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领主 第二章一不做二不休
作者:七步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听那个声音,苏进知道肯定是那个傻丫头铃铛跑过来哭坟了,不过他这也没时间在这发感慨,拿下字画,又开始了他的活计。

    少爷……少爷……

    那丫头也就这两个字喊的挺大声,其他的苏进也听不见,只是能让苏进在地下听到的声音,估计也是撕心裂肺吧。

    调整了下呼吸,刚才的盗墓贼也不是没作用,至少给苏进换气了,他又有两三个小时的活动时间。

    可能是上个灵魂的性格,苏进一开始这种重复性很强的事情后,他的脑子就闲不下来,所以一部分心思被腾出来想那个戒指了。

    按那个头头说,那个大管家最后夺权篡位的目的还是当初自己手里那枚戒指,可怎么就没印象呢。

    戒指,戒指……

    边想这个事边加紧掏洞,又过去了半个钟头左右,苏进瘦弱的身子勉强可以从棺材转移到旁边的洞里,不过只能蹲着,头还抬不起来。

    少爷……少爷……

    没了棺材隔着,苏进听得稍微清晰了些,突然一个画面浮现在脑海里。

    一个浑身是血的男子被一身素衣的女子抱在怀里,男子把一个亮晶晶的东西交到了女子手里,然后就咽气了,剩下女子不住的哭泣,口中不停地喊着。

    少爷……少爷……

    原来在她那儿!

    手上没停,但苏进脑海里不断跳过各种假设,盗墓贼显然认识大管家,但现在丫头铃铛还没有事,要么盗墓贼跑远了,要么就是知道她不好惹或者还有用。

    “希望那两个货跑远了吧。”这种话苏进说出来自己都不信,不过还是担心铃铛的安危,杀人越货这种事那个湖肯定干过。

    快点,再快点!

    苏进现在只有一个想法,爬出去带上丫头铃铛能跑多远跑多远。

    只有活着才能复仇。

    声音越来越清晰,那种悲伤的情绪更加真切了,苏进不敢休息,谁知道那两个盗墓贼会不会杀个回马枪,铃铛不是玄武士更不是魔导士,就一普通女孩,被盯上的后果可想而知。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苏进已经摸到软土了,应该就是那两个盗墓的之前挖过的地方,踩实脚底下的土,稍微蹬了蹬,他力气已经不多了,干脆尝试直接钻出去,反正上方的土特别松。

    苏进憋了口气,刚准备发力,就听见个熟悉的声音。

    “姑娘,节哀顺变吧,你家少爷已经回不来了,今夜风景如此甚好不如你我二人共度良宵啊。”

    靠,一个盗墓的还整这么文邹邹的,真当你是搞考古的啊。

    “啊,你,你,你是谁?”铃铛声音清脆但此时的害怕溢于言表。

    “他是俺头儿,能遇上他这么有才华的盗墓贼是你的福气。”

    “别,你别过来,你过来我就,我就……”

    “你就怎么样啊,小娘子,乖乖从了,也不用我动粗,要不弄疼了你,我可受罪呦,哈哈!”

    苏进咬紧牙根,猛地一窜。

    尘土飞扬间,一片血花飞溅。

    “去你丫的,怎么样,宰了你,怎么样。”

    苏进在地下被憋的够呛,现在还有人自己的丫头,也是活的不耐烦了。

    一不做二不休,自己还活着不能让别人知道。

    “啊,鬼啊!别杀我,别杀我,都是头儿干的,不关我的事啊!”

    被吓破胆的人往往不懂怎么有效反抗,苏进很简单的就解决了另外一个人,能干出刨人家坟的事,就别怪棺材里边的人狠。

    不过,事后就没有那么解恨了,反而是强烈的恶心,哇的一声,苏进就爬在地上吐了起来。

    杀人的心理屏障可不是说过去就过去的。

    旁边惊得呆如木鸡的铃铛看着如同鬼魅一般从地底下钻出来两三下解决黑衣人的苏进,她认得那身衣服,那是她亲手做的,亲手给他穿上的。

    可,那个人,真的是自己的少爷吗?

    “少……少爷……你……你是人是鬼?”铃铛捂着小嘴不敢向前,颤巍巍地问道。

    呜哇!

    感觉胃里基本已经连酸水都吐干净了,苏进扶着树干直起身子,回头虚弱地说道,“铃铛,别管我现在是人是鬼,赶紧扶我离开这。”

    这最后的力气也耗的差不多了,苏进眼前一黑,感觉自己倒在一处温怀中就失去了意识。

    这注定有人未眠。

    等苏进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日上三竿的时候。

    “水……水……”苏进睁开眼第一件事就是扯着嗓子沙哑地喊着。

    “少爷,少爷,你醒了!原来你不是鬼,呜,呜……”铃铛眼睛肿的厉害,黑眼圈也很明显,怕是哭了,只不过脸上挂了一层厚厚的白色面纱,苏进也知道,这相是毁了。

    “丫头,别哭了,苏……少爷我现在不是活的好好的嘛。”苏进抬起手摸了摸铃铛的脑袋,看她可怜的样子,这些日子肯定是受了不少苦。

    端过来一碗水,看着自家少爷一口气就喝完了,不免把心中的疑问都吐了出来。

    “少爷,你,你不是死了吗?”说着,铃铛竟不敢看着苏进,紧了紧面纱,垂下头来。

    “这,我也不知道,可能是阎王看不惯我,就把我放回来了。”有水润了润喉咙苏进说话也利索起来。

    “阎王是谁?”铃铛接过一滴水都不剩的旧木碗。

    这话问的苏进一时无语,脑袋里搜索了一下,原来这里并没有华夏神话体系。

    “阎王啊,彼岸那边的一个小神,看我一直愁眉苦脸,有放不下之事,就放我回来了。”苏进开始了他的忽悠,因为这圣天帝国的人都相信人死后灵魂会飘到一个叫彼岸的地方,被神所掌管分配,相关传说还被记录成册,之前苏进这个书呆子自然也看过,要不现在他也不会理直气壮的忽悠丫头。

    “放不下之事,难道是家主和夫人?”铃铛抬起头,怯生生地问道,“也对,记事时就不曾见过父亲,母亲印象也不深,在彼岸惦记着他们也在情理之中。”

    苏进干脆坐起来,伸了个懒腰,僵硬的关节清脆地响了几声,随后突然摸向丫头铃铛的脸,并没有摘下面纱,而是笑着说,“父母给了我第一次生命,我会找到他们,但是,铃铛你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从彼岸回来,放不下的是你,我发誓,我苏进要变强,不让你再受一点委屈!”

    说到最后,苏进一字一顿,声声铿锵有力。

    “少……少爷……我……”铃铛已经不知道要说什么了,一下子扑到苏进的胸口上,这些日子的辛苦和冤屈一瞬间化作泪水喷涌而出。

    从上往下看,苏进瞥到了一条蜈蚣一般的伤口,有的部分还在结痂,有的地方甚至被泪水带出血迹。

    苏进知道这一刀是谁砍的,一张长马脸出现在他的脑海里,如果意念可以杀人的话苏进相信那个家伙已经死了无数次。

    我好生对待你,你却恩将仇报!

    我视你如臂膀,你却篡位!

    好一个堂堂大管家!

    苏进暗自捏了捏拳头,他要报仇,为自己,更为怀中之人!

    可能是感受到苏进透露出的怒意,铃铛赶紧抹了抹眼角,“少爷,你可不能做傻事,你打不过大管家的,铃铛不想再失去少爷啊!”

    “傻丫头,我又不是莽夫,况且我现在几斤几两自己清楚,可不管怎样,这苏家领我一定不会让他改姓!”苏进目光坚定,眉目之中透出一股自信。

    铃铛看呆了,她有一种感觉,自家少爷变了,不过她她才不会想那么多,只要少爷能在自己身边什么都不重要。

    啊!

    一声惨叫唤回了想入非非的铃铛,看着自家少爷摔倒在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身体不是一般的弱啊,掉简直是太轻松了。”苏进无奈自嘲道,想起来走两步谁曾想腿都是软的。

    可就在铃铛过来扶自己的时候,一枚亮晶晶的物件掉在苏进面前。

    不用多看苏进就知道那是。

    储戒!

    储戒,顾名思义,储存东西的戒指,内有未知的空间,不过苏进拿在手上却没感觉跟普通戒指有什么区别。

    很快尝试一遍意念,无果。

    翻了下书呆子的记忆,原来是只有成为玄武士或者魔导士才能通过意念打开储戒。

    这目前对苏进来说,都不容易。