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领主 第九章这特征,我怎么不知道!
作者:七步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一上午就在修炼中度过,期间苏进从小六儿口中得知了些可以确定的消息,那就是庆典的日子已经确定了就在五天后,同时也是大管家选妾的日子。

    苏进暗想这时间还是有点紧,看来内部的操作还得再快点。

    其实他让小六儿传下去的就是些煽动性的言论,大致意思就是提醒他们不该忘恩负义,要不苏进从彼岸归来也不会放过他们的,除此以外还有一些叫骂大管家的话,反正他们所想都在上面。

    传发的都是苏进当初救得乞丐,当了家丁后一直尽心尽力,如今被大管家掌权无奈为其做事的那批人,传发的方式是一传一,想要追到苏进头上可不是一时半会可以做到的。

    “庆典,有胆子!”

    苏进猛然睁开眼睛,感受着左手上的丝丝寒气,抵消了大多灼烧的痛感。

    他渐渐知道母亲为什么知道这些她本命元素之外的魔导术了,本命元素可以和意识结合游走于身体各部位而不会对身体造成负面影响,其他元素会因为抗性让身体产生排异反应,不过只要避开关键血管和神经,并用本命元素包裹住该元素就可以完成危险性较低的魔导术。

    当然,用魔导杖的传统魔导术暂且不谈,那虽然不影响身体,但是速度太慢,苏进目前还用不上。

    这种魔导术和玄武技结合的技能才是他需要的!

    在那本无名书上,苏进狂笔一挥,魔武技三个行楷字便印在上面。

    “小六儿,差不多了,休息会儿。”苏进扔过去一枚赤涎果,自己也大口吃起来。

    成功感知到微弱的冰元素后,苏进站起来活动了下关节,发现自己的左手已经基本没有灼烧的感觉。

    小六儿接过果子,囫囵吞下,不过却没停下来,每隔五息便向面前的树干冲出一拳。

    嘭!

    寸许的拳印又深了一些,而他身边的落叶已是厚厚一层。

    要不是没人教,怕早就武者巅峰了吧。

    苏进如是想道,也没继续劝小六儿,自己人越强,他就越有底气。

    “都出来吧,石头后边不热吗?”苏进随口说道。

    小六听到这话,二话不说几步跃去,落地的一瞬,铁拳紧跟。

    爆裂拳!

    “别,别,自己人,小六儿,自己人!”

    两个个灰布衣服的人刚才就被那阵势惊到了,这会看到这么个拳头要落到自己身上赶紧后撤,来不及的直接瘫倒在地,连刀都忘了拿。

    可小六却不管那么多,结扎的肌肉等急了爆发,已然守势不住。

    啊!

    没过手腕的坑洞出现在某个倒霉蛋的。

    “啊!我的……我的……命根!”那人猛地抱紧,痛嚎起来。

    “没掉呢,嚎什么嚎!”苏进走过来。

    “小六你也是,明明是自己人还下得去手,这要是打坏了,洞房花烛夜找谁去?”苏进扶起地上眼泪汪汪之人,故作怒道。

    “少爷,这不是,这不是没收住么。”小六挠了挠光光的后脑勺,憨道。

    “你是,少爷!”躲得快的那高个见队友没事便凑过来,一见是苏进赶紧跪在地上。

    我擦,化妆成这样,还能被人认出来!

    “你认得我?”苏进装傻道。

    “少爷你耳根子后边有一颗黑痣,我记得清楚。”那高个子抬起头激动地说道。

    我擦,不是吧!

    苏进下意识摸了摸,耳根子后边一点竟然真的有一个小突起。

    “那你俩是……”苏进看了看面前这俩人,刚才还没注意这俩竟长得挺喜感,一高一矮,一瘦一胖,一个电线杆,一个矮冬瓜。

    这俩人才把昨晚看过苏进笔迹的事说出来,今天偷偷跟着小六儿出来没想到真的遇到了苏进。

    “少爷,你可不知道,你被害后,我们这帮乞丐过来的家丁过的什么日子,以前还好,混爷不好太嚣张,前些日子竟让我们去睡狗窝,吃狗食……”

    高个子吐着苦水,矮胖子没说什么话只是拍拍其后背,算是安慰。

    苏进听了一会,随后道,“是男人就振作起来,别跟个小媳妇似的,你说的那个朝天鼻已经……”说着苏进做了抹脖子的动作。

    “什么!他可是武者二重!少爷……”高个子一听这便瞪大了眼睛。

    “我说苏府怎么派人去找那个家伙,原来是被少爷……不对,这不可能!”小六儿也不敢相信。

    “是不是在你们眼里我还是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那个书呆子?”

    说着苏进眼中精光一闪,两枚赤涎果入手,猛地伸出双手。

    咝!

    两股白气从苏进手里冒出。

    “这,这……难道是魔导术?”高个子结结巴巴地问道。

    小六儿紧紧地盯住苏进手中的两枚果子,一个被冰渣覆盖,一个已经糊了。

    “唉,可惜了两枚果子。”苏进随手扔了,重新看向这三个人。

    “我苏进要夺回苏家领,如果几位愿助我一臂之力,我定当以兄弟相待!”

    说着苏进朝这三人拱了拱手。

    “少爷,不敢!”高个子作势要跪,却被小六儿拦住了。

    “少爷这是看得起咱们,跪天跪地跪父母!男儿膝下有黄金!”

    “说的是,少爷,我高江和愚弟高河甘当犬马报收留之恩。”说着要拉起还躺在地上不愿松开的矮胖子高河。

    “哈,老哥,你看,没掉,我不用一辈子打光棍了。”高河的表情让苏进想到了劫后余生这个词。

    “还不见过少爷!”被兄长训斥,这高河才简单作礼。

    其实刚才他都一直偷偷看着,摇摆不定的样子,苏进显示冰炎掌大半是给他看的,摇摆的旗子不晃了,这几人自然同心。

    午饭苏进请了,让自己人吃甜头永远不失为一件好事。

    饭桌上苏进了解到其实还有一些当初被苏进收留的乞丐也想参与进来,不过碍于大管家的威视,都不敢乱动,再说没来之前高家兄弟也不知道苏进还活着,更别说那些人了。

    不过苏进目前缺的就是人手,而这批当初受恩于他的最容易被招揽,关键就是怎么揽过来。

    “少爷,不知我这拙见如何?”高个子高江抿了口糙茶水,举止倒不像一个做过乞丐的。

    苏进看在眼里,听到要献计,自然点点头,“无妨,说吧。”

    “少爷,你看,这大管家生性,这次强买了很多百姓的闺女自然不得人心,加上增了赋税,这个点上举行庆典还要求商贾带赠礼,如果不是他掌握着内院家丁,估计百姓都要反了。”

    苏进听着,这些他已经了解的七七八八,“继续。”

    这时高江却指着自己,“少爷,这个时候,你应该站出来,毕竟你是领主,你不但要站出来,还要堂堂正正地参加庆典。”

    听到后面苏进突然起了兴致,“怎么讲?”

    “在咱们领,商贾农民都是最底层的,所以这一次,大管家抢了农民的女儿,抢了商贾的钱财,庆典当天绝对是众怒,这个时候如果把农民的女儿救出来,把商贾的钱财夺回来,大管家自然败了。”

    苏进点点头,“想法不错,怕是以前二位并不靠乞讨为生吧。”

    “不敢瞒少爷,我兄弟俩是北地战线上逃回来的。”高河补充道。

    “知道了,你说的大致方向给我想到一块去了,但是,你俩既然是从战场上回来的就要想到,人到绝路时什么事都能做出来,所以我必须一招毙敌。”

    苏进看了看已经恢复的差不多的左手,一个模糊的计划开始在其脑中编织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