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领主 第七章丑八怪如何,我要你!
作者:七步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铃铛还是忍不住,提着饭篮子上了山,大中午的累的她是香汗淋漓。

    不过看到苏进抱着左手,在地上打滚时,便赶紧跑过去。

    “少爷,啊,你的手,你的手怎么弄成这样?”铃铛连忙从篮子里拿出水壶,往苏进的手上倒去。

    只见苏进的左手肿的跟猪蹄一样,一些地方还有烧伤的痕迹。

    也怪他还没看完冰炎掌的法门,贸然尝试用风元素将火元素强行送入自己的手臂,暴躁的火元素堆积在手掌之中不得出去,随后就悲催了。

    那一瞬间,苏进感觉自己就像紧紧地攥住爆竹然后被炸一样。

    还好牵引的火元素不多,要不手就废了。

    等勉强吃过午饭后,苏进感觉这左手还是痛的厉害,现在山上的草药自己又采摘不得,无奈让铃铛下山去街上的药铺弄点烧伤药。

    以后坚决看完流程再试,要不太危险。

    苏进先研究的炎掌,大概个把小时,大致熟络了如何控制走向和爆发点,不过还是不太敢试,毕竟本命元素并不是火,本身它就有抗性,而且耗费体力特别大。

    可这会还不见铃铛回来,配个药膏也不至于这么久吧,苏进便起了疑心,非常时期非常对待,苏进没有犹豫直接戴上斗笠出门去寻。

    放眼望去就铃铛这么一个亲近之人,自己这条命按理来说都是她给的,出点什么意外,苏进绝不会原谅自己。

    左手随便用布缠了缠,虽是痛的厉害,却不敢放慢脚步。

    碰上熟人了?

    可铃铛认识的人跟以前的苏进认识的差不多,他现在都没什么印象更何况那个丫头。

    药铺的老头难为她?

    这几天卖草药感觉那老头挺好说话的,倒也不会难为一个女子。

    难不成碰上苏府的人!

    不是没可能,但是听铃铛说苏府的人没在她身上翘出来储戒的消息就把她赶出来了,没道理杀个回马枪吧。

    苏进的脑子里闪过各种可能,不由地加快脚步。

    直到在一个山间小路的路口,苏进才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

    背对自己的人穿着蓝布衣服,腰上挎着把大刀。

    竟然是那个朝天鼻人称混爷!

    苏进只看到朝天鼻堵在路口不让铃铛过去,还在她手里抢过来一包东西。

    悄悄地靠近一些躲在树后面,这才听到说些什么。

    “拿来吧,呦,烧伤药,看你这丫头也没哪烫着啊,莫不是给那戴斗笠之人,哼!敢让我混爷在众人面前出丑,我要让你不得好死!走!给我带路,找你那要死的相公。”说着猛地拉住铃铛的手臂往前带,一方面纱随之而落。

    “哈哈,真是好夫不嫌妻丑,这么个刀疤脸竟然还有人要,你那相公怕也是废物一个!”指着铃铛从眼角到嘴巴的刀口,这朝天鼻笑得大声。

    苏进面色未动,牙根却是咬的咯咯作响。

    “不许说我家少爷!”铃铛带着哭腔大喊着。

    “少爷!那不是你家相公嘛!等等,你,怪不得看你倒是面熟,你是苏进的丫头铃铛!”朝天鼻突然兴奋起来,死死抓着铃铛的肩膀。

    铃铛却转过头,禁闭着唇,不再说话。

    “哈,大哥悬赏一万金币要苏进的尸体,没想到他还活着,铃铛,带我去找你家少爷我保你不死,还收你作一房小妾如何?”朝天鼻突然笑起来。

    “呸,我就是死也不会出卖少爷!”铃铛突然正过脸朝前啐了一口。

    “贱东西,这苏家领什么女人我混爷不了,别给脸不要脸,就你这丑东西,送狗都不要!”朝天鼻抹了抹脸,随后一把将铃铛推倒在地。

    “不许你侮辱我家少爷!”铃铛不知哪来的力气,扑到朝天鼻的腿上就是一口咬下。

    “啊,你这个丑八怪敢咬我!去你的!我看你替你那废物少爷去死算了!”猛地将臂上之人痛摔在地,便破口大骂。

    刀光闪动,这朝天鼻俨然动了杀意。

    你给我去死!

    这话不是朝天鼻说的,是苏进!

    炎掌!

    只见苏进纵跃而出,右手提于腰间,手臂之上隐隐红光闪过而集于掌心,整个手掌瞬间通红,直击其后心位置。

    苏进本不是冲动之人,就在前一秒他还在犹豫,分析着目前自己的实力够不够跟武者二重硬拼,但那一闪刀光警告苏进。

    你他么还在想什么!

    干他丫的!

    咝!

    热气陡然喷涌而出,让苏进眼前朦胧了一瞬,随之而后的便是滴滴猩红的热血。

    是敌人的,也是自己的。

    手掌在最初的灼热以后已经没有了知觉,但苏进还是下意识地从储戒中唤出古剑。

    “敢暗算老子,死!”本是疼的呲牙咧嘴的朝天鼻转身就是一刀。

    好快!

    苏进只来得及抬起手臂,沉重的刀身已经砸在剑上,只此一下,苏进就腿脚不稳,一个踉跄就单膝跪在了地上。

    “少爷!”铃铛倒在地上,想撑起身子却已无力气,只得失声哭喊,刀光闪过的一瞬间,她有过一个想法,那个俊朗之人会仗剑救她,但她放弃了,如果自己死那人活,她愿意!

    咔嚓!

    斗笠裂开,一分为二,一张俊秀的书生面孔正紧皱眉头,眼睛死死盯住敌人,牙根紧咬。

    “哼,苏进!你果然没死,上次大哥训我连个死人都对付不了,没拿到储戒,我还以为你尸体被哪个高人救去了,你竟如此命大!”

    朝天鼻说着,陡然加大力气,锋利的刀尖逼近苏进的喉咙。

    “不过你落到我手上,就只能让你看看彼岸是什么样子了,死!”

    武者二重的实力啊,苏进如此用肉身去扛,还是不行。

    这就是差距。

    但,苏进不会放弃等死。

    闭眼睁眼间,苏进松开血肉模糊的右手,任由对方的刀划破自己的肩膀。

    鲜血喷涌,溅红了苏进的半边脸。

    炎掌!

    苏进赤红着双眼怒吼,震出蒸发出血气的一掌。

    失去控制的火元素在此刻爆发。

    一团可见的火焰在苏进掌心出现径直钻入朝天鼻的心口。

    霎时间,一声沉闷的爆响从朝天鼻的身体里传出来。

    “你……你……怎么……可能!”

    朝天鼻真的朝天了,口鼻之中喷涌出大量鲜红,染红了面前的土地,也染红了面前怒视自己之人。

    大刀落地。

    哐当的声响让铃铛睁开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浑身是血的苏进提着剑慢慢站起来。

    那个书呆子真的不复存在了,现在看着自己的苏进才是自己的少爷。

    敢做,敢为!

    少爷如今真的能保护自己!铃铛闪过这个念头时,苏进已经走到她跟前。

    “走吧,回家!”

    苏进没有管顾什么伤口不伤口,扶起铃铛背起来,尽管有些吃力了。

    “等等,少爷,那个。”铃铛指了指地上的那包东西。

    苏进咬着牙捡起来,三个字映入眼帘。

    烧伤药。

    唉,傻丫头。

    回去的路苏进坚持着没让铃铛下来,也只有这样他才能掩盖自己的后怕吧。

    “少爷,你,你不该寻我的。”到了茅草屋后,铃铛给苏进包扎双手时突然说道。

    “为什么?”苏进淡淡问道,没有在意双手的阵阵刺痛,“想什么呢?彼岸那边的阎王都没收我,少爷我怎么会这么轻易离你而去。”

    “就算我死了,少爷你也不能死。”铃铛小心地打了个蝴蝶结后看着苏进说着,眼神很认真。

    听到铃铛语气竟如此坚决,苏进心中一颤,叹了口气道:“但是你我现在都活着,活着就不该谈死的事,我只知道如果今天我不去寻你,我活着又能如何,夺回苏家领如何,打下天下又如何,能换回你吗?”

    “可我,我现在是一个丑八怪……”说着铃铛垂下头。

    “丑八怪如何?天仙如何?你便是你,别人看不起你,我来保护你!”苏进说罢,倒头便睡,他也知道言多必失,倒不如挺尸。

    那一刻,铃铛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少爷似乎已经没有把自己当做一个丫头,可具体是什么,却一时想不到了,只感觉眼睛酸的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