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领主 第十二章嫁衣下的反杀
作者:七步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两日后,苏府外院,一片人声鼎沸。

    庆典选在了晚上,兴许,是为了方便办事。

    四处都是张灯结彩,请了歌舞队和舞狮队,这边歌姬在舞者的陪伴下音色悠扬,那边狮子舞的生龙活虎,不少叫好穿插在锣鼓声中,此起彼伏。

    来的大多是有点积蓄的商贾,也有零星的农夫,估计是想拼尽财力来女儿最后一眼的。

    “唉,几个月的利润就过来看个舞狮子听那大管家说两句话,真不值。”一个大肚腩抱怨道。

    旁边的八字胡赶紧打住,“小点声,人多眼杂,别被听了去,到时候被穿小鞋有你好受的。”

    “也是,你我只是舍些钱财,也可怜那些农家姑娘,进了这苏府怕是更不好过。”大肚腩灌了口酒,摇摇头。

    “怎么不是呢,幸亏前些日子小女嫁出去了,要不,说不定就找我头上了。”八字胡应声着,“行了,别说了,正主来了。”

    只见一身金纹锦绣绸缎衣服,头戴宝石镶嵌的方顶棱帽,却长着一张长马脸的中年人走到临时搭的台子上,扫视了一圈,满意地点点头,随后双手虚按,嘈杂的声音才渐渐消停。

    清了清嗓子,这大管家算是开始发表讲话。

    “各位,请大家来是鄙人的荣幸,想必大家也知道了,小领主苏进因病故去,最后让位与我关骈,但我关骈惶恐,这是苏老家主打下的领地,如今我关骈上位,实在是大不敬。”

    说着这长马脸还闭眼锤了锤胸口,以表不忍。

    “哼,大不敬,要是老家主在,你早被逐出苏家领了。”大肚腩小声嘟囔着,要不是八字胡及时拉住了他,搞不好这还被上面之人听去了。

    “不过,我关骈不是忘恩负义之人,这苏府还是苏府,苏姓不会改,老家主若在彼岸应该也会理解。”说着指了指挂着的写着苏字的灯笼。

    “今天晚上,我关骈正式成为苏家领领主,还望各位多多支持,让我苏家领步步高升。”

    呱唧呱唧!

    一阵违心的掌声响起,不得不拍巴掌啊,这要是被这长马脸给记住了,这在苏家领还能做生意吗?

    所以,基本没人敢触这个眉头。

    但例外还是有的,一个轻蔑的眼神投向台上,悄悄跟周围人说了什么。

    “好,既然大家看得起我关骈,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今晚大家吃好喝好玩好。”长马脸拱了拱手便下台,至于去了哪里就不是这群商贾能看到的了。

    反正外院该热闹的热闹,毕竟花钱来的,怎么也得吃回来,玩回来。

    反观内院就安静得许多,除了隐隐传出一些泣声。

    十几个身着大红色嫁衣的玲珑女子在一间刚盖完装饰好的寝房前,分作三排站定,红盖头都挡不住一些女子哭花的脸。

    “领主到!”

    听闻如此,这些女子便纷纷不敢出声了,全都挺直了身子。

    “嗯,身段都不错,不知道如何,哈哈!”

    长马脸淫笑了几声,便走到这些女子前边。

    “嗯?谁在哭!本领主大喜的日子,扫兴!”

    家丁一把揪出来忍不住出声的女子,拉了出去,不知下场如何,但肯定好不到哪里去。

    “你们能做我关骈的妾是你们祖坟上冒青烟,放心,本领主绝不会亏待你们,算了,不说这些,快快让本领主看看娘子们。”长马脸说着,了前排第一个女子的盖头。

    面前女子眼神躲闪,不敢正眼看他。

    “唉,算你命不好,父母没把你生的好看些。”长马脸说完,家丁就把这女子拉出去了,虽然突然哭的撕心裂肺,但是没用。

    一连掀了五六个,长马脸只说一句。

    胭脂俗粉。

    “算了,本领主有些乏,就是你了。”说着指了指站在中间的胸前绣有龙凤的女子。

    “你叫什么?”

    后者一愣,随后不慌不忙地答道,“小女子姓铁,名燕兰。”

    “行了,去寝房等着吧,本领主沐浴后就来,剩下的,统统带走!”

    长马脸看了看燕兰的手并没有掀开盖头,就这样先行走开。

    被家丁带入寝房后,燕兰在屋子里坐了一会,算了算时间,出门唤了家丁。

    “我,我想去如厕。”燕兰着说着。

    “这……快去快回吧,这边走。”那家丁也显得为难,但面前之人毕竟是领主选的妾,自己也不敢怠慢,赶紧带路。

    拐了两个弯,来到一个角落。

    “姨太请,还请您……”刚说到一半,就感觉眼前一黑没了意识。

    约莫一刻钟后,一个好像长高了一些的女子进了寝房,四下看了看便关上房门。

    不大会儿,长马脸就推门进来,空气中顿时多了些酒气。

    呵,洗澡还没忘了喝酒助兴。

    “娘子,一刻值千金,快快吧。”

    长马脸一下扑过来,却被之人躲开了。

    “嘿嘿,有意思,我关骈喜欢。”

    几下脱了上衣,只剩下兜裆布。

    “看我不抓住你让你好生叫唤。”

    长马脸作虎扑状,可几下子却都没得逞,而那身着嫁衣之人却还在,红盖头稳稳地搭在头上。

    “身手不错,娘子,别玩了,省着点力气造娃娃,哈哈。”说着一把抓住面前之人的手起来,而且另一只手还攀上傲人的山峰。

    “是不是很软?”盖头之下的人说话了。

    “嗯!娘子的……等等,不对,你的声音怎么如此之粗?”长马脸猛地一惊,但还没起身。

    就是现在!

    冰炎掌!

    侧着身子,红蓝之色分别聚于双掌,直直贴在了长马脸关骈的胸口之上。

    咝!咝!

    白气自两人之间猛然冒出,正好模糊了二人的视线。

    退!

    红盖头落地,一名面相俊秀,眼神犀利之人出现在关骈面前。

    自感一拳落空,关骈迅速起来站定,摆好了起式。

    “是你!苏进!”关骈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当初明明见你咽气!怎么可能!”

    苏进没应他,而是从胸前掏出两个白色的东西扔到关骈脚下,“唉,可惜了这刚做好的馒头了,值一个铜币呢。”

    “哼,捡回条命还不躲远点,还敢回来!”关骈换了个身位挡住了右手。

    “那有什么不敢,这是我家,还不让我回来,对了,我回来是想干掉一条忘恩负义的狗的,不知道你看见没?”苏进不退反进,走的毫无防备的样子。

    “我要你死!”

    关骈看样子蓄力完毕了,直拳轰出,直逼苏进面门。

    苏进侧了一步,耳边的风压虽然强烈但他选择无视。

    刺啦!

    一块布片伴着血花飞出。

    一把古剑便出现苏进手中。

    “你!储戒里果然有好货,看来,储戒还在你身上,今天你们都别离开这!”

    说着关骈抄起凳子就往苏进身上砸,可被风元素加持的苏进,岂是关骈这个专注近身爆发的武者追的上的。

    此时苏进已入踏叶之境,落叶之上掠过,不留痕迹,不出声响,辗转腾挪,动如脱兔。

    叮叮咣咣,又是一刻钟,屋子里已经是乱七八糟,桌子椅子碎了一地,但苏进依旧持剑呼吸平稳地站在关骈面前。

    “来,来人!”

    身上小小的割伤,还有胸前的两个手掌印,反正没几处好地方。

    但对于武者巅峰的关骈来说,剑伤皮肉不过小事,就是胸前的刺骨的灼感和寒意让他皱紧眉头。

    苏进却不慌不忙找了个还算完整的椅子坐下来,“现在才想起来,太晚了吧,如果没猜错,现在内院的家丁怕是在被挨打。”

    “你!你哪里学的魔导术!”连说了两次,关骈却突然感觉心口突然痛起来。

    连带着,一热一冷两股气在胸替刺激折磨他的神经,豆大的汗珠顿时纷纷滚落。

    “哪里学的还重要吗?哦对,忘了告诉你了,你喝的酒里放了点星月草汁,本来是对身体有好处的,但是发动武技被带进了丹田那可就是剧毒。”苏进随手挽了个剑花,“剑是好剑,可碰上了你的血,回去还得好好洗洗。”

    “我……我要你死!”全然不顾从心口蔓延开来的疼痛,拼死一拳冲到苏进面前。

    哼,区区残敌,跟你硬拼又如何,这么多年气爆拳还停留在这种程度,怪不得这辈子也就是个武者。

    一脚踢开盘下之物,马步扎下,右掌即出。

    炎掌!

    狂暴的火元素直接聚作一团火焰直接包裹住了冲来之拳,并化作实质的灼烧蔓延到对方的整条手臂。

    啊!

    一声惨叫划破夜空。

    外院正在暴打家丁的农民们似乎也听到了,纷纷停下动作,被打之人连忙仓皇逃窜,无奈被堵住仍旧是躲不了今晚的命运。

    苏进晃悠悠地走出来,遇上同是一身龙凤嫁衣的燕兰。

    “解决了么?”

    异口同声。

    苏进衣扣,脱了嫁衣,露出里面的白衫,“女人啊就是累,连穿衣服都这么麻烦。”

    “哼,那你回去别找铃铛那丫头,苏少爷!不对,应该是,苏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