略显生涩的按摩,苏进突然问道,“铃铛,你不想成为夫人吗?”

    后者一滞,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我……我已经配不上少爷了。”

    苏进一听反倒笑了起来,一把将铃铛拉到身前,“你在撒谎,每次你撒谎的时候小腿肚子都会打颤,说吧,究竟为什么?”

    铃铛犹豫了许久,轻声问道,“少爷真的不记得了吗?”

    苏进一脸问号,书呆子记忆的杂七杂八的太多,不作死的情况下苏进不会仔细翻看的,“你别告诉我我已经是有家室的人吧。”

    苏进坏笑地胡口说道,谁知铃铛却转过头去,蚊子般地回了一声,“嗯。”

    我擦,不会吧,我这乌鸦嘴。

    苏进赶紧深入到书呆子的记忆,左翻翻右翻翻,终于时间定格在苏进十岁的时候,模模糊糊地知道自己十八的时候要跟辽战领的一个女孩成亲,美名曰,当年父辈的指腹为婚。

    算着时间差不多了,但是自己老爹不知踪影,母上大人跑去找他,自家领地现在破成这样,辽战领知道这样恐怕不会同意这门婚事的,搞不好要出现里的退婚流啊。

    不行,本少堂堂领主怎么能让别人退婚,我要娶的是身边之人,辽战领那妞离自己几千里地,还不认识,得想个办法解决一下。

    不过眼下还是要哄好身边之人啊。

    一番花言巧语,手脚齐上才把铃铛逗笑了。

    没成亲之前苏进不会碰铃铛,女人最重要的时刻得让她有安全感才行。

    临睡前,苏进呢喃道,“复颜丹成时,我娶丫头日。最美落初红,此夜立为誓。”

    希望这一天不远吧。

    第二天一大早苏进就被小六匆忙的通报声吵醒了,苏进没让铃铛起来,昨晚这丫头可能是兴奋的睡不着,女人的第六感很强,怕是猜到了苏进的心思。

    “什么事啊,这么急?别告诉我又有哪家闺女没人要了往我这送,那个香怡都让我够呛。”苏进打了个哈欠,随口问道。

    小六因为升职为管家,所以置了个圆帽子戴着,“不是,少爷,是胡铁乡的人来告状,说是溪凤乡的那个大又去勒索他们。”

    一听是那个大,加上是被吵起来的,起床气还没过,顿时眉头冒火,“上瘾了是吧,看来两万金币还是太少了。”

    本来解决领地大事的判官类角色可以让专门的人来处理,但由于专门的人苏进还没找到,所以还得自己亲自上阵。

    去了接待厅堂,看到比自己矮一头却壮的跟牛似的来客,苏进不由地起一身鸡皮疙瘩。

    打铁的不至于能锻炼成这样吧。

    玄武士!

    修炼自身元气才可能将自己的肌肉加强到这种程度。

    “你说你要告状,可有证据,诬陷乡长可是重罪。”苏进不怒自威,虽然是装的,但看底下小壮牛的反应,装的效果还不错。

    小壮牛先是自我介绍一番,但苏进自动无视,自己的记忆够麻烦了,能给你起个外号小壮牛勉强算个短期记忆就不错了。

    说罢,小壮牛递上来几张契约,看样子年头不近,苏进看了之后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记得当初看历史,有一段时间国人还吃不起茶叶蛋,这契约上定的水价基本和这差不多。

    一斤水五铜币!

    人家茶水铺,两大碗粗茶水才一铜币,你这田里的积水要这么多。

    但气愤归气愤,苏进表面上却不表露太多,他还要更多的筹码。

    “就这些?这些都是往年的而且契约成效你我无法干涉和改变。”苏进耸耸肩说道。

    小壮牛急了,来的时候乡长说是昨天接到二姑外甥他老婆的弟弟通报说是小领主去了溪凤乡把大狠批一顿,还罚了不少钱,受了不少气的胡铁乡乡长赶紧就这个小壮牛过来告状。

    所谓,痛打落水狗。

    但现在苏进表现出来的却是有些不耐烦,绞尽脑汁地想想有什么苦水可以吐。

    看了他抓耳挠腮许久,苏进想着是不是给一点提示呢,比如婚嫁之类的,这个苏进有所耳闻,谁知道这小壮牛一时却想不起来。

    “哦,领主大人,那溪凤乡与我们通婚多代,到了大当乡长就让我们乡出了三倍有余的彩礼钱。”

    苏进听这终于松口气,随口站起身来,他等的就是这个,“哼,这个方寸真是目无王法,我领规定婚娶之事普通人家不得超过三百银币,他敢抬到一个金币!”

    “来人!把方寸带过来,本少要审他!”

    这次让你大出血!

    苏进出手大方不代表他有钱,苏府经过这么折腾其实剩的钱不多,他无聊的时候让铃铛报账,听到自己家就剩五万金币的时候,他还是有点紧张,年贡大概需要四万金币的样子,贡品还要几万斤的水谷来充数。

    所以他要筹钱,这个时候方寸被抓住了小辫子,那算他倒霉。

    改良土地今年是来不及了,那只好敲诈一波人傻钱多的犯事的方乡长了。

    这一天基本在审讯大中度过,最后两个乡达成一致,尽快挖掘沟渠修建水库,溪凤乡掏出五万金币算作这几年的税收和对胡铁乡的补偿,苏进拿出两万给了胡铁乡,后者高兴的合不拢嘴。

    “作为领主,我自然不偏不倚,这事是你错了就是你错了,按照规矩我该撤了你的职,但这次我放过你,以后别整出这些事,丢人现眼。”苏进边说着,边写着什么材料。

    “是是是,多谢大人摄了小的罪。”可怜的大是哭着说这段话的。

    苏进停笔,“把这个拿下去抄几份,告诉那些个男男女女,谁再敢婚娶之事没那个钱还摆那个花架子,就找方乡长说理,方乡长你能胜任吧。”

    听着苏进都快笑出来了,大彻底抬不起头,“嗯,当然。”

    送走两个乡的人,苏进一拍。

    谁定的这条规矩,为什么上辈子没这样的神人,苦了大批同胞。

    后来他才知道,是书呆子爷爷的爷爷定下的传统,不让普通农民商人在这方面花了大半积蓄,事实上那个时候子民们日子过得确实不错。

    苏进叹了口气,这种思想解放不知道那个世界什么时候才会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