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领主 第十一章姑娘,练家子啊!
作者:七步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效率比苏进想象的要快,第二天清早,小六儿送来了内院的建筑分布,倒是挺详细,小小都标上了名字,甚至连茅房都标注了,再看看小六儿浓重的黑眼圈,苏进拍了拍后者的肩膀。

    “做得不错,这份图有大作用。”

    一边指导小六他们的修炼,苏进一边琢磨着这份图纸,这就有点像玩迷宫游戏,找一条最近最有效率的路通向终点。

    上面也算是小六自作主张吧,竟然也标识了内院家丁的分布,两个小时换一次岗,基本堵住了关键出入口。

    “小六儿,庆典当天内院的活基本完成了吧?”苏进随口问道。

    仍旧跟树磕的小六儿听见叫自己,先是打下这一记爆裂拳,树干猛地一颤,随后答道,“是,少爷有所不知,庆典当天,所有来干活的青壮年都会被强留在苏府当杂役,如若不从那就要家里拿出一金币来赎人。”

    “哦?他倒是什么都不怕,民意不可违,他这算是欺负到子民家里去了。”苏进眉头紧皱,“回去尽量打听到女子和那些小伙子将会被关在什么地方,对了拿上这些钱,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买通一个或者两个厨子,尤其是给内院家丁做饭的厨子。”

    “明白,少爷,还有三天了,咱们就做这些事情?”小六儿接过那几银币,少爷出手阔绰他也算是习惯了。

    “哈哈,怎么可能,只不过大管家估计还在发疯的找一个火系魔导士,这两天你们潜心修炼这些基础武技就可以,庆典当天才是大动作!”苏进收起图纸,站了起来,突然喊一声,“高江!”

    “少爷!”

    眨眼间,一道迅捷的身影闪过最终停在苏进面前。

    “这两天成为那群外院家丁的头头,庆典当天我要他们为我所用,有没有决心!”

    高江顿了顿,随后抬头道,“有!”

    “继续修炼,小六儿你的拳还不够狠,一拳既出,要有溃敌之心,高江,你手上的匕首要拿紧,对手不倒万不可松,高河,你跟小六儿对练之时不能一直保持全身紧绷的状态,要锻炼预判对手要打在自己的什么部位。”

    一番说教后,苏进便开始一同修炼,踏月的第一步踏尘,苏进已经练的七七八八,毕竟是最简单的,期间将风元素加持在上也熟练了很多。

    大汗淋漓的一天过去,各自带着自己的任务回去了,苏进没有回自己房间,倒是找着了自来客栈的老板娘铁燕兰。

    一间装饰简单的客房里,苏进洗掉了自己的妆才来拜访。

    “找我作甚,屋里有个小的还不够?”铁燕兰不屑道。

    苏进早料到是这样,不过也不想和她扯嘴皮子,“铁姑娘,如果没有猜错,两天之后你就要进苏府了。”

    铁燕兰一把揪住苏进的衣领,“你怎么知道?”

    这可把苏进吓了一跳,这女人劲不小,“没想到,铁姑娘还是练过的,不过还不是武者吧。”

    苏进也不恼,指了指旁边的还没收的嫁衣,“我如何知道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真的愿意进苏府吗?”

    “快说,你到底是谁?我可不信你是个采药的?”说着铁燕兰加大了力气,衣领开始压迫苏进的脖子。

    嘿,以为我好欺负是吧!

    苏进一把抓住铁燕兰的手,一股逼人的寒气瞬间爆出。

    当然苏进还是留手的,他过来是谈事的,又不是打架的。

    铁燕兰猛地松开,她甚至觉得自己要是松慢了手就会被冻住。

    “作为女人,你就不能不动手。”苏进整了整衣领,幸亏没破,要不回去还不好交代。

    “你是冰系魔导士!”

    铁燕兰惊呼着,后退了几步。

    “随你怎么想,现在可以坐下来说话了吧。”

    “你为什么帮我,你又能帮我什么?除非你杀了大管家,否则你帮不了我。”虽然惊讶到苏进冰系魔导士的身份,不过想想大管家武者巅峰的实力,铁燕兰还是无力地坐了回去。

    “你又怎么知道我杀不了那家伙!”苏进玩味地看着铁燕兰。

    “怎么,看你的样子不也就是会这些魔导术的把戏,真刀真枪地打起来你怕是还不如我。”铁燕兰说是这样说,到多少还是有些忌惮魔导术的,那可是传说中呼风唤雨的手段。

    “怎么做我心里有数,那衣服下面的刀不也正是说明你要拼命吗?我只是顺道而行,还望铁姑娘行个方便。”

    铁燕兰沉默了,那把不过五寸的短刀被发现了,但她并不是在意这个,而是拼命二字,她心里也清楚,好听点是拼命,实际上跟送死差不多了。

    但她就是死也不愿嫁给自己不喜欢之人。

    “告诉我你为什么我?”

    苏进听此,心里石头算是落定。

    “因为,我叫苏进!”

    夜深时分,铁燕兰辗转反侧就是睡不着,苏进这个名字一直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他真的可以做到吗?

    人家可是冰系魔导士,整个苏家领就没几个魔导士,你怎么知道他没有压箱底的手段。

    可是大管家毕竟是武者巅峰,苏进说的法子太冒险了。

    是他冒险又不是你冒险,再说就算他失败了,到时候你不还是可以硬拼,你不是还有那个东西嘛!

    那个东西可是玉石俱焚,不到万不得已不能用的。

    ……

    脑子很乱的铁燕兰打开天窗爬上屋顶,坐在屋檐边,从小她就喜欢一个人在屋顶数星星,老爹一心钻研药理,母亲很早就去世了,所以她总是趁着老爹睡觉的时候一人跑出去练武,累了就躺在屋顶上。

    “听说啊,彼岸就在天的尽头,灵魂到了那边就会变成星星,好让自己的亲人看得见。”

    燕兰突然听见的窗户传出声音,顿了下才反应过来,这不是那个苏进吗。

    “那你说要是那颗星星不闪会怎么样?”燕兰也是没事,随口一问。

    “不闪了啊,我不知道,不过相信那象征着生命,灵魂从彼岸归来。”苏进喝了口淡酒,看着窗外说着。

    “那样啊。”燕兰喃喃道,随后突然笑了,“你也真是,之人怕是等急了,还有心思在这里大发感慨。”

    “她啊,怕你们已经熟知了吧,她那刺绣不是你给的?一个会功夫的人还会点女红,不错。”苏进转过头,身旁之人正在借着烛光绣着一幅龙凤图,并没有插嘴。

    “好生对人家,少在外头沾花惹草,要不我燕兰也不让你好过。”

    听着有些怒气,苏进笑着说,“宠着还来不及呢,倒是老板娘你,得赶紧找个婆家,要不可就容颜不在喽!”

    这可就算是作弄了。

    一时沉默之后,一丛长发突然搭在苏进肩膀上。

    “你小子再说一遍!”只见燕兰仅靠脚尖便倒挂在屋檐上,一张秀脸怒视苏进。

    啊!

    铃铛倒是被吓到了,一时反应不及还扎到手指。

    “怎么样,没事吧!”苏进赶紧凑过去,都没理此时酷似女鬼索命的燕兰。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