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领主 第十四章头疼的开始
作者:七步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次日,一个重磅消息传遍了大街小巷,就算是苏家领的边界地带都有骑着快马的家丁通报,那就是大管家造反上位,已经被领主苏进斩首,今年的秋收之税按原数减半。

    可能前半个消息对还在乡间地头耕耘的农夫没什么触动,但后半句话可是让他们脸上笑开了花。

    “没听错吧,按原数减半,岂不就是交上五银币就可以了,老头子听着没,今年给小子讨媳妇的钱有了。”在田埂边提着竹篮送茶水的农妇说道。

    田里的农夫擦了擦汗,也是高兴道,“可不是嘛,自从老领主出走以后,咱们的日子可是一天不如一天,这下怕是那小领主开了窍。”

    街上的商贾们也是喜出望外,没想到自己家的税免了一半,本来他们昨晚领回来几个月的利润钱就已经很满足了,突然又有这种好事,毕竟谁和钱过不去呢。

    当然了,还真有。

    “少爷,你这样做,苏府今年怕是上贡都是问题啊。”铃铛翻看着账本,抱怨道。

    苏进躺在罗汉床上,手里弹着一枚金币,懒散道,“上贡嘛,又花不了几个钱,再说我对钱真的没有感觉。”

    铃铛一听这,突然皱眉道,“少爷,你确实很能干,但是今天你已经是领主了,府内的财物进出和税收……”

    苏进知道如果自己不从,马上铃铛就会作哭状,把他爹娘搬出来,“好好好,少爷我宣布从今天开始你管账房行不行?”

    “不行,少爷,按规矩我不能管。”铃铛赶紧放下账本,语气弱了很多。

    苏进见状,翻了翻白眼,“那行,你需要什么权限,不,我让你当什么你才能管财。”

    “按,按规矩,只有领主和夫人才可以。”说完这丫头倒是羞红了脸。

    “行,让你当夫人!”苏进一惊,嘴皮子一溜竟然说出来了。

    恰好一个大功率电灯泡急急忙忙进来,“报,少爷……”

    听见苏进说这话,小六儿连忙转过头对蒙着面纱的铃铛喊了一声。

    夫人!

    “说什么呢!羞死人了!”铃铛红透了耳根,扭过身去,还想争辩什么,却又想不出什么话来。

    苏进一看可以脱身,赶紧拉住小六儿,“什么事这么急?”

    见到苏进对自己使眼色,小六儿会意凑到苏进耳朵旁小声说着,“昨晚那个女子又来了。”

    苏进顿时就头大了。

    昨天晚上那个英勇就义的大肚腩商贾的女儿跑过来二话不说就倒在大门口哭,苏进好说歹说赔了点钱叫人给她送回家了,这倒好,早上又跑来了。

    看门的家丁一看是她,赶紧带去偏房好茶伺候,生怕惹了她,又是大喊大叫。

    苏进还是去见这女子了,二人面对面却一时间找不到话头。

    最后还是苏进先开口了,“令尊故去,我苏进也很悲痛,但昨晚的暴乱注定要有人牺牲,除了令尊还有十几个人已经去了彼岸。”

    “我爹爹跟他们不一样,他有钱有势他不该死!”女孩生的乖巧玲珑的面相,此时却是黛眉怒起,一张樱桃小嘴倒咄咄逼人。

    苏进一听这立马就火大了,“你爹为了救你,拼到最前方,叫你这么说他就不该冲进去,眼睁睁看着你被凌辱?”

    “我……我……呜哇!”

    这一言不合就开哭啊。

    苏进也没办法,女孩年方十四,老娘死得早,老爹为了她终生未娶,现在算是无依无靠。

    可他又能怎么样?

    收了她做丫头?这富家小姐自己可受不了这脾气。

    娶了算了?苏进赶紧晃晃脑袋,铃铛那边还没解决,再出来一个未成年苏进就疯了。

    “少爷,这是……”铃铛听到这边偏房有哭声边寻了过来,一看到这,一个欺负弱女子的情景立马浮现在她的脑海里。

    苏进连忙打住,“铃铛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正好,你过来陪她聊聊,少爷我,我出去透透气。”

    说罢,便冲出房门,头都不带回的。

    呜哇!

    好吧,哭的更响了。

    到快吃午饭的时候,苏进才看见铃铛出来,身后跟着那女孩。

    “少爷,你看,香怡能不能跟着我一起……”铃铛弱弱地问道。

    可苏进没让她说下去,天生他就掌控不住两样,一样是钱,一样是女人,一个铃铛苏进投入的精力就不少了。

    “跟你一起当夫人,还是当丫头?”

    “这,当然是丫头啊。”铃铛小声说着。

    苏进摇摇头,“你跟她不一样,如果她真的走投无路要来苏府当丫头,那就不能跟着我。”

    “少爷的意思是最普通的仆人?”铃铛突然颤抖了一下。

    “没错,正好最近雇一些仆人整理内外院。”

    “可是少爷……”

    “算了,铃铛姐,我,我愿意。”香怡突然拉了拉铃铛的手。

    “好,吃过饭就去签契约,也不让你一辈子在苏府,今年你十四那就签四年,哦不对,十七就可以结婚了,那三年吧,到时候我给你嫁妆。”苏进看女孩都点头了,就没管铃铛的意思了。

    看着苏进大摇大摆地走掉,铃铛跺了跺脚。

    随后转过身柔声道,“没事,香怡,在这里如果有人欺负你就跟铃铛姐说,知道吗?”

    后者点点头,但眼中的泪花却始终没有消失。

    苏进很闲吗?

    不,相反,他忙的要死。

    前世就算是在实验室也就管着几个人而已,后世纯属撒手掌柜把事情扔给大管家,自己闭门造车。

    现在倒好,大到领地政策,小到人员安排统统都得让他过目,为了省事,杂七杂八的就交给高江,苏进看他有幕僚的底子,干脆让他当起了行政秘书,专管政策调整。

    账房先生的活彻底推给了铃铛,并以威胁的口气说,如果她管账苏进当天就娶她,这下倒是震慑住了丫头。

    那苏进在忙什么?

    苏家陵墓中,他正带着一批人挖墓,当然,他可不是改行,他挖的是自己的墓,这么长时间苏进一直堵心的就是这里这个破墓了,自己活着好好的,后山还有个棺材是自己躺过的,搁谁受得了。

    清理场地时,苏进随意扫了一眼,发现身形极其瘦小的家丁却干的格外卖力,而且还干的很细致,一颗歪了的草都扶正过来,眼神之中似乎有一种虔诚的感觉。

    没错,是对陵园中先辈的虔诚。

    所以,临走时苏进遣散别的家丁,却单独留下了他。

    看着年纪挺小,苏进便问,“多大了?”

    “回少爷,十二。”说着眼神还躲闪不停,估计是被吓到了,以为苏进要整他。

    可苏进却没想这么多,“这么小,算了你也别做家丁了。”

    “少爷,是不是小毛做错了什么,您说我可以改,求求您,别赶我走,家母腿疾还指望我的饷钱……”自唤小毛的半大孩子吓得跪到地上,不住的磕头。

    苏进迷之尴尬,这段时间大管家得给他们留下多大的心理阴影啊。

    一下揪起小毛,“想什么呢,内院修炼场缺个扫地的,愿不愿意去?”

    “少爷你没骗我?”小毛突然还有点不相信,他在外院苦活累活都是抢着干想多换些饷钱,少爷一句话就可以去内院还只是扫地的活,多少有点喜出望外。

    “赶紧去找你六爷报道换个契约。”说完他便走远了。

    却没看到一个瘦弱的身影对着苏家陵园磕了三个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