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领主 第十三章嫁衣外的密谋
作者:七步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这一晚,很多人都没有睡着,农夫们接回自家孩子抱头痛哭,商贾们拿回自家钱财拍手称快。

    可能在外人看来,这次行动出奇的顺利,甚至让人觉得事先苏府的人和苏进这边演练过好几遍一样,可参与这次行动的人都知道,他们的每一步都走在钢丝上。

    没见到苏进从内院出来之前,谁都没敢放松。

    临时议事厅内,虽然已经是三更天,但在座之人无一不是精神抖抖擞。

    苏进坐在中间拿着高江送回来的腰牌,看着面前这一个个沾了血的脸,站起身来,正声道,“苏进在此谢大家助我一臂之力!”

    小六儿,高家兄弟和一众外院家丁纷纷起身拱手。

    想想今晚的事情,大家仿佛还在梦中一般,虽然那是一个沾满鲜血的梦。

    在大管家关骈发表演讲不久,接到消息的小六儿找到了混在商贾中的高江。

    “可以开始了。”

    说罢小六儿就走到外院边界和一个看场子的家丁攀谈起来。

    高江点点头,几步掠过人群来到大管家方才讲话的台子,两三下解决了上面的一个家丁。

    鲜血是最好的吸睛手段。

    台下人一看有人动刀子,纷纷看过来。

    “啊,杀人了!”

    “这是谁,竟然敢在苏府见血,这不是不要命了吗?”

    “兴许是哪家女儿的未婚郎君寻来呢,不得不说有胆色!”

    “你们瞧,他好像有话要说。”

    高江收起匕首藏于袖间,随后拿出一块刻有苏字的暗金色腰牌。

    “你们可认得这是什么!”

    人群攒动,很多人眯眼看着,却交头接耳不得知晓。

    “你这莫不是领主令牌!”一人惊道。

    人们陡然惊讶的看着说话的矮胖子随后又集中到台上的高江。

    “不错!令牌在领主在!”高江大声道。

    “年轻人,莫要玩笑,小领主苏进已经故去,老领主又无其他子嗣哪里来的领主。”

    “快快离去吧,看你也是身手不错,再不跑待会怕是要被乱刀砍死。”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反正是没几个相信。

    “看看你们周围,还有一个内院家丁吗?”高江指了指外围。

    刚才人群骚乱却是没几个人注意外围,此时一看,方才一个个神气的蓝衣家伙都是死的死伤的伤,没一个好好站着的了,取而代之的一群灰衣的外院家丁。

    “女儿,我的女儿在哪,看我不撕了那个关马脸!”

    本来就是嘈杂的人群突然从大门那边涌入了一帮拿着镐头铁锄的农夫,一个个凶神恶煞,跟打了鸡血一般,领头的正是上次被苏进治好寒腿的那个憨,没想到连他的闺女也被弄过来了。

    “大家静一静,听我说!小领主还没有死,他现在就在这苏府之内,如若不信随我突入内院,小领主说了,女儿和钱财都会还与你们!”

    这下商贾们坐不住了,他们是求利的,一听能拿回自己的钱,纷纷眼前一亮。

    农夫们本来就担心自家女儿,有人带路自然更是热情。

    “我就说嘛,小领主吉人自有天相,怎么可能就说没就没,一看就是大管家使得诡计。”

    “叫他这么说,小领主应该在内院中与大管家斗,咱们可得快些去帮忙。”

    “就你这把老骨头,省省吧。”

    “嘿,当年我打拼那条街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呢!”

    一时间群情振奋,就算是平时还算斯文的商贾们,也都撸起了袖子跃跃欲试。

    高江见时机差不多,一马当先,随之其后的灰衣家丁提刀跟上,农夫们其中,商贾们殿后。

    估计他们所想,小命还是重要的,拼命还是交给力气大的人。

    大队人马闯入内院自然被站岗的家丁发现,但高江才不会管这些。

    匕首现,血花起。

    就算面前之人玄武等级高于自己又怎样,被下了药,还有力气反击?

    没错,目前的内院家丁大多都在厕所排队,一些挤不进去的,无奈忍着继续站岗,谁曾在就在自己和生理反应理解争斗时杀出如此众多的人马。

    “还我女儿!”

    “还我钱财!”

    见了血的人群如狼似虎地冲了上去,锄头砸,石头碰,拳打脚踢,人,本性还是暴力的。

    随意解决了几个人,高江看着样子道路上的并不用自己的人解决了,而后叫了几个身手不错的照着图纸去寻各个厕所的位置。

    “哎呦,今天是咋了,这肚子是吃坏了毛病,第三次了,里边的快着点,小爷我快憋不住了!”

    “吵什么,我刚进来!哎呦,我哩个娘亲。”

    厕所外边早已是臭味难闻,就这放屁的声音还此起彼伏。

    “啊,谁!”排在最后的家丁突然感觉肩膀上传来一阵痛感,一看锃亮的刀身正斜着砍在自己身上。

    “唉,你小子平时少在被窝里打手枪,连砍个人都没力气!”

    眨眼间,另一刀尖没入这家丁心口。

    “有贼人!快快应敌!”

    这才反应过来的蓝衣家丁们赶紧抄起家伙,虽然手脚具软,却还是拼上前去。

    “哼,你们这帮吃狗食的乞丐还反了不成!”

    可这刚一动,的一阵抽搐就让这几个拿起刀的家丁下盘。

    这下刺激了平时一直被的外院家丁,一个个不要命的冲上前去。

    “娘的,你不是很厉害吗!宰了你!”

    “敢让我吃狗食,我让你吃刀子!”

    忍耐后的爆发是渗人的,这群乞丐出身的家丁个个乱无章法的刀子,有的见了血,有的砍的咣咣作响。

    就算是自己被划出了一条条口子,他们也没后退一步。

    以前受的气,今天我要你还!

    高江不语,趁两方互砍的时间,闪身踹开了茅房门,里面的正准备提裤子拿刀的家伙连惊叫声都被扼在咽喉。

    一柄长匕首已经没入后者的喉咙。

    高江只知道,可能偷袭的隐患由他解决,当年自己还小,老领主也是这么教的。

    照此法干掉几个据点后,高江找到了小六儿。

    “酒里的药如何?”高江擦了擦匕首上的血迹,问道。

    胸前已经被血染红的小六儿点点头,“赶紧去跟少爷回合,武者巅峰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我倒是觉得,你我过去怕是收拾残局的,少爷的实力怕已是远在你我合力之上。”

    小六儿没有反驳,但还是奔向寝房的方向,“说不过你,但少爷不能出事!”

    高江定定神色,展开身法,几息间便追上了百米外的小六儿。

    此时内外院已然大乱。

    叫骂声,怒吼声,惨嚎声。

    刀剑相鸣,热血飞溅。

    但从一白衫持剑男子踏着血路而出时,就代表已经结束了。

    里应外合的一次行动,苏进不能说多么满意,但也算基本完成目标,虽然还是死伤了一批人,有外院家丁,有农夫,甚至还有一名大肚腩的商贾。

    但!反抗必然会流血!

    如若今天大管家不死,那么明天流血的就是这领地的子民!

    所以就算是时间紧,但苏进还是冒险行动了。

    内院的酒食,外院的起哄,农父的躁动,苏进和燕兰的调包,环环相扣,这个局大管家不说插翅难逃,也是瓮中之鳖。

    “内院的女子和被困的小子都被领回家了吧?”苏进问道。

    “照少爷的吩咐,一家还给了两银币当作那个,对,精神损失费,商贾给的财礼也都退还了,只是……”

    见回答的小六儿支支吾吾,苏进不禁追问,“怎么难不成还有漏网之鱼?”

    “那倒不是,当初的杀的杀,活着的也都贬为奴隶,小六想说的是,那个死的商贾还有一女也被关骈掳了来,现在,她不愿走了。”

    “这……”

    苏进犯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