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领主 第十六章你家丫头敢比我家多!
作者:七步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没想到这么个贞烈女子竟然会下跪求自己,虽然有那么一瞬间苏进想过赶紧收回家,不过咱现在也是领主了,气度得有不是。

    “家里正好缺个陪床丫头不知你愿不愿意?”

    这下轮到铁龙铁老头坐不住了,见势也要下跪,苏进连忙扶起燕兰,颤抖的身体让苏进觉得玩笑似乎开大了。

    “哈哈,都过去多少年了,冤冤相报何时了,况且把你养这么水灵,外孙还没见着呢,铁老别别别,你这老腿别再跪出毛病来,走走走,带我去农田里转转,顺便体察民情。”

    说着苏进拉起铁老就走。

    “喂,那陪床丫头……”燕兰追出来,还在惦记苏进的玩笑话。

    快下楼的苏进听着,回头大喊道,“相当本少的贴身丫头,你,还差得远呢。”

    得,看到这一幕的人基本都在风中凌乱。

    时间不是很宽裕,铁老带路去了不远处的溪凤乡。

    溪凤乡稍微靠近苏府,条件还算过得去,马车里的苏进拿出了一个线装本和一根黑色的细棒,细棒前端被磨尖,然后一路都在观察沿途的地理情况和建筑风格,写写画画还标注了一些铁老完全看不懂的东西。

    溪凤乡处于群山之中为数不多的几千亩平地,田里都是水谷,有点类似水稻,但是结出来的谷穗去壳之后,里面的谷粒是淡蓝色的,含有一定量的水元素,年年上贡,苏家领一大部分都是靠这溪凤村的水谷。

    尽管降低的税收,苏进看到路上的农夫还是不大高兴,小六打听一下才知道,今年盛产水谷的溪凤村由于积水淹坏了很多苗,收成估计会锐减。

    铁老捋了捋白须,冥思一会只得叹口气,“世事不可阻,一为天灾,二为人祸。”

    苏进却捡起一颗死苗,看了看泡黑的根系。

    “不知道来不来得及,小六你去通知溪凤乡的乡长,就说我现在要见他。”随便在身上擦了擦手,然后突然又想到什么。

    “铁老,这附近是不是有个专门打铁的乡?”

    铁老本来疑惑苏进这么急着找乡长干嘛,听到问自己,脑筋才转过弯,“是,是有这么一个乡,好像叫胡铁乡,大多是胡姓人,而且男性居多。”

    苏进捏了捏下巴,看了看天色,“算了那边明天我自己去,先跟这边的乡长谈好。”

    上了马车,苏进又把积水一项写在本子上,然后就收了起来。

    “领主大人,不知那黑棒是何物?”铁老年过半百,虽然修炼一途没有精进仅仅是武者二重,但耐得见多识广,这种不同于蘸墨的毛笔的东西倒是第一次见。

    苏进说实话也不太清楚,说是铅笔又感觉不太像,还是在书房的时候一块收藏的石头在纸上划出了痕迹,他才注意到,后来让人把石头切了,做成现在的模样。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不如铁老看看这石头是个什么种类?”苏进把细棒递过去。

    铁老小心接过,看了又看,还闻了闻,“如果不错,这该是墨岩,很常见的石头,有的道路都是用这铺的。”

    “这样啊,不知道这东西做成笔如何,总比毛笔来么方便,可惜在着纸上写的东西太浅。”苏进拿出本兮,自言自语道。

    “哈哈,领袖大人,这早就有人想过了,不过你看,铁老用手指沾了些许唾沫,轻松就去掉了本子上的一个字。”

    苏进见状,不由苦笑,这里的人没有想象中那么傻啊。

    但他却没放弃这个想法,因为他的钢笔字帅的飞起,但毛笔字太渣,写出来最多可以认出来那是个什么字,就算有书呆子的加成,他还是优化不了这项技能,可能这就是天赋吧。

    上贡的事确实不得拖沓,苏进直奔溪凤乡乡长所在。

    不愧是上贡主力,府邸看着就阔气,虽然没有苏府的奢侈,但硬性条件还是不错的,光是这方府的牌匾就透出隐隐的威严。

    出迎的乡长是个大中年人,名作方寸,浓眉大眼看着样子挺唬人的。

    “领主怎么不提前说一声,我好派人十里外出迎啊。”大笑着说道,笑的时候那一丛都在抖。

    嘿,本少第一次来,搞得跟很熟一样。

    随便客套几句,大就苏进一行人进府了,路过走廊,看着这些房屋建筑,均是斜顶的,而且角度比一般的都要大,再看看一些地方雨水积成的水洼。

    暗自记在心里后,到厅堂落座。

    嚯!

    这大怕是精力旺盛,这丫头一边站一排,个个水灵灵的,看样子正是豆蔻年纪。

    “那个就是小领主苏进?看着就是文弱书生啊,听说他还把的管家杀了,看着不像啊。”

    外边刚刚倒过茶的丫头怯声讨论着什么。

    “怎么了,我倒觉得人家有那个本事,再说人家可是领主,没准还是魔导士呢。”

    “哈哈,怕你是看小领主长得帅动了坏心思了。”

    “哼,咋了,刚才是谁倒茶的时候心不在焉的差点打翻了茶盅?”

    屋内的苏进可听不见外边的窃窃私语,出来他也不是客套的,开门见山,说得这大方寸一愣一愣的。

    “这,领主大人,今年这贡是真的交不上啊,灵田里想必您也去了,天灾我等也没办法啊。”大没想到,这未曾谋面的小领主说话直来直去都没给他打太极的机会,这不像个书呆子啊。

    苏进抿了口茶,瞟了一眼对面一排的丫头,“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你怎么挥霍你自己的钱我不管,但你把一个简单的积水怪罪给上天是不是太随意了。”

    面前之人的猛然一抖,“领主大人,为,为何这么说?”

    “废话,你家花花草草都没死你让灵田废了,贡品小事,底下的子民喝西北风啊!”苏进一拍桌子就开始大声训斥道,大怎样,长的吓人本少就怂了,笑话。

    大不敢继续坐着了,赶紧跪下,“领主大人,小的该死,小的该死,放小的一马吧。”

    呵,变脸比翻书还快。

    “我这个人不听这些个屁话,给你两天时间找隔壁乡谈拢,在胡铁乡开个水库,把这些个积水解决了!”

    苏进起身,拿起斗笠,叫上铁老小六就走。

    临出门,苏进还不忘回头提醒道,“你家丫头比我那都多,看着兜里货不少啊,我看今年除了贡品你再拿出来一万金币吧。”

    “领主,领主大人,我……”

    “嫌太少?那两万,还有问题吗?”

    大彻底没了脾气,蔫在地上,一副哭相。

    “没,没有,两万就两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