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领主 第六章钱花你身上,我愿意!
作者:七步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本来事情挺顺利的,可偏偏还是来了苍蝇搅局。

    “呦,这不是小六子嘛,啥时候剃的光头,还挺滑溜。”一个蓝布衣衫的朝天鼻把刀往这桌上一拍,顺手就在小六儿的头上摸了一把。

    摸完还不罢休,一个脑瓜蹦眼看就砸在那光头上,“臭小子你还敢躲!”

    这朝天鼻看着自己竟落空了,毫不犹豫就是一个巴掌。

    啪!

    这下却是挨实了,亦或是小六儿不敢躲。

    周围的人看见了,却没人敢往这边看,连摊位老板也没来劝,苏进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茶没准备动,耳朵却是朝着这边。

    “混爷,小六儿不敢,小六儿不敢!”鼻子已经在滴血,却不敢擦。

    “你小子敢躲我混爷的脑瓜蹦还有什么不敢的?”朝天鼻一把抓起小六儿的衣领,另一只手还在抠鼻子。

    “我……我……”小六儿浑身哆嗦个不停,也不敢看那混爷的眼睛。

    “哎,瞧瞧这就流血了,这人血可是精贵,啧啧啧,这地上,我混爷可是见不得红,还不赶紧了!”说到最后,手突然一松,小六儿瘫倒下去,像狗一样,看着面前的血迹浑身颤抖不停。

    这早点铺此时完全安静下来,没一个人说话,更没人敢上来帮忙。

    因为这里的人都知道,混爷这个长着朝天鼻嘴脸的家伙是苏府大管家的亲弟弟,这大管家上位成了,这亲弟弟自然也是鸡犬升天,在苏家领这片不大的地方,也算是狗腿子中的黄金腿了。

    苏进握紧了方才从储戒中拿出的古剑,他真的很想过去直接砍人。

    但现实不是靠爆种就能解决问题的,只要自己和铃铛没有受到威胁,苏进不想在这里拼命。

    就这么不管小六儿么?

    于情于理苏进心里都过不去,怎么办?

    小六儿的舌头已经伸出来,眼睛紧闭甚至了几点泪花。

    “哎呀,我说小兄弟去哪了,原来在这啊。哦不,该叫你医士,我这寒腿好几年了都不见断根,夜里疼得钻心啊,用你那法子,今天就感觉走路就好好的了。”昨天那个做农事的憨汉子看到这边一个熟悉的斗笠,飞也似的跑过来拉住苏进的手,也没注意周围尴尬的场景。

    “我一介农夫,也没啥给医士的,这几个铜币还请收下。”说着竟跪下来。

    苏进眼睛一转,看周围大部分人都在看自己这边,悄悄收起古剑,赶紧扶起面前的憨汉子。

    “老,跟你说实话吧,其实这法子我也是听别人说的,看到没就是那个趴在地上的。”苏进没回头只是指了指大概的方向。

    听苏进这么说,激动劲没过的憨汉子连忙过去,甚至都没看到旁边的朝天鼻,“恩人,你趴在地上干嘛?”

    “喂!你算哪根葱,敢在这说话?”这朝天鼻想抓住那憨汉子的衣服,却看到人家结实的块状肌肉也没继续下去。

    “哦,大人,原谅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这是给我治好病的恩人还请大人放过我恩人吧。”这憨汉子还真是实诚到家,就这么拱手请愿。

    这下人群里算是躁动起来,有说朝天鼻如此欺负好人的,也有可怜好人无路可走的,反正场面突然不是这朝天鼻可以控制的了。

    “都给我滚,还有你,小六子,别让我看见你!滚!”抓起桌子上的刀,朝天鼻开始向周围喊叫。

    “切,区区武者二重,神气什么?”

    “就是,大管家不也才武者巅峰么,还是当初苏领主在的时候,咱苏家领的日子好哟,可怜那小领主,不知在彼岸那边怎么样?”

    “唉,这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啊,一年几十银币的税,家里的小子还被拉过去修宅院。”

    抱怨声随着人群散了,苏进趁那个朝天鼻没注意,拉起铃铛就走,在一个巷口处停下拐了进去。

    看着在里边偷偷哭泣的小六儿,铃铛想过去劝劝被苏进拦住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小六儿,你是不是在哭自己没本事,被人踩在脚底下却没有反抗的力气?但哭有什么用,哭能让你打赢那个扇你耳光的人吗?”

    “我……我……能怎么办呢?”说着小六儿更是抬不起头来。

    “还手!”

    “可是,我打不赢他。”

    “记得你还是武者二重吧,他也是,你怎么打不赢?”

    “我怕……”

    “告诉我,你怕什么?”

    小六儿抬起头,惊愕地看着眼前之人,“少……少爷……”

    “看着我,你,在,怕,什,么!”苏进死死盯着小六儿的眼睛。

    “我,我,我什么都不怕!”小六儿吼道。

    “那好,从今天开始,晚上多休息,白天到那边的山顶等着,我教你玄武一道!”苏进指了指自家茅草屋所在的山头。

    “是!少爷!”小六儿擦掉了脸上的血迹,眼神从未有过的坚定。

    铃铛见苏进随后小声说了些什么,又递给小六儿一些纸张和铜币就过来拉着自己的手出了巷口。

    “少……不,相公,铃铛嘴笨老是改不了口,对了,方才相公说的是真的吗?教他玄武道?”铃铛歪着脑袋问道,看样子有点不太相信。

    “娘子啊,你相公我还能说假话?”

    苏进知道小六儿其实很勤奋,但耐得没有人教,更没有功法武技傍身,自己一个人胡乱练着,这些年迷迷糊糊能到二重武者也算是很有天分。

    已经被毁,不知道还能剩下多少武技,就更别说珍稀的魔导术了。

    苏进不禁后怕,要不是那个书呆子博览群书,基本翻了个遍,自己现在恐怕是要真的跑路。

    要知道,知识对苏进来说可比手上的武器管用,我懂得一套防御阵法,还怕你刀枪剑戟不成?

    临街苏进和附近的商贩攀谈一会,讨了个精巧的木簪,虽无宝石装饰却也落落大方。

    铃铛起初还不要,说是费钱,但拗不过苏进坚持,还是戴上了。

    “钱赚来就是花的,花在你身上我愿意。”苏进说着还看看木簪歪没歪。

    路上铃铛一直偷偷笑着,也不知想些什么,也更不知道,不远处,一个长有朝天鼻的人朝着他们看了几眼。

    因为在早点铺耽误了太长时间,回来都快正午了,苏进就没有去巨石之上巩固修炼成果,既然知道自己属于风系,自然不过挑火元素最强风元素最弱的时段出去晒太阳。

    勤奋是需要的,但方向才是最重要的。

    期间苏进指导了下铃铛几个菜式,卖草药卖果子赚的一点闲钱还是腾出来一部分买了些农家菜,既然有点钱,那就不能苦了自己人。

    而后苏进就开始研究储戒里父母大人的合著了,这次没有随意去翻,而是专注于风系。

    不一会,一个招式就让苏进感到适合自己。

    踏月。

    踏水中之月,水未涟,月未花。

    踏星辰之月,似惊鸿,似飞燕。

    这描述怕是母亲大人的文笔。

    需风系魔导术御风加持于,配以玄武技岚步,踏尘,踏叶,踏水,终于踏月。

    “唉,如此一来,我还是要锻炼身体啊。”苏进叹了口气,该做的还是需要做。

    不过随后还是翻到第一页的冰炎掌,因为他记得母亲大人是火系高级魔导士,而这书里基本涵盖了所有元素,描述如此清晰,不难想象,父母肯定尝试验证了可行性。

    想到这里苏进窜起身来,夺门而去,冲向山顶,还给铃铛说了声,午饭先吃,给他留一份就可以。

    同样的过程,苏进重复了很多遍早就娴熟了,灵台之中,苏进明显感觉到只有青色的光点聚拢在自己周围,其他的则是分布的散乱。

    现在正是烈日当头,也没有山风,哪怕是秋季也是热的很。

    此时火元素最活跃,也最容易感知到。

    苏进自然看到很多红色的光点,尝试了牵引它们,却发现火元素好像并不服从,几次下来,精力消耗不少却没有一点作用。

    不过一想到自己现在可以控制风元素,便是灵光一闪。

    看你们不乖乖就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