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领主 第四章咱是练过摊的
作者:七步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第二天,天蒙蒙亮,苏进扛了一筐赤涎果,带着铃铛到集市上去叫卖,为此还把身上的绸缎衣服卖了换了几个铜币和一身粗布衣服和一顶宽檐斗笠。

    一是教教铃铛这些基本的生存技能,二是看看能不能碰上打更的那个小子。

    上一世的苏进什么没干过,当个科学家也很无聊,中间一段时间他当过乞丐,做过商人,偶尔还去原始森林探个险。

    这集市说是小,但也种类齐全,卖早点的,卖菜的,卖布料的,卖小孩子玩具的等等,不一而足。

    可能时间还是有点晚,空位已经不多,苏进只好选了个靠里的位置,铺上一层布放上洗好的赤涎果,篮子里是大早刚采的草药。

    在外人看,一个戴着宽大斗笠,一个蒙着厚厚的白色面纱,竟在这卖起了果子,叫人好生奇怪。

    “快来瞧一瞧看一看咧,刚摘的赤涎果,个大皮薄汁儿甜喽!”苏进这一声中气十足,在这一众摊位之中倒是尤为突出。

    “小兄弟,你这果子怎么卖?”一名赶路的农夫扛着锄头走过来问道。

    “两铜币一个。”苏进伸出两根手指,却没有抬头,宽檐遮住了苏进的大半面容。

    “哈哈,小兄弟,那边的肉一铜币两个,你这果子一个就要两铜币?”农夫打着哈哈,笑着问道。

    苏进其实只是随便给个价,刚来这集市并没有多打听此处的物价,但是价都说出去了,他也不想就这么把价降下去。

    “老,我和娘子出来讨生活也不易,这赤涎果虽然不值两铜币,但和这当阳草捣碎,渣滓于就寝前敷于膝盖,汁水于日上三竿之时服下,不出三日寒腿之疾即可退去。”苏进从旁边的篮子里拿出一根墨绿色根系极短的草,示意给那农夫看。

    农夫接过来赤涎果和当阳草,惊了一下,面前的年轻人竟然一眼看出来自己有寒腿,“小兄弟,我这寒腿已经好几年了,你说靠这两样遍地都有的不出三日能治好,别开这种玩笑了,医士怎会沿街摆摊卖果子?”

    苏进想了想,随后说道,“那老你看这样,这两样东西你给一个铜币,这三都会在此卖果子,要是我骗你而且跑了,这一个铜币就当买了,要是有效果,另外的一个铜币我也不要,这是我们两口第一庄买卖,就当买个人情。”

    “哈哈,好!小兄弟话都说到这份上,我也不讨价还价了,给,这是两个铜币,就当是买喽。”这农夫倒是爽快,不过看样子也没把苏进的话当回事。

    “少爷……不,相公,这两样东西真的能治病吗?”铃铛靠过来问道,虽然是苏进吩咐的,来集市人多的地方要以贫贱夫妻相称,免得让人怀疑自己少爷的身份,可这未知人事的丫头还是红透了耳根子。

    “唉,叫你当初读书的时候贪睡,能不能过两天就知道了,你也别闲着,多察言观色,没有锦衣玉食,咱们也得自食其力。”苏进说教道。

    耐得苏进的嗓子确实控制得洪亮而又悠远,虽然摊位在靠里的位置,不过在过往的人都还是愿意过来瞅几眼。

    这太阳刚出头,这赤涎果就卖得一个不剩,换得的二三十个铜币都给了铃铛拿着,理由是自己管不住钱,反正上一世的苏进身上从来不会有超过一百块的票子,他可不想自己辛苦赚的钱被轻易花出去。

    剩下的当阳草,苏进卖给药铺了,因为没有晾晒和后续处理,新鲜的药草不太值钱,但也换了几十个铜币。

    这就是知识转化为财富,这要是指望苏进扛锄头靠地吃饭,估计看到铜币之前都得饿死。

    “相……相公,我们接下来去哪?”铃铛还是对这称呼不太适应,不过自家少爷要求了,她也就这样叫了。

    “吃饭,等人。”说着苏进牵着铃铛的小手,坐在一个卖稀饭的早点摊,“老板,来一盘肉,大个的。”

    “哈哈,铃铛,是不是感觉我现在就是一个商户人家,说话也不像你认识的那个少爷了。”苏进放下篮子,擦了擦脸上的汗。

    “不,铃铛觉得现在的少爷真的很能干。”说着铃铛竟然笑了,这也是苏进这几天第一次见到她笑。

    这一顿两个人吃的很香,铃铛也顾不上吃相,最后都吃撑到了。

    吃饭的时候苏进也没闲着,一直在观察周围的人,这个集市离苏府不是多远,那个打更的小子平时也没什么闲钱,基本被管家克扣了,当初还是苏进给了他一些铜币才日子好过点,现在大管家上位,那个小子估计日子也不好过,这个早点铺是最靠外边的也是最便宜的,只要他来,苏进就应该碰得到。

    可这都早点摊都快歇了,苏进还是没见到他。

    “算了,也不急着今天。”苏进提起篮子,准备结账走人。

    “相公,你是不是在等小六儿,你看里边那个是不是他。”铃铛拉住苏进的衣袖,指了指坐在里边的深色衣衫的光头。

    “你确定?我记得小六儿不是头发很长的吗?”苏进停下脚步,转过头看了那光头一眼问道。

    “大管家……逼他剪的。”铃铛小声说着。

    “唉,也是苦命的人,我现在不方便露面,你去跟他说晚上打更之前到那边的茶馆等你,有重要的事说。”苏进拿了几个铜币大概看了看,去付账了。

    回去的路上,铃铛一直在算着这一早上卖了多少钱,花了多少钱,最后算来算去,还是发现有几个铜币少了。

    苏进本来感觉都是小事,没想这丫头还抓住不放,只好交代帮小六儿付了账。

    “这丫头,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么在乎钱啊。”苏进摇摇头,又准备开始上午的修炼。

    这是一个需要修炼的世界,但同时也是一个需要生存的江湖。

    苏进很清楚,杀死猛兽靠的不只是拳头,还有脑子。

    怎么搞到苏府内部目前的情况是苏进现在考虑的问题,小六儿既然还在那里打更,靠着以前的那份恩情,不知道能不能从他那里打听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上午下午都在山巅巨石上度过,感知的元素光点多了一些,虽然离入门还有一段距离,但苏进也算满意。

    铃铛送过午饭之后,就让她回去研究新买回来的菜谱了,给她找点事做也免得总胡思乱想。

    等太阳将下山,苏进换上那身粗布衣,戴上斗笠,和铃铛又回到早晨的那个集市上,很多店铺都已关门,只有角落里的茶馆里零星的几个客人在那聊天。

    烛光很暗,但光头却很显眼,苏进一眼就看到灯泡一样的小六儿,坐在那里左右观望。

    苏进见状示意铃铛坐过去,这突然的一下倒还吓得这光头一激灵,看着是铃铛才回过神来。

    “铃铛,这么晚了,没什么要紧事我得赶紧回去,我这赶着时间,晚了怕他们又要打我。”这小六儿说着,缩了缩脑袋,仅仅是想想就怕成了这样。

    铃铛侧身看了看坐在不远处的苏进,低声说道,“小六儿,这件事我告诉你,你可千万别说出去。”

    “那你还是别说出来,指定不是什么好事。”小六儿闷头喝茶,看样子没什么性质。

    “可你就不想出人头地吗?你就想一辈子在大管家手里打一辈子的更?”铃铛突然激动道。

    “想,怎么不想,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家主走了,夫人走了,少爷都被害死,连你也差点遭殃,我一个不过十五的毛头小子,唉,我也不多想了,就这样吧。”这小六儿越说越没力气。

    “可我要是告诉你,少爷还活着呢!”铃铛轻声说道。

    这句话在小六儿听来确是晴天霹雳,“你说什……”

    铃铛赶紧捂住小六儿的嘴,“嘘,搞不好大管家的人在附近呢,跟你说,少爷现在在我那,他要夺回苏家领,需要人帮他!”

    小六儿呆了一会,却还是摇摇头,“少爷的恩情我小六儿来世再报,就算少爷活着,你还是劝他断了这个念头吧,他斗不过大管家的。”

    “小六儿你!枉少爷第一个想到的是你,算了,你继续过你的窝囊日子吧。”铃铛嗔怒道,起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苏进远远地吊着,看到铃铛出门不大会小六儿这个灯泡就追了出去。

    他知道,这事有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