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领主 第十五章小女子甘愿为奴
作者:七步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人员调度是一个问题,但内院家丁不能谁都能进来,不说他要多能打,首先一条这忠诚度得有,别只看领主手掌生杀大权才听话,像小毛这样的说真的还挺少,而且吧除了高江高河小六他们几个苏进也不太敢相信其他的一些人,尤其是完完全全乞丐出身的外院家丁。

    苏进倒不是歧视他们,只不过过了干掉大管家的兴奋劲难免最后会像以往的内院家丁一样嚣张跋扈。

    所以他要搞一个比赛,从几十个家丁里选出十个先内院。

    这个消息放出去,顿时那群家丁就炸开了锅。

    这算什么?

    历代领主最多不过有个面试外加稍微复杂的个人考核而已,这下直接就比赛,最关键的还不是看你个人怎么厉害。

    因为苏进设置的规则是,比赛当天会随机分组,十人一组,自己会在山顶处埋一个金币哪个组最先把金币带回来就可以内院,金币就当做赏钱几个人分了。

    又能进内院,还有分到手里的一百银币,顿时这群家丁天天没事的时候跟打了鸡血一样,也不聊天打屁了,修炼的修炼,分析当天怎么做的,还有临时组队的,反正活力满满。

    “少爷,这段时间,家丁们倒是勤快的很。”铃铛端过来饭菜,却看到苏进正在写写画画,不过却没看懂。

    “他们啊,下过剩精力也好,免得成天闲着看内院的女仆,一个个的恨不得眼睛贴人家胸脯上。”苏进痛快地画完最后一笔。

    “少爷说什么呢!”

    “呐,就我现在这种眼神。”说着苏进直直地盯着铃铛初具身段的身体,从上到下扫视着,直到后者要羞地出门去才叫住她。

    “行了,快点来吃饭,吃过饭教你点东西。”

    饭桌上铃铛很不习惯地坐在苏进对面,毕竟以前她都是伺候完苏进才去吃的,直到后来苏进说,她现在是高于丫头低于夫人的存在,吃饭就得上桌!

    但跟着上菜的香怡就没这待遇了,没错,她只能看着,而且站着,还得站直了,双手交于腹前。

    苏进到现在都没想通,她虽然已经没了父母但家里多少还有点人吧,把她领回去苏进又不是不给钱,生活安定而且有点小富那都是没问题的,偏偏要过来当个下人。

    直到后来打听才知道,她家里知道这消息的当天就树倒猢狲散,各自卷钱跑路,竟然没人管香怡。

    加上铃铛说香怡看着就跟自己亲,所以劝着苏进收留,也算结个善缘。

    苏进对于多个丫头但是没什么感觉,就是暗自抱怨,只要这善缘别变成桃花劫就好。

    吃过饭,香怡收拾桌子,苏进把铃铛拉到屏风另一边,准备搞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约莫一刻钟里面就传出阵阵,“啊,少爷,别这样,。”

    “忍忍,待会就舒服了。”苏进稍微加大了点力道。

    “啊,少爷,你轻点。”

    “丫头,别乱动,待会对不准了。”苏进没想到搞这个还如此费力。

    窗外,路过的倩影好奇地凑过来听着听着就感觉浑身,却说不上原因,才刚刚启蒙的年纪对男女之事自然不了解,但还是害羞地走远了。

    “呼,来,我躺着,你上来试试,记得对准啊。”苏进脱了上衣,露出有点料的后背,这段时间的锻炼可是没断过。

    “可,少爷,刚才太舒服了,没记住……”铃铛扭捏着身子,支支吾吾道。

    “我,唉,枉我刚才那么认真,这样,我指哪你按哪就行,回头把那套解乏化瘀活血的按摩法写出来你看看,”苏进边说边爬在,手反指这后背上的穴位,“好,就这,停,按!”

    一番指教,除了嫌铃铛劲太小,其他都还好。

    下午还有些时间,苏进想了想是该拜访下那个人了。

    换上粗布白衫,戴上斗笠,苏进就出门了,小六本想带上个十几号人,却被苏进拒绝了,最后只有小六跟着。

    此行向西走,熟悉的街道,名作老龙街,听闻是当年一个名号老龙的狠角色开辟的以商业为主的街道。

    苏进走的不快,看着大部分商铺生意并不是多好,因为快秋收了,农家人都忙着地里的活计,指望有个好收成。

    圣天帝国很奇特,只有春秋没有冬夏,就算气温不正常那也是很少见的,一年大部分时间都是气候宜人,可是这不代表着年年丰收。

    苏进这两天除了选一些内院的家丁就是调查收成这方面,查阅苏家领的领志后他发现,虽然苏家领地方不大也就五万亩地,但也不至于一年就产二十多万斤粮食吧,这相当于一亩地产四斤多而已。

    要知道,在前世苏进的那个年代,一亩地的产量早就过了两千斤,突然他就有一种回到了蛮荒时代的感觉。

    但他没办法,谁让他是领主呢。

    抬头一看,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了自来客栈,想想那个泼辣的女子,苏进不禁莞尔。

    抬腿便进,大堂内没有几个客人,小二也在有一下没一下的擦桌子,看到有人进来,连忙招呼过来。

    “客官,您是就食还是就寝?”

    苏进第一次听到这都想吐槽,不应该是打尖住店么,算了,入乡随俗吧。

    “不了,我找你们老板娘。”苏进随手扔了个银币给他。

    小二稳稳地接在手心,“得咧,这边请。”

    跟着他上了二楼,小六被留在大堂。

    通报了一声,苏进才被让进到那个装潢简单的闺房,谁知,有人已经捷足先登了。

    “铁老,几日不见,精神气涨了不少。”苏进上前拱手道。

    来人正是铁燕兰的老父亲,不过不比之前的愁眉苦脸,面色上好了许多,估计是因为女儿得以安然脱身。

    “不敢不敢,我乃一介平民,怎能受领主大人如此大礼。”铁老赶紧起身。

    一番客套后,苏进被让至上座,这才步入正题。

    “不知铁老是否知道老龙这个人?”苏进随口问道。

    可听这,铁老眉头一动,“怎么,领袖大人找他何事?”

    燕兰被允许旁听,此时正泡着茶水,听到老龙这个名字也是浑身一颤。

    心知这二人肯定知道点什么,苏进也就不拐歪磨脚,“没什么,听闻老龙当年是农夫出身后来平了这条街的悍匪,被尊为这条街老大后来发展商事,却不知为何退隐了,以前我不懂事,所以贵为领主却不了解民情,所以我先想找到老龙问问这些年苏家领的真实情况。”

    苏进每说一句都会注意面前二人的神色变化,直到他说道只是问问民情,他们俩才松口气。

    铁老叹了口气,“唉,我就是老龙,什么老大啊,当年就是一时冲动砍了十几个人,害得燕兰没了娘亲,当年也是被逼急了,才不得不出来讨生活,误打误撞才混出了点名堂,后来想减轻罪孽从了医。”

    燕兰手一抖,茶水翻了出来,淌了一桌子,却来不及擦便赶紧跪在地上,“苏……领主大人,燕兰恳请大人放过父亲,当年杀人确实是因为保护我和娘亲,若能赦免父亲,燕兰甘愿从奴。”

    苏进听这,突然眼睛一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