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领主 第十章当小弟开始装比
作者:七步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高江高河虽然不能完全信得过,但是看到他们吃饭吃的这么香,苏进想了一下还是在下午分别教了他们俩一项基础武技。

    没办法,书呆子记得东西真是多,光是基础武技,苏进自己都修炼不过来,倒不如教给他们,自己人会了不就相当于自己会了嘛。

    高江学的三星闪,他本身跑的就快,加上这武技就是快速贴近敌人击打敌人要害,,侧肋,后脑勺,大成者瞬间瓦解对方战斗力。

    高河的就有意思了,锁穴罩,感觉敌人要打自己,又躲不过去,立马封住相应气门,聚元气于击打部位,听说有人靠这招抗住了四五个同级玄武士的攻击,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下午的教学之后,苏进告诉小六儿他们,回去了展示自己的待遇和修为,总之让那些不敢入伙的人红眼,还有就是吩咐他们打听内院的新建筑情况,最好能画一张完整的图出来。

    几人领命后就离开了,手里还拿着苏进给的些银币。

    要说这银币从哪来的,也该感谢母亲大人的那本奇珍异草集,一株星月草让苏进从茅草屋那边跑路时给发现了,在月亮下有淡淡的蓝光,还是铃铛眼尖提醒了下,药铺的铁老头简直笑得合不拢嘴,当场给了十几个银币。

    这些钱都可以在这苏家领租一个像样的房子了,不过苏进还是散给了自己人,要不说他攒不住钱呢,生性如此。

    回到自来客栈已经是晚饭时间,苏进也不打算再要菜了,中午打包的烧鸡和果子汤被他拿了回来。

    在外头吃好的不能忘了家里的不是。

    铃铛见苏进回来赶紧放下手中的刺绣,起身迎去。

    “少爷。”铃铛行礼道。

    苏进最她这样,出门行礼,回来行礼,话还没说几句就有礼节,前世苏进泡女研究员最多喊个美女,到了铃铛这,身直腰挺腿虚弯,口正唇齿不过张。

    “好了,说了多少遍,以后不用总是拘于行礼,你不觉得麻烦吗?”苏进放下荷包和坛子,把铃铛拉到身边坐下。

    “不,夫人说了,所有人都需以礼相待,虽然铃铛书读的少但夫人的教诲仍铭记在心,何况你是少爷我是丫头。”

    本来正准备拆荷包的,听铃铛这么一说,苏进感觉好像哪里不对,“怎么?你觉得我是少爷你就应该天天行礼,那我要是街边的乞丐呢?”

    “那样,那样的话……少爷怎会打如此比方,不可能的。”铃铛突然慌乱起来,眼神躲闪。

    苏进笑了笑,“丫头啊,世事无常,今天咱们在这里住着,但以后你能确定吗?街边乞讨,你是不是感觉他们很肮脏?”

    “少爷,今天你是怎么了?”

    “行了,不谈这些了,很多事以后慢慢跟你说,来,赶紧吃饭吧。”感觉一时半会纠正不了这丫头的思想,苏进就算了,来日方长,以后再说。

    苏进这边心情还算不错,可有人就不高兴了。

    苏府大堂之上,一个衣着华丽脸型酷似马匹的中年人坐在正中央,底下的人纷纷不敢吱声,他们前面的倒霉蛋方才被一盏酒杯砸中脑门,顿时头破血流,却也没人敢上去看看。

    “废物!一个个饭桶!要你们何用,一个死人寻不到就算了,一个大活人你们还能寻不见!”

    咆哮训斥之人正是大管家,名作关骈,五十出头,停留在武者巅峰几十年,是老领主也就是苏进他老爹当年征战沙场的部下,后来回来给了个管家做做,谁知道一做就是快二十年,这么算算他也是看着苏进长大的。

    “报!”一个蓝布衣服的带刀家丁突然闯进来。

    “什么事!没事快滚!”关骈火气正大,刚砸了一个多嘴的,不过这是内院家丁不是那部分由乞丐转的外院家丁,他倒是没有动手。

    “混爷死了!”那家丁半跪低头说着,双手也有些颤抖,他也知道大管家正在气头上,但这种要事不禀报的话下场更惨。

    关骈猛拍桌子站起身来,“你说什么!二弟死了!”

    “在西边集市附近的山林里找到的,应该是死了一天了。”

    “废物!都是废物!说!谁干的,我关骈让他不得好死!”

    家丁听这口气没有怪到自己头上便抬头说道,“混爷胸口处有大面积烧伤,恐怕是火系魔导士干的。”

    “火系,哼,敢骗我,苏家领除了出走数年的慕容是火系魔导士,还有谁!来人,拖到狗窝去!还有这个,一并拖出去喂狗!”关骈怒道,这种时候还敢开自己的玩笑,有没有脑子。

    那家丁听到要被拉到狗窝,赶紧磕头急忙说道,“大管家,是,是真的,尸体已经送回来了,真的不像是寻常烧伤,求大管家明鉴。”

    这时,空气中突然出现一股尿,一看这家丁的裤子已然一片。

    “快滚,别让我在看见你!”关骈皱了皱眉头,还是放过了这个内院家丁,不过这外院家丁可就没这么幸运了。

    “剩下的人统统给我吃狗食去!等等,吃狗食都嫌你们浪费粮食,三天不准吃饭,除非你们找到那个死人!”

    说的自然是苏进了,不过也只有他才知道,他要的不是尸体,是储戒。

    夜色已深,外院家丁们却睡不着觉。

    “老天爷,三天不吃饭,岂不是要饿死我们!”

    “本来就是吃他们的残羹剩饭,又不发饷钱,这三天怎么熬啊。”

    “唉,突然觉得那狗食都有了滋味。”

    “等等,你们看高江高河他们好像吃过烧鸡,我闻到味儿了。”

    “怎么可能,烧鸡要十几个铜币,大家都一样,一个子儿都没有,别是你饿的鼻子坏了吧。”

    “你鼻子才坏了,我问问他们去,吃好的敢不带上咱们。”

    可能烧鸡是真的香,高江高河一进门就被一群饿狼围住了。

    “说,哪来的烧鸡!”说自己鼻子灵的高胖子逼到高江跟前。

    平时在这群外院家丁中,高江高河也是被欺负的,要不怎么会铤而走险跟上小六儿见了苏进呢。

    “管我们哪来的烧鸡,我们吃我们的关你们什么事!”这时候高河站出来,虽然个头只到高胖子的下肋,但丝毫不怂,可能是下午修炼检验成果时,挨了小六儿一记五分力的爆裂拳就是摔了个跟头而已,这涨了自信。

    “你个矮冬瓜,一天不见这就欠揍了!”高胖子显然不是软角,朝着高河的胸口就是一脚。

    可他却没有踹飞别人的,反倒是被弹了一个踉跄险些摔倒。

    “都看着干嘛?一帮混小子一顿饭没吃就没力气了?”

    后边的人听这,纷纷抡圆了膀子。

    敢背着我们偷吃烧鸡,回来还这么嚣张,等着挨揍吧!

    这时高江眯了眯眼睛,猛然侧身躲过一拳,手刀紧随其后,碰到来人后脑一瞬便错开,头也没回,展开步伐,插空即过,在众人身边绕来绕去却未被碰到丝毫。

    不过几息的时间,地上便是躺到一片,七八个人抱头的抱头,捂腰的捂腰,抓的抓。

    高胖子本来还想上前找找面子踹几脚,谁曾想这瘦麻杆施展不知什么武技,自己的一帮人竟不是一合之敌。

    “拿着吧,别饿死了。”

    高江扔下一枚银币就去睡了,这武技厉害是厉害,就是太费体力了。

    一众人听到钱的声音,立马窜起来,顿时腰不酸了腿不痛了,小弟弟也有劲了。

    “唉,乞丐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